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9年10、11月的诗歌整理 (阅读1313次)



莎士比亚节
——观摄影展

四百年后
装束简洁的现代人
坐在下午的阳光下
背对着我

他们大多低着头
抑或小声交谈
光线如此明亮,以致
我把这个场景当作葬礼

对几百年来一直
活在我们精神空间里的人
面对他不出大气,如此老实
我真的想哭
09、10、9

肖邦纪念馆
——观摄影展

同样地,我不能抑制
那种悲怆:
人类只有对值得敬佩的人
才会投入仰慕和尊崇

冒雨前来瞻仰他的人
那一把把伞像是
一个个蜡烛

它们挨挨挤挤向窄小的楼梯去
为再次聆听大艺术家的神幻之音
或者仅仅是在看到他的面容时
内心少许得到宁静
09、10、9下午

婴儿凝神望我的瞬间
——游西湖时

很短的时间内
我们至少两次碰面
对视的那一瞬,他黑溜溜的眼神
如此专注,似乎要透过我看穿遥远

也许是因为他的肥胖
白白嫩嫩的脸庞显得很大,
但那眼神不像是婴儿眼神
那一瞬,我立刻想起一个人
一个曾经深爱再无音讯的人

那么,如此一个不成立的比喻:
他是他的化身前来察看
我活在世上的行踪?
但太遥远的故事
简直是神话
09、10、9

理想日

终于能够放下痴爱的人
在天井里把自己脱光舞蹈
终于可以真心地喊一声爱
对着大地,对着万物

唉,理想日成为我生命的负担
我要一直这么坚持着
成为它本身
09、10、9

两个人的中秋
1

两个有感情的男女
相逢一刻泯灭仇怨
这是否为天理?

至少表面看来我们都忘了:
昨日我世界灭顶般的嚎啕大哭
你在电话那头的嘤嘤啜泣
站在火车站上方的人烟背离处
我看到你傻呵呵看着我

四十天后再见面
你告诉了我最大的秘密
从四十天前在沈阳开始
你就觉得你真正爱上了我
你说我身上有种奇妙的香
这是在我们婚姻几年后的事实

我想我明白个种原因:
患难与共的唯一性,我的大义之举以及
人生累积的细密与真切
但对你的言辞我还是很惊讶
气愤而且激动

你这个慢性子人
我该说什么好
我从未不曾爱你,但没有奢望
激情能在我俩之间发生
我真的接受了平淡如常人世之情

2

此刻,所有的愤怒绝望仇恨都消散
我也诧异,昨日竟有自杀的冲动

团圆节,十五之夜
并未刻意安排,我们真的在一起

只有我俩,没有任何干扰
一起包饺子,轻声慢气讲着话
你说,这就是幸福啊

十六夜,我们在人间天堂
在西湖边,被圆月照耀,
柳枝、桃枝、亭台的背影、静谧的泉边、悠长的桥面……
你我都难抑兴奋——
传说变成可信的事实,西湖的美无以比拟

我们在一棵年老粗壮的梧桐树边
你在我腿上歇息,你说这棵树以
看到的风云万象养育了自身,它得道了

那个时候,我们听得见彼此心里的幽静
我们都有看得见对方黑暗的能力
这些年,我们远远近近走向彼此,
接受风云的传递和花草的抚摸,
这些,都像一场宗教的演习

在中秋,在西湖边
我们无法抑制对美的惊叹
平湖秋月,它如此具体
不再是对时间和空间总结良好的词
有些美,决定了世俗的存在和无边的定力
010/5日夜 6日上午改


胎记

肖霍洛夫的《胎记》
结构和结局设置
如今看来并不新鲜,但战争背景,
小人物的无知和无力刺破了倨傲之心:

期待好命的孤儿男孩,是父亲
锻炼了他战斗的意志。五六岁时,父亲在战争中失踪

十八岁,他当上骑兵连长
指望能与父亲团聚

最后却被当了土匪的亲生父亲
在黑暗中将他枪杀

是胎记,这个据说能带来福运的玩意
让父亲认出了儿子

啊哈,父亲能如何面对?
他哭号之后,吞枪子自杀
09、10、23凌晨一点

苏醒

1
醒来后要茫然:
我去了很多地方
见到很久以前的熟人和同学
包括多年前我厌恶的人

常梦到的,潜藏在意念深处的人
一开始,他们就活在我的梦里。
倒是很多似曾相识,也许是准备认识的人
让我一再梦见
他们中有的仅见过一次
或仅仅是我印象深的一个人的影子

阳光明媚,万物和美。
我跟他们亲密交谈,渐入佳境
暗示、欲望和天堂的投影
推我向前去

少女时代的感觉,年长时的期待与矛盾
我过去不能解开的迷,曾经去过的某地
……
2

我常要回访的几处,也许要伴我终生。
那个梦里,我一直是七八岁,
车停在路边,我和母亲下车上山背后去解手
山上有个破庙,四处是因倒塌剩余的乱石和土块
母亲胳膊上架着篮子,篮子里有大馒头和油果子
显然是为祭奠逝去的人

风很大,我的纱巾吹跑了
我喊着妈妈,她没半点影子——
我们去哪里?她去了哪里?
天地间只有我的哭声,风和土漫天旋转
3

小时候梦到这个,我就踢身边的妈妈
现在,当我从所谓的梦境与真实的期待中醒来
不理会佛洛依德说了什么
我只相信,那都是对我的阐释——
死去的生活和未来的人间
它们对应了那么多
关于人生的细节和
迟早会解释完整的意识
09、10、26上午11:30

