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大 峡 谷~~~一堆 (阅读1435次)



 ●大 峡 谷
 
  或许,将要找到指月的手了
我熟悉的枝头夜风过耳
大山缓缓下降。零星的行人
被植入蕨类或鸟类
最后植入我。溢出些安静和黑

真的找不到边沿了。月亮古老
    如一个不由分说的承诺——
当草丛淹没今夜的脚踝
没有名字的黑,终于找到位置
予嫩芽上练习啃啮。良久
或许白垩季已过。大峡谷
可与枯禅无干?
    可曾残剩一丝肉类或一份体温?
如果有个能量体,啃啮泄密,继而真实或白光
就有“轰”的一声巨响
 
 
 
●海 命
 
我的看海者,各有各的大海;
海的技艺可是无休无止;
喉结发痒的,一定已极目远眺。
 
而脚趾边,这只小蟹证明了它该有的安静,哪怕它
高高举起一双尖利的小臂
那矮胖的笑脸
犹如我们剩下的傍晚的余凉。
 
其实在它现身之前
我已有足够的腥气和柔软。
再次证明了这大海式的伤感:
比如忘记真实的命运和文字
甚至忘记脚下的细沙
刹那就散落一地的恍惚。
大海是多么快速的事物
所有的心念聚散不定,最后杳无音讯。
而被你原谅或是忽略的恍惚,如此渺小而具体——
因为我只是从中发现了海水
对我的一种思念。
犹如是停泊于乡愁里的宿命
不外乎是在异乡看到这一幕
这样的生物,应如醉汉行路。
 
 
 
      ●过天桥
  
  小孩跟前的碗有个豁口
  里面许多毛票
  行人不理他时,他独自玩着硬币
  阴面阳面
  白光恍惚一会儿,就成形了。我感觉到一阵阵肥胖
  需要台阶,我一转身
  那金属一样的声音就碎了
  
 
 
●局
 
杭州有山,名秦望山
山有巨松,名屈枝松
屈卧如雀巢,巢中住一和尚,人称雀巢和尚
和尚把家安在一棵树上,风一刮
被单蚊帐迎风飘扬,锅碗瓢盆丁当作响
那声音悦耳,就像路人张大嘴的:为何?为何?
 
 
 
●春天,无非这样
 
小到不起眼
不慎被风吹飞
合理地,优雅地,文艺地,吹飞
那些路线
只有你自个才记得住
也就一盆炭火熄灭后
春天就来到跟前。你的春天
我祝福过你许多的渴求
可以满足百分之一?
而她不洁的或天经地义的
走走停停,有时
在身体里悠游
有时卡在臆想或郊游之中
总之都是那个写诗的女人
她口齿不清,时常顾左右而言他
此刻她正在车上向远处张望:
一个乡下的少年
山坡上守着几只羊。白云蓝天的
他在坡上咧嘴笑着,还对她打了声唿哨
如果少年一直守着几只羊
是的,如果少年一直守着几只羊
他就是一个有憧憬的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