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09年六、七月的诗整理 (阅读1249次)



安心记

设定场景,沟通未来
需要花费一些想象
它远不如经验的明觉来得可信
——题

清算余威的时刻来临
我开始头晕。很多话记不清
“逼良为娼”?强劲涌出的这个词
显示了自身的强大

在我失去知觉时
同时消灭了
那些让我去死的迫害

我清醒时,能够看着水流的光线:
明净的事物占领心灵,我开始
缓缓微笑,慢慢流泪

为远方,确切说只是为咫尺:
一份明亮的心智
概括神明赐予的情义

那是我一直等着
却不能抵达的光明
很多年前,它已埋下种子
在我意识的后花园

可是我,一度要顺从
清醒的欲念和昏聩的思想
任由一片叶子,长年累月
漫天飞。

根啊,隐约的澄明
瞬时的精准
它发布信号,
叫我看到彗星尾部的图纹
你一闪而过的炽烈

在人类的星球,你只能
一步三退,坚守自己创立的领土
我知道,茫茫黑夜有太多风险
无所适从的领空
旋飞没有分解的数据

在无名的黑洞
还有多少心念不能继续飞?

情欲必然的昏暗,不能拉拢你
你对自我的信心
一再擦拭人间的混乱
它让我坚信:
人性的道德隐私,也能保纯到最后

混乱的日子并非止步不前
我攥紧手里的线索
一步步发问:剩下来的子弹里
还有多少秘密需要揭发
主体为你,还是为我或为他呢?——

我们相撞,为了星空的自由
远离,为我们本质的快乐

在后花园,我还埋着很多
不能说的真实:
关于一座圣殿的历史,关于一本书的来路
在倾谈心理问题的战车上
为树立那份信心
坚持将黑夜等穿

是的,你心里有数,生活有数,
佛陀在世上看着我们。他有数

请原谅我曾经的可笑想法:
在真正的黑夜来临前
我们逃亡吧,比如奔赴城外的小树林——
那里的鸟、松鼠和狐狸
那里的蘑菇和蜻蜓已经做好准备
一同与我们作战

希望似乎那么值得信任
我们的事业那么让人憧憬啊
未来的生活,也许它值得让人
将今天超额消费

(今天,我看到大海和日出,
在梦里那是一样的,过程高于结局。
你依旧在未来村微笑)

保存下来的都弥足珍贵——
所有的记忆都掺有污点
只有遗存的文字和我们手指
抚摸过的事物让人安心
好在,我们拥有这些财富

“明亮的世界,永远都是我的”
亲爱,你那么健朗
慷慨地,把一点点阳光分出来
那些时光,保藏人世唯一的幸福

日后的漂泊,消解这几十年
没有边界的恩怨
中年后,不再去拂扫这个词上的灰

(还要继续叨叨:偶然落脚的那一处
是我半生想要的——家乡)