玛特辽娜死了*


像小时候那样,边吃饭边看
为俄罗斯人的命运揪紧了心
玛特辽娜,一个热心的孤老太婆
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命运却跟她开够了玩笑

上帝从她身边夺走了恋人、老公和六个孩子
夺走了她的健康以及最后的房屋和土地
最后,她因为已成别人财产,奉献着自己的热情时
身体被碾碎在铁道上

索尔仁尼琴简短地发表了看法:
这世上只有这样的傻子存在,人类才能活下去

不去对写作的技艺发表敬慕之意了
小说中有个谚语我得记住:
人世存在两个迷:你怎么出生的——忘记了,
                你怎么去世的——不知道。

09、10、23凌晨一点
注释:此处指索尔仁尼琴的小说《玛特辽娜的家》

失重录

权且得出结论:失语症导致你
丧失了诉讼能力,形而上的抵抗
哪怕快乐的本意,真诚的原发地。

你也失去了基本的记忆,比如
童年以来欲求改造自我的梦想,
故事消失的背景,新生活来临时的激动……

英雄末路,权且当作堂吉诃德吧
金字塔忘记了斯芬克斯。
感觉到吗?风车在抖——

消解自我的兴致越过激情本身
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们说:
宿命时代,清唱挽歌。

旗帜插在城墙上,多么像昨日黄花
是的,你大概也已看到,
荒谬的最后的一根丝缕已经露出生机
哪怕它的胜利危在旦夕

并没有先验的明灯
指引我们向前去
只有大张的嘴累叠着穿透这日落

向前去。请别说出
包装精美的外壳里包藏腐烂的泪水
和空虚的呐喊

美好的想象复制着自身的容颜
它们的内心归纳了一生的希望
那些泡沫也是精心的培植

对于颓废的万物,砸碎一切的时刻到了

09、11、16夜    
18日改

故事

去年初冬那一天
突然想起他的农历生日
惊喜地向他汇报
得来的回应是:父亲病危,急救中

今年的初冬
竟是在夜里十二点前几十分钟
想起了对于她或对于他的这个特殊的日子
丝缕欣喜,发去了报告
此时祝福似乎是次要的
完成心底的任务显得尤为紧迫

很快,她意识到
他的父亲去世百天的日子刚刚过去
一年,就像一天
刚刚过去

09、11、19夜

去六安


六安不像是地名
像个寺院
一上路我就开始
摇晃在禅宗和诗意里了

离开绣品里的城,苏州
我在赶赴那个静美之地
夜色像雪一样
没有一丝骚动

苏南,皖南
路过倾心已久的地名以及
深爱者的家乡,它们
扎进我心里,那种疼尽可能地一晃而过



被特殊感觉架空了
此行成为一个虚实互证的仪式

在六安
我与女友形影不离
交谈,闲坐,手里做着活
如此反复解释一个词:举案齐眉

空气里和胸腔中
充满寂静的呼吸和清新的呐喊

一个城消除了庞杂的存在
印象中只剩下保福塔寺
以及白河与我们亲近

那个寒冷的夜晚,
河上的大雾层层翻涌,
深黑的夜幕,白茫茫的世界
……

在我们身边,唯有万马奔腾。汹涌而来的
静谧之美眼看将我们围裹,带我们走入不可测之旅
我无法确定,该向上升腾还是向下钻入

这事发生得如此近
实在不像是奇迹
09、11、19夜


移民

首先是地理上的权威被消除,其次是根以及家园。
也就是说,我们超越了这些。

放弃单纯的奢望吧,至少你还能将自己认识完整:
乡音无论如何都保留了本质的特征
潜藏体内的童年之光一直在闪烁

努力适应新生活的合理性,顺应期间的逸乐与和谐
剩下来的空间和时间,让自己
尽可能沉浸在另一个对自己麻痹的世界里:
让写作或阅读占据空余的时间
你绝不愿再次承认,这一切
是因改变带来的荒谬

也许你还是意识到
移转导致语境的变迁
观念的洗刷,记忆的深牢
对你的监控愈发紧密

年龄的差异也许不代表什么,为与小近二十岁的青年共事自卑?
这新的环境可是十多年前的模板。
你在哪里?中年在衰退中进行,你只在自嘲中
把阴影庇护下的理想打碎。

不要让大家相信
你在复制着残留的生命活力
坚守信念中圈养的思想和
无法重新开始的对历史的证明
09、11、28凌晨

瑜伽日
——兼致阿九

很快我就确信了
这是重回丢失的家园的时刻。

瑜伽日,是为着消除:
消除紧张的思想和绝望的肉体
消除时间之别,生死之差

瑜伽日,带我去看望惦记日深的友人
十字路口徘徊的苦难者——
用我扭曲的身体承担你的一部分煎熬吧:

每一个反转的体形使你谦恭再谦恭
让卑微的你懂得卑微

弯腰屈体,向地下俯冲
灵魂在不远处,它看到了你
看到你解散了盔甲,消除了阴郁

仰天,脖颈和四肢前伸
正前方的光啊,已经够着了你的祈望
请你向前,再跳一寸吧

瑜伽引领神灵,声音愈加轻微,
呼吸也已没了方寸

此刻了无心欲,那是属于天堂的温暖和明净
你大概也能释辨得清
09、11、28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