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9年7月份诗歌练习22首 (阅读1188次)



驱鸟

驱鸟车不行用驱鸟枪
驱鸟枪不行用驱鸟炮
现在驱鸟炮也不好使了
机场维护组点燃了一串串鞭炮
半空中飞鸟惊慌四散
倚栏远眺的民工老Z
大笑着问工友:
这些逼玩意怎么也怕过年
2009.07.09


飘进窗口的雨滴

吆喝一声
它们就真的进来了
一滴两滴
前赴后继
我这么想
是把它们当成了乘胜追击的勇士
也许
它们只是
一群落荒而逃的败兵
2009.07.11


回到村庄

从农村到城市
二十余年后
再回到村庄
物是人非
许多往事历历在目
最难以磨灭的
非山非水非鸡鸣狗吠
非孩堤伙伴打闹嬉戏
脑海里浮现的
始终是
一只青蛙从井里艰难爬出
又被我轻轻推回井底
2009.07.11


月季和玫瑰

三十多年来
一直不清楚月季和玫瑰的区别在哪
直至昨晚

并非花艺师独到而专业的解释
而是从花圃回来灯火阑珊的路上
老K一个形象而恰当的比喻:
月季是路边理发店的小姐
玫瑰是宾馆酒店里的咪咪
2009.07.11




阴雨绵绵忽成大雨滂沱
淋湿送葬的车队和人流
儿孙们称之为
老天爷因爷爷的去世而难过
流下伤心的泪水

孰知老天爷悲痛过度
连续三天大雨不断
致使丧宴从院子移到屋中
由大化小,草草了事
气得儿孙大骂不已
2009.07.15


我从来不看钓鱼

尤其是钓者聚集的地方
他们使我害怕
这缘于十岁左右的梦境:
小河蜿蜒
碧波荡漾
垂钓者激动拎杆
鱼儿狡猾
噬食后逃脱
空钩在空中划了一条美妙的弧线
径直飞进
岸边我半张的嘴
2009.07.19


这只蚂蚁想干什么

这只蚂蚁顺着身体爬上我脑袋
这只蚂蚁想干什么
这只蚂蚁有什么感觉
会不会像众多登山登楼的人一样
在我脑门上写下
某某某到此一游
会不会极目远眺表情严肃
会不会对着地面爬行的同类发一声感叹:
啊,蚂群如人
2009.07.19


他的头上长出一根草

他的头上长出一根草两根草
他的头上长出更多的草
他剃掉所有头发
留出更大的空间
他说等到秋天
阳光不再猛烈
就把身体埋进后院的土地
那时
头顶上随风摇曳的草
就会开出鲜艳的花
蜂蝶飞舞其间
2009.07.23


演员

演多了汉奸
再演正派人物
怎看怎别扭

演惯了正派人物
再演汉奸
惟妙惟肖刻骨三分
2009.07.29


《》

她跪着叩头
只为了讨得一个硬币
我却要给她一碗尊严
2009.07.29


君子

君子动口不动手
君子中的君子
不动手也不动口
个个都是武林高手
借助别人的口别人的手
刀光剑影
血光连天
2009.07.29


内伤

“气喘,心悸,供血不足”
因胸口绞痛去看医生
老中医字字珠玑

人在江湖十余年
身边高手如云
一个眼神都能让你留下内伤
更何况明枪暗箭白脸黑言
2009.07.29


久旱逢甘霖

看见了吗
风声中
树木花草蛙鼓蝉鸣
齐刷刷弯腰致意
你说这算不算鞠躬
它们代表沉寂的大地
还是百孔千疮的父老乡亲
2009.07.29


石头

饿了
石头就是食物

困了
石头就是床

想念了
石头就是爱人

孤独了
石头就是你自己
2009.07.29


意义

他说我的诗写得太有意义
而没有意义
我说他的诗写得没任何意义
而没有意义
我们本不是一路人
却在生活中相遇
成为朋友
我们同时发现
除了诗歌
还有其它更重要的共同的生活秘密
让我们无限接近
比如抽烟只抽中南海
比如喝酒只喝牛栏山
比如泡妞只泡半老徐娘
比如被各自的老婆抛弃
整夜整夜徘徊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
2009.07.30


阴谋

光膀子在屋里晃荡
把痰吐在地板上用脚碾干
臭脚丫摆在茶几上
任何物件都当烟灰缸
每顿三两二锅头
电视声音比雷响
… …
------老婆眼中干净,卫生,自敛,绅士的老公不见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她很恼火
三天两头跟我吵架
中间还回过两次娘家
现在,对此已熟视无睹
这令我很开心
心底涌动阴谋得逞后的喜悦:
父亲答应一个月后
来我家住一段时间
我得提前让她适应
父亲保留几十年的习惯
2009.07.30


2009年7月30日上午

对面楼里的张娜
把头探出窗口跟我说话
我说要在两窗之间搭一条索道
夜深人静时滑进她窗
她格格笑着说好好好
后来,一辆割草机开过来
就在两楼之间两窗之下的草坪上
呜呜地响着
声音盖过了我的话
也盖过了张娜的笑
我们都觉得扫兴
各自关了窗
哄孩子做饭
2009.07.30


惊喜

一双皮鞋穿了九天
鞋尖脱胶
上午战战兢兢拿去换
营业员二话不说
就给我换了
她还说可以退
我想了想
没好意思
2009.07.30


黑曼巴

太美妙动听了
真奇怪
我居然一下子记住并爱上了这个名字

仅仅是因为它来自
世界上最毒的黑曼巴蛇吗?
2009.07.30


老B从力学实验室被拖进精神病院

一个个学生走过去
拿起锤子砸向玻璃

只有老B
搬起玻璃砸向锤子
2009.07.30


和一个陌生女人同吃一个苹果

酒店服务员把苹果一分两半
一半给我
一半给邻桌的女人
我们相视一笑

我有着柔软的眼神
她有着绯红的脸颊
2009.07.30


害怕

父亲死的时候
母亲没有哭
这令我很害怕

佛说
人一辈子流多少泪是有定数的
我怕她越攒越多
2009.07.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