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结绳宴会 (阅读4374次)





我不爱吃绳子
我说,我不爱吃


那是盘子吗
那都是绳子,嘴里叼着尾巴


真是抱歉,他勒紧领带
盘子破了,晚餐只剩一个轮廓


但是,难道你不想尝尝秘密
他的手指插进绳圈,轻轻搅动空气


把舌头伸进圈套,就这样
没有人知道你在品尝


我伸出筷子
绳圈里有旋涡,有一张我看不见的嘴


她在用力
她在勒紧筷子的脖子


她想跟你交谈,他说
她饿,她以为你要喂给她隐私


他细心地舔着手指
眼角瞄着筷子,它们已经窒息


你,写过小说吗?知不知道
如何编织一个不露破绽的故事


她,是位出色的小说家
我的这根手指,就是她虚构的


她的脑袋,一度套进自己编织的故事
脖子上打着死结,就像这双筷子


我喂给她我的秘密:我
是一根身怀杂技的绳子


如果她本是一张瓷盘,我
就可以直立,让她在我的头顶旋转


我没想到,她也是一根绳子
首尾相衔,远看就像一张瓷盘


她说,来吧,这又不是第一次
让我给你织一双手套


可是,她是,第一次
她第一次打成一个活结


在她的编织中,我进进出出
她需要故事,我需要她


她问:一条蛇需要吊死另一条蛇
我答:生活都是虚构的囚徒


我问:结绳的游戏需要织进多少观众
她答:虚构,饥饿的赴宴者


我,不想吃绳子
我说,我还是不想吃绳子


他举起手指,模仿一根绳子的直立
然后又突然将它藏进手心,爆出一个指响


这是什么意思?我说
如果只有绳子,我这就回去


没什么意思,他摊开手心
我和她,在同一个结里编着各自的梦


真的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听说
饥饿的人,都是脱了结的绳子


      2000年6月8日至27日 上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