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2009 年10月诗选(二) (阅读1596次)



   内倾
       (For L)
没有开口之前,必有一个倾向
如一排树,阔叶如白杨,针叶如水杉,立定在没来的风中
体会裂缝或者塌陷,然后
一堵隐形的墙或一贯可信的路就已经失去阻力

本来就没有,现在依然不见
它们掉进了自己,外皮撑开,又被一层油皮薄薄地拢着
一肚子的信念沉下去,玲玲的
有如冰窟窿上浮冰涌动,没有将水压出来

那是一个最耸动的静止
静止之前就已令人心慌

如果企图描述的人,还是借助于呼吸,那么一切都还是空气
而气泡才会有破裂声,如“宝贝”有爆破音,如树叶碰撞树叶
将静电充入尘埃,一颗颗的等待
直到终有一次闪光,切开空气,然后回到开口之前
             2009年10月17日


  蔓珠莎华

它们只对词语说出心声,只说一次,
如沃兹华斯或李白,它们的承诺是云与月。
无所依恋的卷须是醉眼中的水波,
经不住风,自我蜷曲或折断。
漂泊,谁能占取,拥有?
而这些喜爱群居的独立者占有了我,
我的这群惟一,令我六神无主。
这么多的我坐在调暗了的台灯下,
想象一支蜡烛悬着空气中燃烧,
夜,越来越浓,如此滞怠地消逝着。
你我相遇或将会相遇的路上,
彼岸花各自盛开,凋谢;
那是一条通往希望前庭的柱廊,
柱头饰有卵与飞镖,如蔓珠与莎华共舞。
         2009年10月18日


  有心的话无心的诗

那首诗去了哪儿,亲爱的朋友
我按照视觉与呼吸
将你的句子重新分行
我们都说那是一首多好的诗
好得自然而然
那些词句被你切分,迸发在
分隔着两片深不可测之境的界面上

刚才,你和沉默宽厚满脸笑意的爱人
在邻里花园中散步
你们的手在手中
他没有看你看的仍在滴水的矮树与花朵
而是远眺那座山峰在绛紫的天空下轮廓朦胧
你回家之后便匆匆来到写字台前
外面早已雨收云散
而QQ的对话框似乎被你的言语堵塞

你只是想说
你和你的爱人絮叨着日常,走得随意
幸福得理所当然
你没问他看到了什么,他也没有问你
终于,你停了停,说
其实你真的想不起来你们说了什么
值得对我复述
         2009年10月26日


     告别辞

秋,在你的文字与照片中,似乎突然熟透,
那醇厚的酒倾满我闲置的记忆之杯,
这个季节,这么多地方:
金色丘陵、风之城、兰花镇、晒网海滨,
人们走开的姿态有着催眠的流动感。
万圣节的校园,天使的翅膀与艺伎的脸
那么粉白,有人因为新买一把伞
而希望小雨能再多一点声响,可只有银杏叶
回旋着飘落,黑尼龙的伞面上总贴着三两片明亮的黄;
风,依然微小,你的长裙不会抛起。

整个下午,有一个句子一直溯洄于我的脑中,
像一尾鱼,直到夜色越来越浓,将一排排路灯的光
挤压成一团团长毛绒, 挂在我心中的长亭短亭,
“远芳侵古道”,来自总被截去的部分;
而我拒绝看见古道尽头一河之隔的那座荒城,
我想象一个美丽的女人走来,遮挡着
灞桥朝雨沾浥我的心尘。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你说 “你真棒,令我可以欣赏妒忌”;
可你的话带着几抹丹霞,令我更加谦卑与勤奋,在每个
夜晚,我们都说再见,像真的再见一样。
             2009年10月3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