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纪实与虚构(组诗) (阅读1437次)



1、天子脚下
若有旧时的飞行器,可随我回到先秦
在昔日的乡聚
或后世的封地长安
彼时,繁华落尽
彼时,临战事如棋局,观远山如云烟
不如归去来
将兵器埋到地下,避开乱世和狼烟
我们于屋前种几枝冰冷的桃花
亦有菊花、桑树、葛覃各归其位
我们只能在这么小的地方走动,或迁移
我们只能在这里审慎地回忆:
用一个人对应另一个人
用乡聚之美抵御后现代的城市之美
当然,还有我
我用竹简记录你的圣洁如天使之美。
2009-11-26

2、梦的解析
他们伸长了脖子,坐在啤酒的泡沫里
墙上挂着一帘静止的瀑布。
这是在江都州郡,这是在漆黑的冬夜
我起身回家时,一酒鬼烂醉如泥
卧倒在桌子底下喃喃地说——
你不能一个人回家,路上会有可怕的东西出现。
——路上会有什么呢?
行至临街的路面,4楼(也许是5楼)阳台上
掉下一扇窗玻璃
粉碎的声音突兀,刺耳
惊得一只流浪猫在我面前窜过
我像弹簧一样骤然跳起
身体轻如海绵
飘在半空中,俯视穿黑衣的清洁工
熄灭的路灯,匍匐的火光,呜咽的风
还有黑暗中的笑声
我从睡眠中惊醒,睁大眼睛,开灯
试着透过化妆镜,确认我存在于世的证明。
2009-11-27

3、另一种赞美
在云端,在高原,而把自己留在低处
在瀑布后,在镜头前
而把自己藏在江都,或江南
这决不是一个人,而是另一个人
这决不是一种修辞,而是另一种赞美
很轻的美,不张扬的美,扎根不走的美
就如爱与恨
而非积压胸中的块垒和烦闷
在扬州,在西贡
在每一个真实与虚构之间徘徊、偶遇
当然,柔软是一种美
坚硬是另一种美
完整是一种美,破碎是另一种美
这让我沉醉,也让我羞愧
任由无休止的风撕扯着尘世的喧嚣和寂静。
2009-11-27

4、蜻蛉日记,或枕草子
我非春夜的一梦,亦非风前的尘土
我只是越过祇园精舍的钟声
审视浮生若梦,这一连串的幸福与不幸
劈开旧时的炉火
取出我的喑哑、苦涩和饥饿
仍是无法猜度
——我是蜻蛉日记的近邻
还是枕草子的远亲?
也许
我只是我枝节横生的替身
我只是落在你脸上的冰凉一吻
我只是祇园精舍的钟声
在稀薄的空气里
在颠簸声中,抖落我的爱和困窘。
2009-11-28

5、望远镜
我以为是阿甘正传的开始或结束
一片白羽毛在电影屏幕里无规则的漂移
飘过站台、长椅和树梢
其实不是
——我们看到的羽毛往往习惯了坠落
如自由落地的苹果
我以为是无声电影的两个侧面
格里菲斯在片尾极尽华丽的呼吁
一个隐形国家的诞生
而卓别林却躲在卫生间里偷偷地抽烟
其实不是
——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时代的峰峦
而不能逾越其上
我以为是一个人对应了一个时代
我以为是一个地点固定于静止的空间
比如体育场路218号
其实不是
——我们看到的高楼早已遮蔽了往日的
练兵场。
2009-12-4

6、虚构之实
这醉我的世界含满了酒
竹子也含了晨曦和皎月
——张枣

我看到的豪华旅馆匍匐在青山绿水间
倒垂的雨幕沿途奔走
从扬州到镇江,到无锡,到苏杭……
也许雨幕只在某处停留
像一只慌乱的黑鸟,在旅馆屋檐下
孤独地尖叫
而旅馆在某时延伸如一面铜镜
将你分身于虚实的两端
一半悬浮在前世
一半沉醉在江南,泡一杯暖茶
读几卷诗书
骤雨初歇后,绕过狭长的人行道
——世间低矮的庭院
抵达南北码头,寻找湖中的水鸟
但是了无踪影
了无踪影的还有豪华旅馆
它已被谁的荒诞之手推到时间的尽头。
2009-12-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