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山中 (阅读1334次)



在山中
——给安石榴

我想遇见一只熊。
棕色的熊,在树荫下拱动。

泥地上洒满了金属的草籽。
松树间,有轨小火车跑没了踪影。

台阶上是一种水的哲学。
毛毛虫们,放弃攀爬吧——

团结在一起。一种颂歌的力
软弱下来,面对着乌云后的太阳。

别在意,阴暗不是黑暗。
但愿那只低飞的水鸟,它眼里有火

但愿这一切是真的,像大雨滂沱
就要来临,像更大的火烧起来——

我偏安一隅的静、冷,生与死。
或仅是需要,这些虚幻的风景

倘若可以取走,岩石上的苍苔
就会蔓延到我心上,一个神迹

就是我想象的熊,在山中
它的新奇。它的异类。它的拯救。

             2009-12-1


安魂曲(长诗)

刘汉通
 
不能确定能给你带来什么,
这些玫瑰上滚动的露珠
如此易碎,瞬间消失
你也不要伤心,至少还有
一个安身之所,尽管寂寥
你却不会孤独,你已回来
在你眼里的疯狂世界,你是天使……
 
              ——序
1
街道的每一个拐弯处,必有鸟巢跌落。
飓风扫荡后的庭院,必有新月升起。
梦想的最高点,旌旗飘摇
鲜艳的色彩消失之前,
土拨鼠会唱满月之歌
会为一座白色建筑留下狂欢后的排泄物。
这一切只是证明,世界源于琐碎的生活。
譬如,咬烂你裙摆
又偷食你唇膏竟是你梦中的一片落叶;
譬如,在海边散步
你看见的,听见的,
然后你去征服的,沉沦的,只是一束
发丝与芦苇的芒刺
 
 2
雨水可以淡化植物的性别。
也可以让你哆嗦的舌头
变成利刃。一种杀人的工具。
“淡化”其实是一种普遍的现象,
让你看得见的一切皆陷入
漫游的状态,盲目地卷入
玫瑰的夜色,自我隔离的黑暗。
而性欲如同一种常见的夹心饼干,
你得打开你曾经的不在,
那些给予幼年饥饿的慰藉之甜——
舔与吸,皆存放于遗忘
或是回忆的渊底,你得足够勇敢
像打捞水草一样,你挽救他人的死
然后,仿佛破茧的蝶
 3
最初的弱小只代表它的成长
像华丽的色彩会覆盖它,像你一样美丽
或天真。这一切是神的要求
是所有的爱加冕于你,在你
放弃歌唱,变得如同沉默的蚌之前。
没有人可以接近你的睡眠,
也没有人可以唤醒你,肉体深处
那只幼小的兽,它会带来你全部的光荣
它会警告这个世界——
不好不坏的它
正如不好不坏的世界
 4
人们使用的一切也正好
体现了这个标准。或者说
人们在使用标准,忘了事物
忘了美,忘了爱——
人们是神使用的一群木偶。
仅此而已——,你也说不出真正的原因
你遵循了世间所有的法则
你处于世界的最低处,也是最高处。
喜欢用海来斗量内心
用风低语,用闪电鞭打
颅内的思想,你会变得一无所有
而你恰恰又是最富有的一个。唯一的真理
在你看来,等于一个疯子所有的言行。
你只是暂时住在这里,
不为人所知地思考着,斗争着
 5
你眼中的幻象皆来自于
窗外那棵枝繁叶茂的樟树。它的身上
散发着一种香气,让你昏昏欲睡之时
体悟到了人心的复杂与多变,最后又归于宁静。
就像这棵樟树,它努力地向上生长
开枝散叶,在空中建立自己的宫殿
在地下伸展根须,触及两个极端的泉源
两种死亡。这也是鸟类共同的命运
但它们不承担,只是在放弃与遗忘中完成
在飞翔与停息中歌唱,给你留下
灿烂的羽毛,一部羽毛写下的人类史
仿佛墙角暗长的青苔,隐藏的蓝色小花
转化为你内心茫然无知的部分
也是最湿润丰沛的部分
6
透过樟树绵密的纹理,你发现自己
正端坐于一把新打制的椅子上:一只沉思的蛤蟆;
是的,你放弃了原来的形象
彻底改变,或者你只是想看见背影
如何收缩在某节脊柱的缝隙(肉体的反伦理斗争)。
脸上的惊愕会立刻转化为滂沱的泪水——
时代不过是你随手丢弃的破风衣,
只有在历史的黑暗中,你才能明白
泪水为谁而流,为何而流