在泪水还没有找到源头前
让我坐下来
让我看看丢失太久的那份挚诚
它为我们
已经决定放弃喧嚣的人间

这是哪年哪月的哪一天啊
上帝,他也在发问。

09、7、27下午j#WX

悲剧的过去
——致

你不喜欢我给你写诗
但你的欢喜和悲伤
还是扰乱我的关注

今天,我想说的是
兄弟,我们在世上面临
生死绝境,如何选择
决定了你今后对生存的信念

一个人病了
一个亲人要离开人间
我们能做什么?
也许只能看着他
不言语

不能让眼泪流下来
不要说再见
——事实上,彼此爱的人
他不会走
他住在你身影深处
同你一起活下去

身体冰凉的瞬间
你看不到我,你也看不到他
“留下来的都带回去,不要跟着了”
不要背过身,悄悄抹向眼角

仰天看吧,苍天那么广
我们的藏身之所
真的很大

如果加上下一世的深渊
活着或死亡
是无尽的

09、7、24下午
  
假想的情欲
  
  1
  
我告诉他,很多年后我会相信
人类精神出轨的问题
占据了我们全部的成年史:
在人的秋天,他要进入史书
并在历史和道德法庭审判
 
神秘的轮回
总有一些真理看不清
在那个春风不再夏日未来的日子
我们有太多无聊,时时惶恐
压抑到极点,一再干呕
  
  2
  
我想到那首诗中的句子
来临的还未来临
死亡依旧漫长
  
我们赶着来到这世界
一心只为着终点到来
这多么让人丧气
  
现在,夏天最热的时间过去了
我跟他的谈话最开心的日子
也快消失了吧
  
我迷恋的都是虚无的中心
没有一刻属于自己
今后的梦是不是依旧跟他有关
继续怀揣平静的渴望?
  
我明白,所谓情爱,就是不把对方打翻
让他的胃液葆有独立的吞咽和收缩
那是占有你胸膛的
那么一点纯净
留着它吧
09、7、13日夜
   
十年后的生日祝福
  
六月和七月
我分别给两位前男友
发手机信息祝福他们生日
  
十多年前
我通过BP机留言
他们的节日成为
我漫长黑暗时间的祭日
  
平静祝福
往事进入未来的路
漫长而简单
它仅仅是个事件在
历史消失处浮现
  
好了,我想说的是
善与爱如此寻常
不会区别于任何:
当你遗忘时
它们仍旧活着
7、6日夜草
  
侧身照
  
那时候
那是最酷的造型
母亲,姨妈和表姨
  
齐耳剪发,小方领,
有的白衬衣领刻意翻出
斜看着摄影机的红布
  
对面喊出三前
她们都浅浅地露出牙齿

那时候,母亲三十多岁
她的大眼睛还是迷人
姨妈最年轻,表姨是城里人
穿着时尚
  
每个看那张照片的人
都在悄悄嘀咕个问题:
谁最好看
7、20


《独立》

平躺在床
我想通过调息
弥补夜里的失眠

我把手放在身体一侧
然后再离开一些
直到它与身体彻底分开
感觉不到彼此的温度

一瞬间,我有些惊骇——
这是怎样的独立
我的身体和它完全可以分开
各成自己的国

它们完全可以做到与我无关——
它们的出生,籍贯和姓氏都是属于谁呢?
我们在这个城市,在这些个关系网中
都是属于谁?

