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纪事诗 (阅读1614次)



01


更换眼镜以后,麻烦来了。
一个习惯低头走路的家伙,走神
发愣,心不在焉,不辨西东
偶尔抬起头来,眼前的面孔
总是模糊和重影
搞得他把情人当了妻子,邻居当了陌路,黄口小儿
当了白发老者
并在持久的恍惚里越陷越深
这一次,麻烦大了,他早晨出门
望见一个老者
在垃圾桶边沿上磕烟灰缸
——当,当,当……
老者渐渐矮下去
最后垃圾桶也消失了
只有一阵风,划过他的皮肤
“也许不仅眼镜出了问题。”他狐疑地想着
不由加快了脚步,仿佛一颗
丧家的尘埃
    在世界上,在人群里——

02

两条河流之间的开阔地,高的乔木
低的蒿草
他居此多年
太阳下晒矮,秋风上开出菊花

说什么田园将芜,道什么声色犬马
河堤上散步的人
越来越多,有时他碰见另一个自己
在月光下练习飞行

但假寐的鸭子,打破了河水的宁静
更多的鸭子跟着惊叫起来
那是它们
在被水底的蔓草和黑暗,越缠越紧

他一个人走在堤岸上,空怀清风明月
空怀——
河床的仁慈之心

03

选择在同一个星球上居住

在同一条屋檐下,风吹日晒
在同一座屋子里埋锅造饭,熄灯做伴,把爱做
到高潮迭起,把高潮延伸到最后一秒

而后一点点丧失,剩下
绵绵的空虚,
在同一条河流上牵着手坐等天亮

孩子们,你们在同一片天空下
以梦为马
远走异乡之前,
你们要把这两副相拥的空皮囊
埋进同一座墓穴

04

大地不言,一茬茬庄稼,按时序更替,
而荒草凄迷。
他来在此,经历风雨,
也见证,风雨之夜的闪电开花

但仍将有霜白风清,明月满溢,将有
祭祀以及庆典,
他从火中取栗,到诗篇中播种
将有栗树飘香,窃笑者,哭泣者,祈祷者,
在仪式之后
握手言欢

将有刍狗※,被随手扔开
被随手烧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语出老子《道德经》),刍狗,祭祀用品。

05

孤独站在这舞台
听到掌声响起来

但巨大的剧场里
只有她一个人在聚光灯下顾影自怜

——慢慢地,她除去单薄的衣服
——慢慢地,她除去呼吸
——慢慢地,她把肉体的樊笼也除去了

歌唱是孤独开花
今夜无人喝彩,她在漆黑的刀尖上
孤独地寂灭

06

秋高气爽的早晨,一只老虎
闯到了大街上
人们惊叫着四散奔逃
但老虎像一个优雅的观光者
打量着
笼子外的陌生世界
古老和簇新的建筑,花朵和孩子,
车辆和红绿灯
眼睛里流下了泪水

秋高气爽的早晨,一只老虎
闯到了大街上
它有着天使的微笑,少女的曼妙,
母亲的端庄
人们跟在它身后,喊着它的昵称,
送上最美的祝福
从空中飞过的云朵,也停了下来
望着它
从一条大街,走上另一条大街

作为这个城市的头条新闻
在秋高气爽的早晨,
一只老虎,闯到了大街上
人们奔走相告
忘记了它还是一只吃人的老虎
人们簇拥在它身后
开始了一年一度的盛装狂欢

07

飞蛾一次次扑过来。但人皮灯罩
阻隔了它

光明之火在灯罩之内
喃喃低语——

来吧亲爱的,我们在燃烧中相爱
    在如胶似漆里涅槃——

直到灯油燃尽——
直到万劫不复——

飞蛾,一次次扑过来
但人皮灯罩——
    阻隔了它。

是的。是人皮灯罩
而不是玻璃,不是纸。也不是死亡,和灰烬——

08

天使从不白衣飘飘,挥舞翅膀在天上飞
天使在人间罹难

天使是你的父亲和母亲
一辈子走不出命里的旱田水泽
天使是你的邻舍
每天在鸡毛蒜皮里忙碌吵嚷熄灯做伴

天使开车打车乘公交骑自行车步行出门
天使累到在流水线上
天使还没离开,桌子上的茶水已经凉了

天使在菜市场上扯着嗓子吆喝
在地下通道里蜷作一团
天使睡着在猪圈里,脸上落满黑色的月光

天使被撒旦附体了
手上拎着刀子,骂骂咧咧地追打另一个天使
围观者伸长脖子,堵塞了道路
一群小天使
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你也是天使
或者说,你的大半是天使,小半是撒旦
也可以说,你心里的撒旦
也会偶尔醒来

你在人群里寻到了
天使的影子
你的衣裙在变白,在渐渐飘起来,

你跟随着人群,拖着腿
朝着一个澄明的国度缓慢地走去
一对小翅膀
在从每个人的腋下生出来——

09

人生一世
草木一秋

所谓辉煌不过如此
所谓平淡不过如此

但草木也已烧成灰烬
且被
雨打风吹去

只有坟茔簇拥着坟茔
一抔黄土
接着一抔黄土

走到这里,想回去是不可能了
那绵绵黄土
已经埋了
来路和去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