星星的泪水在夜空中凝成钻石,
在你眼里,那是威廉·布莱克的老虎
闪烁的幽微之光。它没有眼泪,只有孤独。
你爱他,瘟疫就不会在十九世纪的伦敦蔓延
扫烟囱的孩子喊叫着,仿佛一群复活的小羊羔!
此时此刻,就在你窗外的樟树上,
你和他、你和一位伟大的父亲坐在泰晤士河的两岸,
仿佛两束燃烧着的煌煌之火——
每一滴沉落的露珠因此更加丰盈,
每一双仰望的眼睛因此永获光明、喜悦

低下头意味着你彻底放弃了
通过天空去仰望。你回到心上
站在心的谷底,通过睡眠去窥视
为何针尖与麦芒,白脸与红脸这些美好的事物
总是毁于相对,而不是绝对?
庄子他为何只梦见蝴蝶,而不是大象
浑浊河水里凶狠的鳄鱼?或者鳄鱼之泪?
9
回到心上的你,回到了童年的旷野。
单纯的脸上偶尔会挂着泪珠,
你会看到天空中挂满了刀片似的星星;
这一切仿若传奇,当你随波逐流
你认识了一种彻骨的痛,沾着蜂蜜
在一个几乎崩塌的世界之侧
你吞下了它,折断了手中的玫瑰
你告慰自己:我是一个坏孩子,在好人与神的面前。
10
有时候,需要承担一滴水的重量
你做到了,并且还可以与一朵花周旋
与钻出地表的蚯蚓对话;
但你感觉自己是一个哑巴,每当黑夜来临
你会有一种错觉:这世界就是一个陷阱
当你掉进去时,一群鸟雀从你的胸腔飞出
它们!是的,它们代替了你的舌头!
它们说出了白云的话语,说出了你的恐惧——
为什么双肋间会长出一对没有羽毛的翅膀?
11
有时候,需要与一只爬到额头上的蚂蚁
比较一下:你的一生需要多少的食粮?
算计你生命的圆周需要挥霍多少美好的时光?
一本书从你打开到合上,
一条路从你走动时,到最后消失——
何其相似!你越是想回头越是不可能,
你越是往前看,越是看不到尽头!
你就像一个陷于光辉舞台上的小丑,
内心的悲怆与辛酸,只有额头上的蚂蚁知道。
12
没有人知道你总是在深夜时欲哭无泪,
你爱有多深或无爱,如同窗外的香樟树
人们看到的只是它外在的生长,而内心的生长
却比庄周的蝴蝶更神秘!没有人可以走进你的心!
你拒绝玫瑰的同时,也拒绝一只鹰的问候!
你的柔情只有滂沱的雨水知道——
那些美好的时光、忘情的吻、妒忌和猜疑
纷纷如落叶,被扫尽或焚毁
而你变得一无所有,落拓如一块石头
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你又鲜亮如一把匕首
深深地插进另一个人的梦境,让他失声痛哭
让他绕着你一圈又一圈,在一个石头的世界里……
 13
辞却世间一切的美好,你只活在自己的疯狂里。
这不是你的本意,这不是一枚落叶
在迅速融入泥土时,交出的所有绿色——
虽然它不够涂抹你谙哑的舌头,但曾经替代你
邀请鸟雀们,在整个夏天不停地歌唱——
几乎,你不需要一个历史的碎片
几乎,你完整得如同一个历史的碎片。
14
变幻着的天空诱惑着半梦半醒的你,
远方在你的俯仰之间,必须有一种说法
它可以缓解你的焦躁,让你模糊的双眼
有一个模糊的风景,替代你凋零的爱情;
你活着,仅仅是在一棵沉默的樟树旁
一个假设里。你本来的样子和你神似
但你非你,你非咬烂裙摆的你
你非良心折磨的你,你非癫狂的你
电光火石并非你,老骥伏枥并非你——
倘若光阴可以藏在你的门缝里,你可以看扁
奔月的你,隔江犹唱后庭花的你
秦长城上的你,泰姬陵侧的你
凡尔赛宫里的你——是你,非你……
15
但你有自己的类比法,法高于情
譬如日光与灯光,黑夜与黑旋风
东方的太阳与西方的月亮,
非洲的黑脸与欧洲的白脸,
流水般的泾渭分明,磐石于你,
金刚于你,不是梦幻泡影的顿悟
因为你有自己的观世法,法高于心
你不为甚于有为,花开于冬败于春
草盛于秋衰于夏,你颠倒万般世相
但左倾于你,右倾于你,关乎风向
你坚持于自己的风尚,你有自己的审美法
法高于眼,你模糊于自己的清晰,
你结结巴巴,喉咙仿佛被谁死死扼住
或者,你只说出流莺唇边的颤音
不绝于梁,不绝于白色建筑物的上空——
16
当来时的路和去时的路重叠在一起
你发觉,“窗外”成了一种边缘的哲学
没有人能说出绿苹果和蓝苹果的差异
也没有人能说出你是单数,还是复数
当你身在“窗外”,时间隐遁——
微笑的你,愤怒的你,清醒的你,糊涂的你
重叠在一起,又遗世独立
……一切的一切皆为虚空,你陷入虚空
仿佛一只灵魂附体的花瓶,
隔空碎响,还是湮没海底
你只需往自己的伤口撒上一把盐,
你只需勇敢地说:世界啊,请为我停留一秒,就一秒……
 
