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现象学之树  (阅读1210次)




当别人伐木
以笔
我是个依赖树的人

我的语言已种下一片深林
像猎人一般
投下诱饵,吸引松鼠和寒鸦
又像画师画出野花
和夕阳

我捧着键盘爬上它们
钦点爱卿,顺便抓一把惊飞的
雀鸟——
这无关社会学。因为
我是个依赖树的人

比如,今天早晨
一个遗弃的娃娃长着两朵向日葵
一朵哭,一朵笑
在电视上
记者说
这是现实的讽刺
请相信——我无能为力

扔下愤慨的刀斧,还槲寄生以植物的
纯粹,一首诗
需要手术般的精确
但既然写到山,映入眼帘的
首先是满山的青翠

但是,在树成林之前
还要等待什么?
爬上山坡并刨出一个
属于自己的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