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08年末诗歌一组 (阅读1840次)



登首象山有赠

从树的身边经过,树不会在意“你是谁?”
树检验你我的心情,比如现在,我们不说话
树也知道又有了闯入者。实际上进山之后
就与散步无关,与隐喻无关,与乌鸦无关
只与现实主义有关,更直接的说,是与无聊有关
一个待在上苑的人和一个待在运河边的人
都不会喜欢谈话,不会像两只麻雀整天谈论天气
何况初雪已经一小片一小片地铺在了北山坡
凛冽寒风吹打枯草像吹打黑龙江边的村子
这座山无论谁呼唤,它只是倾听
无论谁造访,它只是沉默
当然,我的疑问是你怎样把自己喘息之声
消解柿树之外!让我想到你怎样面对一场虚无?
或者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山可登
可今天并不是为了登山,山在脚下已被忽略了
什么是你所爱?黑犬在山外流浪
它迎接你的仪式庄严而亲切,并像一抹夕阳般温暖
这让我有些不安,也让我看见京城的冷漠
当初设想——登首象之山,取诗之“象”首
已没有意义。而做不做诗人,能否写得出好诗
要看明春这座山,是否会走回丢失的黑犬
2008-12-18


回通州的路上想到的

做为丑角:身份是丑角,工作也是丑角
死了还是丑角——只知道吃饭、睡觉
如果可以,就在自己的身上划刀子
放一放血,中医说这利于败火和排毒
我还没试验过,估计会很疼,要留下疤痕
但这样并不够,还要在喜欢过的人身上
动手脚,肢解他们,分离他们的大脑小脑
取出词语最核心的部分,然后不用宣布
“他们”就死掉了,我也不再焦虑
——艾略特与希尼永远不会复活
陶潜与李白像也将开始向宇宙的深处坠去
但帕斯捷尔纳克或布罗茨基越来越近
像两只手电筒,照射在我的正前方
嗯,前方出现了无数沟壑和水草下的泥潭
前方出现了十二月的冰雪……
2008-12


桃峪口水库

没有水,一滴水也没有,谁
给现实主义一记耳光?收割后的玉米地?
耕种玉米地的人?陷入阴影中的桃林?
我做出假设:地震、旱灾或外星人莅临
每个假设都被另一个假设否定
我不想眼看它死去,要还原水库的真实
重新修筑堤坝,截留每条开化的小河
投放鲫鱼和鲶鱼,恢复野草的本性
在夏天邀请J来洗澡,他可能不会游泳
要准备救生圈,在他被淹死前把他捞上来
然后在水面上写诗,在黄昏里大声朗诵
还要邀请野鸭来水边安营,冬天里也不离去
我幻想着人们很快从城里向这里走来
来此返回或找寻自己的遗落的某个记忆
现在,春天要到了,早春里就会有水
也许只是很少的水,还不足以形成水面
我这个愿望只是关于水的一个练习
2008-12



香山红叶

嗯,一片红叶带来的幸福
胜过一次平淡的婚姻
在红叶里睡觉胜过席梦思床

醒来后手持温暖的枝条
独自走在寒霜里,
在想象中遇到爬虫或者妖怪

然后快速抵达某处空地
阅读最后一章经典爱情小说
至于情节,没必要描绘

香山空空如也,尤其是今天
它那么萧瑟,片片红叶从树上掉下
像血滴在体内无声滴落
2008-1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