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9年11月来信 (阅读687次)



1
雪消融。斯德哥尔摩的空气挂出上海的三月
大口呼吸,我又站在外滩细雨中张望
世博会抬着这里的房价,如三纲五常抬着中国的黑社会
霓虹广告,霓虹广告,霓虹广告,霓虹广告
我看不到的地方:一个家庭在用老鼠药烹调最后的晚餐

2
猪流感在清新的空气里逍遥,飞入别墅,变成灯光
我四岁的女儿发着高烧。我九岁的儿子
鼻子喷血:“我会死的,我会死的,我要去医院!”
医院里,五小时的队排出20世纪70年代上海的菜场
“瑞典完了!孩子,活下去,你妈妈明天就会从非洲回来!”

3
此刻我妻子正在炎热的尼日利亚推销人权,旅游
她被三个持枪荷弹的黑人护着,穿越村寨
欢迎仪式上,大屁股女人扭着石油的欢乐。“这里
议员每年拿一百万美元,但一半以上的人口连肚子都吃不饱”
她在电话里说,“这里一天供一小时电,但妓院灯火通明!”

4
孩子睡成北欧郊外的宁静。秦始皇墓的宁静
我拿出《聊斋志异》的魔镜,看自己是人是鬼
地球滚动。地下水在酝酿一场毁灭性战争
喘粗气的孩子梦见2012——它正席卷美国和欧洲:
白宫和圣彼得教堂在火光中坍塌。世界是熔岩,废墟和垃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