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生死之间 (阅读1653次)



生死之间
——纪念吾同树


是的,一直以来我拒绝想,
拒绝矫情的抒情。
死亡不是新鲜事。你死于
抑郁、压迫、厌世和一根绳子。
是的,诗人之死和常人之死并无不同。
我拒绝想,拒绝升华。
我们还不曾见面,被你引为朋友
大约亦是偶然。一直以来
我拒绝在文字里,涉及你的死。
太轻了,近似于亵渎。
我们缺乏了解,如果你
不曾给予我过高的关注(将我的薄名
与场面上几位显赫人物并论),
你我或许就那样萍水相逢。
事实上我们仍是萍水相逢。
我存着你的电话,从未打过。
我编辑过你的诗作,印象不是太深。
不只是这样的距离。
我们缺乏了解,但我相信时间。
我羡慕过你的年轻,你的
冲动,气盛,但我怀疑它们。
我也怀疑你的得理不饶人,
怀疑你以诗的名义,与人形同水火。
我不是没有劝你,我的资格
是我比你稍长。
毕竟,我们太孤单、渺小,
诗歌不是武器。
诗歌不是让我们去计较、去结仇。
我们都太自我了,
但怎能那般肯定?我们并不认识自己。
这是我们最后的接触。我感到了
你的不快、你的不以为然。
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生活,但我并不知道
你是怎样生活,只是偶尔
读着你的新作,
得知你的消息。
毕业。工作。给我寄来
你编辑的刊物(全然跟诗无关)。
谈朋友。买房。辞职。
和朋友合伙开公司。
了解,但了解非常有限。
而我们之间,似乎已有了
隔膜,虽然你我还在期待
可能的聚首、畅饮,
虽然你我同样不胜酒力。
然后,是那个消失的日子。
是你,像一只鸟从云端隐没。
“没有零落的羽毛,再无孤独的影子”。
是你,留下绝命诗。
“天空像新鲜的蓝床单
而大地,继续像垃圾场
物质坚持物质的腐烂
梦在无形地蒸发”
诗歌与人,
多么善感,像一粒疼痛的牙齿。
但我必须拒绝你的结论。
消失的并未落入虚无。
垃圾也可以发电。
蒸发的梦想还会化作雨水重返大地。
所以我们要活着所以我们写下诗歌。
所以至死你也不愿屈服所以死亡这样打动人心。

2009-12-1



他死了


他死了,死于感恩节前夕。
请不要,以祭奠英雄的方式
纪念他。在这透不过气来的国度
他活得窝囊,死得也差不多。
 
他死了,死于以头撞墙、以卵击石。
“你们不给我一个说法,
我就给你们一个说法。”
——但说法已死,死于死无对证。
 
他死了,死于一根毒针。那注入
体内的毒,从针头开始弥散
——为了以毒,攻克一个国家的毒。
他死了,死于感恩节前夕。
 

2008-11-28



我不知道……
——给余地


你去死,我不知道
死是艰难的还是容易的
我们活,为了辨认死亡
是否真的能够定义一切

我读着你的诗
我不知道是诗的力量
还是失败的力量,打击着我
我读你的诗,什么也没有理解

一切都会过去的
就像这个大风的夜晚
店铺的卷闸门纷纷落下
万家灯火后面,是梦境,是日子如流水

伤口还会愈合,伤口还会被撕开
医生和哲学家们,还会开出他们的处方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会牵挂
我们,是否还会相逢?

2007-1-9 晚



纪念周建歧(1971-2005)


我还记得那天,消息从网上
转来,我不相信,但终于被证实
你的朋友,愤怒、伤心,被迫接受现实
而我和你相距遥远
未及真正地相识。你偶来平行论坛
一个虚拟的社区。我向你表示寻常的
欢迎,直陈对你作品的意见
也许不得要领,惹你一分钟的不快
总之,都在合情合理的范围。我还记得
我把你的诗歌编入网刊。而你
也去过我的专栏,在那里
简短留言。不多的几处细节。
直到你以死,惊赫了
我,我们,嘈杂的世界出现了片刻的寂静
寂静中,一个人的优秀凸现
发出了的声音。谁能说
这声音以前就不存在?世界太大了。
一个人却太小。我现在回头去读你的文字,
你还只有34岁,比我年轻,
年轻,却已失去了生活的耐心

2007-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