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风过脚跟 (阅读4585次)





街上,但在梦中,60年代的泥浆
(湿漉漉的枝条上
庞德的花瓣)
杯壁夸大了对面的木偶
泡沫调笑,烟雾锐舞
几百只,不敢独唱的木偶,甚至更多
这里是夜总会,还是劳改营


你在街上问我
为什么留在这里,而不去
看看丰收的农贸市场?我们可以
跑步前进,把时间甩在身后
我要边唱边跑
甩开暗中撕咬我的身世


这是哪一条街
解放路?北小爱民街?幸福东三环路?
指路牌上的字迹正在熔化
我看见我的小学向我跑来


造句练习:
我扭伤了脚踝,像一头不会唱歌的小毛驴。
她扭伤了脚踝,像一头不肯领唱的小毛驴。
你扭伤了脚踝,像一头唱个不停的小毛驴。
(不,为什么不?)


踢踢踏踏,她在街上
跑。春风缠上脚后跟
歌声陷进春风里
那年代,她只是泥浆
被一双赤脚送上奶水西路
她的脚趾缝间
夹着另一只纵火的木偶


柴声噼啪,脚跟伴奏
烧梅雨,烧小样
烧小样,烧梅雨
你的来信我收到了
小样已听,你的身体
点燃了她发霉的声音
点燃了我们出世之前的十年


但是,现在,我提起笔
她又重新熄灭,被汗水笼罩
我已跑到了街的尽头
妈妈躺在产床上
你怕吗,我很怕
我来了,你却要走


街上,谁醒着,谁从墙角奔过
拽着火苗
她的脚跟摩擦我的胸膛
让我想起火柴:春天熔化的运动员
私藏着磷片和硫磺,她代替我
从你的脚趾缝间诞生


       (2000年4月22日 上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