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扁鹊的遗嘱 (阅读1732次)



那些事儿,很快就过去了
我隐约的霞客向河边快走
在水中,人心并没有吃雾

可是信使完全挥霍着交通
惆怅时,骑驴聊胜于水路
看看那些合作杨和垂柳吧
兴许正是早期的否定者

这就像有人匆匆爱上林莽
又爱上和自己交好的匆忙
谁知道命运难缠,不会是
下一个高原?总会行难处
梦到大夫如自己捏灭花骨

无奈云彩从来不输给血海
我需要在你怀疑之时服用
你的脉饮之王要为谁除病?
一位皇帝想用针消灭奇人

如果我不穿梭,仅凭借着
毫无边际可见的头脑巡航
如果心不精进,它只衡量
土星和长桑君之间的闲情
那些无风的月晕必定恼怒
好比公鸡丹顶化的后果

而我知道作为一个外来者
灵长目常啸,国体常新
甚至希望也属于逆向工程
随时应对一个主题,悔恨
便绵延不绝,蓄起了胡须

这名字无辜,却替代着我
在渤海边忽然听到世界语
元音的妙手,是我的毛驴

2009.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