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诡辩》八首 (阅读1117次)



《诡辩》

我是一个贼,曾经
但不是杀手

其实我是一个尸体搬运工
但不是贼

他们都说我是贼
其实我是个杀手

但我毕竟是一个
尸体搬运工



《敲门》

雨夜。有人敲我房门:
咚
咚咚咚

我从外面回来
也敲房门
和他一起:
咚,咚咚咚

谁也看不清
谁的脸
尽力敲着门



《演出》

舞台。他在表演一个
身穿黄衣服的人

观众哗哗鼓掌。

他的表演如此逼真
简直不可思议

穿黄衣服的人从观众席冲上去
毙其于舞台中央

落幕。



《焚身者说》

我曾经是个革命者
那时血气张扬
不甘于压抑

但我大多数时间负案在逃
疲于奔命
逐渐把自己的身体跑空

你看
当我一颗一颗解开纽扣
一件一件脱去着装
时间在不安的晃动
我的躯壳
为焚烧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
你看
革命者被自己的肉身熔解
他信仰从黑暗到黑暗之间的火舌


《行刑日》

他们决定集体
为一种刑具命名
根据冷酷的法律
卖淫者当诛之

在一个优美的小镇上
有一座优美的纪念碑
他们决定在这里
为受刑者行刑

他们像热爱节日一样热爱
用新命名的刑具
为初受刑者行刑的日子

你们看他们的下体
流出的淫液都有惊人的相似



《景物描写》

花园中躺着流血的姑娘
一缕硬邦邦的阳光
很无聊

他喝过中药
正在恢复体力

一个快乐的僧人
正用舌头为姑娘舔舐伤口

我透过别墅的窗子
看到里面的家庭主妇
正不情愿的跳脱衣舞

她阳痿的丈夫在清洗下体
突然像变戏法似的
把自己的双腿举过头顶



《毒酒》

这酒
有毒

“有迹象表明
夜间成熟的果实
具备某种诱惑”

我从它汁液中汲取谎言
它献我以妩媚

“一只夜鸟,极尽夜间啼哭之能事”

爱液
滋养着两只孤魂野鬼
他们的死
他们的死与毒酒不是没有关联



《玉面狐狸》

慌乱中我说我是神仙
我背后站着无数欲加害于我之人

做神仙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
不是因为狼烟四起兵临城下
在城外的荒草丛中
我宁愿还是一只
参禅打坐的
玉面狐狸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