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那些不着边际的 (阅读1334次)



那些不着边际的

果然,如一匹倦马的嘶鸣,他忘记了
林中且有一条狭长的甬道
往事都残留在旧锁具上,他已不屑于玩弄它
晨起炼身,饮绿茶,做深呼吸
每一天都有失落的孩子,象孤独的幽灵
在跑动。雨点打在铁皮屋顶上,如刺猬扎着
海绵,声声都能找到危路
从深院滑向坚硬的城墙,那些不着边际的
都是钢筋水泥,都是尘土,都是混杂着
氨气的坛子。
他揉皱了一张纸,果敢地用它
来与一只孟加拉虎对决着


暗吟

要毅然地拒绝“埋葬”这个词语
用反光镜照穿城市的电线杆
要将模具拆散,将小巧的手
慢慢收拢,将光阴的碎片抖落在无人的街区
要说出生活,要谈论,松开坚挺的柱子
忘记围观者。
我惟一能做到的,就是伸手
动一动你的骨头
用臆想症假寐地回忆呼和浩特之阴冷
并继续忍受着
有人在暗中发出低吟


论身体

我身不由己,骨质松软
踱着驴步,想象弯月匿于山峦
有一天就这么老了,多动症被迟缓的暮年
疗愈。但,那一切仍须坚强地等待
房子紧靠着电视塔,我要站远些
这样,就离你远一些
现在四周静得可怕,白炽灯
发出锐利的声音,想要刺穿我的身体
我一直以身体抵挡着
那些欲乘虚弱之时拆卸我的异类
我害怕如此的静寂、孤独和逼人的寒气
彷佛要历经亿万年的锤炼
方能缓解一个人的内心
强大的虚空之瘾
因此,我仍将继续保持一个孤傲的人
应有的沉默



相对论

你所看见的,不仅仅是铁
铁的钢钎、铁栅栏、铁证如山
这就意味着,当你背负上沉重的历史
罪恶也就愈深
山下,云朵黑压压地一片



谈论陀螺

现在我们谈论陀螺,是不合时宜的事
它被鞭策着,一边旋转,一边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
它并且失去了方向的新鲜感,譬如
倒立起身子,尖顶朝上,手握着绳子
冷峻地抽打这个世界
让曾经俯视它、嬉弄它、嘲讽它的人群
抱紧身体在空气中
划出种种鸟的泳姿
如果是,那也必是旋转的一种
陀螺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中
谈论着我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