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即使在最深处 (阅读1342次)



即使在最深处

即使在最深处,也无法辨别身份、立场
我几乎脱口而出,但是很快,人们意识到我
不过是个装聋作哑的人,我靠着广告灯箱
感到牙齿逐渐在松动、脱落,像马背上的鞍
转而他就已经走在最前面,越过信号灯
他驾驶昂贵的汽车和鳄皮手袋,长着戏剧的卷发
除此之外,人群中还剩下我。
我不是我。我是逆行的卡通战士。我在人群中
表演。我一头扎进凌乱的纤维。我晕眩、
耳鸣、衰弱、声嘶力竭、我卡尔维诺
我在一堆废纸中,误指天真,固执地化为阴影
这不安的一天,我从以下路名中经过:
北环大道、下梅林、笋岗西、华强北、赤尾、鹿丹村
我一一写下它们,并毅然忘记。此后
木棉将生在别人的祖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