正如一个大陆的半岛
失去了大陆主体气质
并摆脱被支配的命运
仿佛它与大陆从不认识

现在,我感到身体冰凉
独自在无边的大海里漂浮
09、7、2


《在异乡》

生动的风景,善良的人们

……
离开居地,事物一下变得透明清澈
仿佛一夜间换了天地

不做任何事吧
不去睡觉
没有牢笼和鞭绳
多么舒展,快活得想哭

是的,我对他说,
只有在异乡才能回到自己
才像活在人间

那时,我们正在清冷无人的大街瞎逛
刚刚,我们海吃滥喝
已把自己灌醉——

我们不在乎脏而狭小的小摊位
他叫了很多羊肉串
无数瓶酒

走在西部那个离天近的地方
轻飘飘的身体
我感到
我们真的飞起来了
天堂,一触可及

09、6、28夜



大街上的钉子户

在闹市区
市政用花盆造型将
它装饰严实

作为一道壁垒
成为讽刺性修辞:
破败的尊严和
现代的高贵泾渭分明

路人注目,钉子深深嵌入
作为怪物的主人,承受无数的穿射与拔出
宛如对立的言辞和
真理的现场

勇敢,也是那么回事
钉子笔直垂立
不再旁顾
6、29


《逸事》

1

我们谈话,很久以后
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声音涌出口腔
便走了神

中年,语言的乐趣
被一些闪烁的记忆遮蔽——
那时的激情高过语言
无声中挤出星星和烈焰

它曾透过眼里的蔚蓝
一同远望,像登山时
挥舞的手在山顶找到对方

2

我们不再有飞扬的神采
望着对方,更多的沉默,更深地返回

在炎热的夏季,我其实很想
像年轻时那样说,
祝愿夜里蛙声四起
凉爽的风继续穿过夜梦

祝愿高兴的事再来一点
不因为取得了功名和业力
因为嫉妒的人同时获得幸福

但我什么也没说出
我想到下午的梦,那个邪恶的情节
东撞西突,终于消停

漂泊的灵魂安歇。
人世的宽恕,也许只适宜良善的人

09、6、13凌晨

《朝鲜青年》

他们知道卡佛
读过金斯堡吗?
披头士也许听说过
但他们会唱
能唱得出?

女孩们清一色的装束
永远保持忠诚和正义的微笑
男孩们正襟危坐,腰挺九十度

他们保持哀悼的神情——
为逝去的金日成?
他们的刻板中正
让人觉得他们没有性生活

当我们K歌跳舞
谈论过气的达达主义和
流行中的软现实主义时
为隔江的高丽人
不能有这么多自由和快乐
而感伤一下,如果能想起他们的话

当然,我也不愿回顾三十年前
我们的父辈所处的生活与他们是一样的
但他们未必不幸福,未必不快乐

这该是他们告诉我们的
某个真理

09、6、13凌晨

《回民街》
之烧饼大妈

暂且称那种饼叫烧饼
那是专供胡辣汤和泡馍用的饼
暂且说她是大妈
她大概已经七十岁左右

她浑身上下都裹在面粉中
那白头发也被认为是面粉的生长
一向灰白色的衣裳是面的织就

每天我路过
都见她埋头做饼
她应该是世居此地的回民
很少有人同她一起干活
她只是一个人?

偶尔抬起灰白的面粉一样的眼睛
我看到她眼里浑浊的光
也是那样无奈的灰

09、6、18咸阳机场


《云的描述》

气层和光线带来想象
想象就是真的
它就在眼前

夜里的航班
云山渐渐消失,只有金黄的宫殿
在没落中暗淡

舷窗外的世界
让我感觉不到与地面的差别
除了耳鸣继续

似在夜行班车里
倾听窗外的言语和呼吸
树与树之间
山与山之间
对话与渴望

似此刻的云山
保持暂时的沉默
慢慢收拢浪漫和狂野

它们是大海与蓝天交合相知的结果
或者仅仅是地平线尽头的一抹晚霞
追随我们
任幻想成空
任古今一瞬
09、6、24修改

在湘中(组诗)

黑茶山岭

1

竹林在此地可谓神奇
湛蓝的天在跟前
白云似家乡自留地边
一丛花朵

古老的木屋土祠
引我向深处去

茶马古道看不清楚
当年马队歇息的长亭桥
在如此清冽的水上
等我们去走一走

2

观赏几百年的老房子
看到现代的人:老人、孩子和鸡鸭猪
共同生活在
可一把推倒的房子里:

