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阅读6958次)





拉着一只液态的手,游荡。
海水不知道我也是海水
它用裸体推着我的裸体
企图把我冲上海滩。


我从一个自己
游荡向另一个,我拉着
自己的手。我没有忘记液态的路
绕过暗礁,从上海,去内蒙古。


我在海滩上搁浅。海浪扑上来
扇我的耳光,就像要掐灭一只水底的
蜡烛。这是一片瘁不及防的
海滩,记忆中未曾标出的岔路。


赤潮。我听见,在租用的帐篷里
脱去泳装的男女,用眼神
交换观点。你更臃肿了。是啊
你也老了。年轻的时候也见不到赤潮。


你发现推土机了吗,还有民工
扛着铁锹,朝海滩上走来。
他们赶来清洁浴场?
你还是那么天真,仔细瞧瞧


他们在为铁锹安装胶卷
推土机每抓一把海藻,就把镜头
推向我们。别忘了还有头顶的风筝
它专门钉在天空上,一动不动。


从沙堆奔向海浪
赤裸的男孩,牵着风筝游荡。
他的话儿在海风中睡着了
像手中的风筝,骑在半空不上不下。


一篇观察作文绊倒了他
男孩摔了一跤,呛了几口海水。大海
这个题材太大,太庞杂,连塑料袋
被风吹起,也算个主题。


他的妈妈向我兜售玉米,怀里揣着一则
晚报的征文启事。她看不见我
但她坚持对我朗诵:起风了
是啊,风,有几个人能骑上风啊。


海风被车轮剪成碎片,一辆二八自行车
闯进作文的草稿。年轻的她抱住他
年轻的腰,在后座尖叫,任凭他
冲进大海,任凭他事先准备好了夜幕。


海水中,他拉着她的手游荡。
他把头顶的海藻指给她看,这一段
可以写:游夜泳的人,几乎
不能探出头来呼吸。


沙子也不错,她还是把头探了出来
身体钻进另一个好题材。她事先准备的
是正午的背景:他的手指捧着沙子
模仿沙漏,向她的身上堆积最浪漫的事。


沙子拉着我的手,游荡
沙子不知道我不是沙子。但是,我
已经陷入了海滩的立意,被海风推着
拉着沙子的手,谋篇布局。


出去吧,别总呆在帐篷里,我想
下水,该洗个澡了。不,我要
把你埋起来,让沙子
掩盖你的隐私,然后一起去吃海鲜。


不,我不吃,去年,也是在这儿
我吃了生蚝,差点回不了家
这一带的海滩上,到处都是蜷曲的
海藻、橡胶、肥皂泡沫,还有那些墨绿的


永远也无法投胎的孩子!
妈妈,风筝栽下来啦!它已经
在天上站了很久,一定很累
就让它回到地上吧,我给它修一座城堡。


年轻的她帮他掘开一条年轻的
护城河。我溜过她冰凉的
脚趾缝,拉着沙子,在她那时开时合的
宫殿间游荡。他年轻的手编织出


海藻的花环,他决心超过话儿滴水的
男孩,以她的名义,修建海滩上
最为宏大的城池和纪念碑,甚至包括
一座水下假想的陵寝。


海浪扑倒在我的背上,掰开
我拉着沙子的手。卖光了玉米的
妈妈,掰开男孩抓着沙子的手
她用报纸扇他的耳光:


涨潮啦,你还在贪玩!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
有几个人能有机会,恰好骑上
膨胀的大海,啊?


死神拉着孩子的手,游荡。
妈妈拉着男孩的手,向防鲨网
奋力游去。别怕,把身体当成一只风筝
细心观察自己的感受,当你下沉时。


拉着一只液态的手,风筝
向海底的我游荡。我骑在液态的
自行车上,绕过已经发生的事,为他送来
在海浪中坍塌的素材。


海底沉积着另一片海滩。不曾降生的人
在字里行间提到了来世:那是
一段幽闭的水路,岸上只有空气
浸泡着迟迟的时间,他并不知道


你也是她的他。他拉着她的手
和他摊开地图--你从未去过内蒙古
路标在岔路溶化,你最后一滴
液态的灵感,跨过海面,滴进了另一滴。


我拐向一个不值一去的
地方。海水发现我也是海水
它用裸体推我离题。我
被一只液态的手拉着,游荡。


   1999年8月1日至2000年5月20日
           秦皇岛-上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