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冬夜感怀等四首 (阅读1225次)



《冬夜感怀》

屋顶上飞过的寒鸦,像灰烬涂抹在天空
我们在时间之洞点燃秸秆已经是日薄西山
此刻,我们多么像在光明处被你们在洞中遥望
并驶出追赶的火车,轰隆隆隆

轰隆隆隆,汽笛声拉响了戒严令
天色近晚,这一刻的永恒——
我们都奔跑在时光之外。漫漫长夜,或有鹿
驾长空?真冷啊。可雪仍然下,在虚空中



《暮秋》

车窗外缓缓拉出一排树木
当我又一次置身旅途
遇见儿时的你
奔跑在森林

仅仅是一瞬
斑驳的阳光染黄我的头发,时而又
照亮我的脸庞
尽管已是暮秋
我睁开眼,看见双肩开满虚幻的鲜花

然而,雀跃的少年何时已持重老成。何处觅
惊喜之途?
空气阴冷而潮湿
隐喻着青春期的苟延残喘

——关于这一点
始终没人给予验证
大家尚在旅途
没有人要求变换一下遥控器的模式
我在旅途
我在旅途



《短歌行》

中午坐在路边摊吃面条的时候
我已经离开家乡一百八十二公里
一百八十二公里,和一百八十二公里的远方
都不是我的目的地
背负多少,就要前进多少——
作为动力,让我充满了沮丧

1979年,锦江河泛滥的那一年
河水淹没了母亲辛勤开垦出来的土地
淹没了地里的小白菜、苋菜和即将挂果的茄子和辣椒
那段时期,我们不得不就着咸菜下饭
即使是在朋友拜访的日子里

然而水退后,仍然有奇迹生还的植物
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成为我们盘中的美味
多少年后,我坐在这路边摊想起母亲的话
“河水决堤,山洪爆发,令多少蔬果稻谷失收
可是你看,这一丁点的绿色还在冒头
是因为它们仍然相信雨露”

这是个雨后初晴的午后,阳光透过枝叶
洒落进我的碗,这一刻
我不是在吃面,我端着上帝的恩赐


《此刻》

在往小塘的路上
小塘在哪里?
我看见一朵云
在空中
迷茫地变换着图案

它的巨大的阴影
笼罩着我
像一个内心被敲打着
被另一个
我的心脏

我的喜悦
一会儿是跳跃的马
一会儿是低头的牛
在往小塘的路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