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大美 (阅读1681次)



大美(组诗)
大卫



  多余的话:
  和重庆的缘分,始自多年前,最初结识的是重庆人李元胜,14届青春诗会我们同届,后来又去了重庆几次,也见到了喜欢的诗人李钢——他的蓝水兵至今还蓝得让大海发慌。也与重庆诗人傅天琳参加过诗会。而今年四月的重庆忠县之行,又顺路参加了诗人华万里(他的情诗真是好啊,那是爱情的力量,纯洁的光芒,钻石般的句子,直抵五脏六府)的诗歌朗诵会,见到众多重庆重量级诗人,甚至是高兴。两月前接《诗刊》约稿,为大足石刻写诗。这半年忙得不能用忙这个词形容,前两日偶得闲,书之。越来越感觉写诗是一种困难的事,一种巨大的压力——至少于我,如此——
  大足没去去,这是重庆诗人唐力的故乡。我不想把它单纯的写成分行的游记。此诗,做了些尝试。
  这些诗,应该先于我抵达大足。
  大足石刻或许就是大美,美得让美羞愧
  美得让美消失。


遍地佛光


早晨的事物,因为长久的注视
而更加明亮
如果我不到大足
会有另一个人替我抵达
此刻,沿江而上,我是一个人
也是一群人
江风飒飒,除了正在拐弯的急流
还有谁,可以不分晨昏
把神秘的事物搬来搬去
唯有光芒没有母亲,一块石头
是另一块石头的亲戚,长江
自西向东流着

不能不提到针尖和
针尖上的天使
她有着三千年的沉默
一凿一凿,江河飞驰
石头有了灵性就不叫石头
叫他细伢子,瓜娃子,三柱子
人间四月芳菲尽
静霎
从南山到北山,哪一座石刻
都美得无与伦比,美得
让美羞愧
美得让美消失




致一尊大佛

我们是平等的
我记得你的乳名
人间绿得热闹而寂寞,此时
我正站在你的足下
你是蓝色,蓝得让我崩溃
我是另一种绿,在俗世
活得不像个颜色
曾在一个夜晚丢失爱情
年过四十,和漫山石刻相比
爱更像一门因为古老
而有可能失传的手艺
在大足,我是我的反义词
佛光遍地
因沉默得太久,有人
成了针尖,有人成了
针尖上的天使



大足:一个词的几种解释

大足就是大丰大足,亦可以说
大家都满足
具体到某个人,比如在下——
大卫很满足,亦可曰大足
大足石刻,亦是大足时刻
同样,大足也可以解释为大脚
且是新世纪的大脚
倘若跑起来
刘翔与博尔特只能是他的两个踝关节

一旦大足跑起来,应该是
七月之长江,雄浑,咆哮
势不可挡
我甚至怀疑长江
是古代某个石匠手下的
一根跑得太快的线条

一朵浪花追赶另一朵浪花
在大足,每个人都会加快脚步
(不由自主的那种)
一双不停摆动的大足
带动浪花的小脚丫,在大足
只须略为摆动双臂
你就能追上自己的前世
一座又一座石刻,比火焰
更像火焰
我是走在最后的那个人
我没有掉队,我只想尝试着
独自闪烁一次



光芒

第一次看见黎明的潮水,仿佛你
变成了你们。哦,单个的
集体的佛
线条飞奔,我们来自不同星球
通过寂寞我爱上了这里的纯真
孤独没有恋人,幼松
找到了母亲

我是爱你的,我不想
以一草一木的方式
而是分别以一草的方式和
一木的方式
——因为这样我可以爱上你两次

仿佛我已经留在了这里
长江:一把多么锃亮的凿子
地球:一块灼热的岩石
众生喧哗,你我皆为飞屑
活着并且迸溅
太阳正在经过尘世,光芒涌入
我站在这里
只为了等待黄昏的到来
以及消失

你让我学会了面对
仿佛有一条神秘的通道
可以赎回三千人的美和一个人的罪
在大足,遇见了美并向美致歉
我不是晚来,而是来得太晚



比喻:石篆山

光在影子的上面
也在影子的下面
光,也有可能坐在影子的正中间
一座山
沉静起来就是楷体的
松树没有错,树稍上的晨光
更没有错
大雾自山顶
一米一米地消散
仿佛一个好脾气的人
轻轻地抬起胳膊
慢慢地撩起并脱下他的套头衫

从哪个角度望去
石篆山都有行书的美
草书的美
如果我把那株山毛榉
叫做王羲之
旁边的那棵不知名的树
不是怀素就是张旭

天黑之后
攀上山顶的人会发现
夜空,何其璀璨
上帝正在一笔一划地习字
繁星点点,有的是大篆
有的是小篆


象征:宝顶山

宝顶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万座山
通过哪一条小径才能接近顶峰
一只鹰可能来自唐朝
亦可能来自宋朝
来自唐朝就是李太白
来自宋朝就是苏东坡
一只鹰让天空有了可靠的晃动
让大地有了光和影

宝顶山可以把天空戴在头上
就像我们把虚无放在胸腔
宝顶山是一个象征
爬山的人,特别是那些爬到山顶的人
是更大的象征

恰如苍茫是苍茫的象征
世界于你我而言
无异于一座更高的山
此生,谁曾爬到峰顶
谁曾——
比天空更接近天空






千年之后:对大足石刻的一次不完全想象


在群山之巅漫步
如果我不手摘星辰
会有人比我摘去更多的星辰

逝者如斯夫
一座佛像就是一瞬
——如果他会动,如果
他是石头做的秒针

千年之后,谁将站在
我的位置
眺望或注视
菩提本无树
千年之后,蜜蜂和蜻蜓
哪个更像炼金术士

天空已经蓝到了他自己的三分之一
在大足,山脚下的
那些油菜花
香得就要崩不住了
倘若我再晚来一步
她们不全疯也得半疯

千年之后,谁在群山之巅
替我看大江流逝
众佛飞奔
薄暮笼罩南山,也笼罩
北山
千年之后,月光可能是动物
也可能是植物
如果与梨花同时现身
——那是白银遇上了白银





2009年10月29至30日。糖果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