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金桂/上午 (阅读1782次)



《金桂》

整个清晨,水边的金桂都散发着晨曦的味道,
行人从面前走过,顺便带走了它的一点香味和颜色,
这使得贴沙河有了些许的不安宁,水面
渐渐地泛起了波纹,波纹又渐渐地远去;
然后它又回来了,再泛起,再远去。

我背着挎包,若无其事地走在桥的上面。
一群晨练的老太太老头子正在那里,我走过时
他们装作什么也没看见。我行走而过时的微风
也没有吹动他们的一根头发,一个衣角。

在弯曲的路口,我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望了望。
那株金桂已经变得遥远、模糊,它周身的味道
也闻不见了。此时,贴沙河河面的波纹
飘荡着太阳的光芒——这个太阳是早晨的,所以
它很温和,一点也不炎热。

(2009年11月7日 杭州·华景北苑)


《上午》

上午,我没有注视阳光,却去关心一个
在屋顶上浇水的人。那棵树在大厦的底下,
不绿也不苍老,不高大也不挺拔。
它只是路边的一棵树,一个不那么强壮的人
在大厦的屋顶拖着一条黑黑的水管,
不停地往下浇水,往这棵树上。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水怎么浇都可以,他偏偏要这样浇。
这棵树也选择了这种方式。它一点都不忸怩地接纳了
自天而来的浇灌,往它的生命里
倾注这来自远方的亲热。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一个远道而来的消息和一个远道而来的人
此时一同站在这个窗口,一起注视着窗外的一切:
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
正在一座高高的大厦的屋顶
用一根长长的黑黑的水管
往大厦脚底的一棵树上不停地浇着水。一阵一阵地。

阳光一阵一阵地照耀窗口。窗帘忽明忽暗。
之后,它慢慢地关闭了。窗外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就都没有了。

(2009年11月7日 杭州·华景北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