大堂屋,锅灶,一进一进的房间
母鸡蹲在堂屋中央

死去的长辈遗像同
毛主席像挂在一处
湖南人的偶像啊
永久不落

3

大而破落的房子
里边的人注意不到
我们已经穿堂而入
哪怕在他们跟前——

驼背的老妇人
在地上砌的锅灶前舀食
里侧屋的老头
叼着旱烟长嘴

看到或者没看到我们
对于他们都不重要
活着一口气
也只有一口沉默的气


茶马古道

此地,我想起新疆的果子沟
那时不懂得紧张啊
不懂得命
都是在无明中捡获

那么陡,那么窄的环山路
绕得只好我捂肚子干呕

茶马古道
比我看到的凶险
打马而下的山民
还在担心匪徒四伏,猿猴凄厉吧

担心一不小心就坠入悬崖
看到一步一磕血的山里人
腰插镰刀,头捆千层包

到益阳,到长沙,到湘水边
到更远的上海和
水路直抵的南洋啊

马上有茶,茶可通向黄金大道
苦命的山里人
不要回去吧

09、6、21

旁观者

在餐馆一角
听女人和男人争辩
人生是否有无憾的问题
她说她的豁达通明
跟她的血型有关
跟她的宗教意识有关
跟她的一次上文殊庙的经历有关

作为雷打不动的酣眠者
不为世俗小事伤身败骨
她讲静心和放松
接通天地的幸福
超越尘世感官的快乐

后面有些话是我加的
因为她的体验跟我的感受相似
不必复述经验了
其实那女人讲话只是
看着对面的并不认真听讲的男人
不对侧旁的女人注目交流
又让我怀疑她道行的等量

在我离开时回看了一眼
座中一军队老者向我颔首
为我的认真倾听致意

09、6、9

城市经验


艳丽的都市女郎
车里走出,正与帅哥亲昵着分别
我多看了两眼,心里嘀咕:
夏天的女人太暴露
让灼热的季节毫无颜面


中午我又去昨天那个商城换包
两个回合,我大致明白
拥有商城摊位的云南姑娘
背后的一些秘密

她24岁,去年毕业
长相还算甜美
要脱手摊位回延安工作

延安近年因石油暴富
有钱人多在大学里找姑娘
在通往陕北的路上
包养着很多青春的理想
和金钱的未来

10日凌晨


六月五日的大风

闷热难当,难熬的两日后
这个晚上,迎来夏天以来最大的风暴

大风鼓着翅膀
从东赶来,追上夜里走在路边的我
携带沙尘和树叶
纸片和塑料袋
刺耳的口哨呼啸着
从身边擦过

不由分说的风子风孙急不可耐
奔向旋涡的中心,它们离家很久了
它们需要一个圆

带尖刀的旋风
为不被看清它们的行径
行人的双眼最易遭受攻击
人们不得不停下来,先闭上眼停留一会儿

我吃惊地看着这一切
几十年第一次,这么观察它

可是大风还是从前的样子——
少小时在山西老家
我被大风往山坳里追
我叫着妈妈,说我不愿独自到天上去
在新疆,风把少女的我裹成风怪
让我离开人间的短暂时间,可否赐予我特别的意念

只有这次我看清了它
它的预谋,它的童话,它的命运

(它还在眯我的眼
我不得不停下来擦拭)

也许我一直盼着得到大风的光顾
从海洋的深处来
作为掘墓者
早早结束非自由的命运

大风啊,漂洋过海
积攒了很多话
相思、孤独
路上的奇遇,不能抵抗的暴力……

它不是第一次光顾
也非最后一次
老朋友在这个城市可好?情人呢?
大风因为经历太多辛苦遭际懒得说一句话了
只有呼呼气喘

鹦鹉还在学唱歌
青蛙对于虫子占领的世界依旧愤懑着呼叫
颠簸的河流
难以为继于半途消失
小鸡面向人类学习叫鸣
努力展现秘密便是获得更多的良善与自由?

一个人的真心获得改良
那是在大风狂奔的夜晚
大雨并未来临
它也是于半途夭折了

流水汤汤
治灾养民的风车转啊
我早已想好了
大风离去时一定把对这个城市的不满抛弃
如果接受祝福
在任意一个森林和白云飘荡的山坡

09、6、6早晨6点


《启程的好日子》
——听山口百惠同名歌

我们出门
也要有这么好听的歌
鸟鸣还跟童年时那样——
在田垄和山岗
那是看秋的好天气

这里不是伊豆
也没有川端康成的雪国
我们的家乡在很远的地方
我们出门
到人群之外

在树叶的掩映下
不让眼泪涌出
不要说,从前令人难忘
今后唯有憧憬

出门的日子
把现在以前都忽略
那是向好日子去的路
这个时候唱的歌
都应是那个意思
09、6、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