17
你的思想原本清洁,在所有的事物中
保持中立,常常祷告——
神啊,请不要用幽暗蒙蔽我的脸
我的恐惧,不是因为贪婪,我只有谦卑
我是那条说出了一些真相的蛇,
我无意冒犯,我只是不想让人类的世界
如此单调,非黑即白
非此即彼:人类只有顽童般换上另一副面具,
存在于灵与肉之间的东西,才不会像流水
在海上消失,才能在对火的想象中完成救赎!
18
你总结自己的失败,仿佛鹰在总结天空的失败。
花与梦互为因果,但也是失败的因果。
河流是大地永恒的失败。
昼与夜之间,太阳是失败的。
闪电在抽打着乌云,雨水是失败的。
你朗诵着的心——最初的爱情是失败的。
你眺望窗外——人间是失败的。
你抚摩着光中的樟树——神啊,也是失败的!
19
你感觉自己就是一只沉默的乌鸦,
在万物齐诵的哀歌中,收拢翅羽
轻轻停落在白色建筑的塔尖上:
你还是玫瑰开口说出的词吗?
使用长句或短句的人都已经把你遗忘!
甚至,水中月也拒绝为你
说出有多少长眠于海底的魂灵,
此刻,犹如攀缘植物柔软的触丝
与你纠缠,以及云中雷、纸水手——
这些不断驱策向前的元素,簇拥着你
仿佛要进入未来之门:你有足够的泪水去哭泣?
石头在汹涌,你有足够的螳螂之力
去阻挡溃堤的洪流?你会紧紧追随命运
在时间的虚无里,饱受孤独的煎熬?
20
去吧,年轻的你,年迈的你!
狮子重新进入牢笼;一种更古老的恐惧
重新进入你的心!多少被风吹散的红颜
在你鬓边变白:她们眩目的青春
曾是多少镜子的梦想!是的,那几乎无所不能的你
要怎样离开身体:汗水、眼泪这些滴状物
才可以置换成你颈上佩带的珍珠项链?
才能让你站在青春的悬崖上,追问落日的去处?
21
没有谁可以让你屈服,
正如没有人能摘下蚂蚁头上的王冠。
天使中最高贵的一个,
你也不放在眼里:在事物永恒的序列中,
你推崇的是,闪电般耀眼而易逝的美!
譬如,你揉碎的玫瑰花瓣,
窗外那棵樟树投下的影子……
你有一种百炼成钢的挫败感,
当所有人卷入莫名的恐惧之中
你处之泰然,你有足够的经验去应付一切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面带微笑
把话语的箭镞折断,遗忘,乃至其微小的痕迹
也消除干净,沉埋于历史的尘土之中……
你甚至,可以让嫉妒的苍蝇
在你思想的海面上逍遥,眉头也不皱一下
即使它能集结所有力量,构成一个威胁的整体
你也不会大喊大叫,仿佛末日的降临
你只是微微转身,如同一个巨大的破折号
横在世界的面前:当肆虐的洪水就要淹没白色建筑,
哪里才是安身之所,哪里才是希望的出口?
 
                       2011-12-28完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