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李树 (阅读1514次)



李树

李树在夏天的深处接出暗红色的果实。
它日渐沉密的心事压弯了石墙的一角。

没有人够的着它们;没有人接受它一直伸出去的慷慨。

当它们正要掉在地上烂掉的那一刻,
一直罗列在枝头的去年的幼鸟声将它们在半空接住。

而它曾经快乐的家也并未失去原本的喧闹。

它在回忆中领跑着一个即将到来的秋天,
然后像一个孤胆少校那样,冲上一个燃烧的山顶。

它把自己白得不留一丝遗憾的灰烬叫作雪。

2008-08-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