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向杂文靠拢·一个人的中餐 (阅读5131次)



向杂文靠拢

(一)一个人的中餐

中午,我端着盒饭在街上行走
几千里之外的东北大米
或许还有来自于墨西哥海岸的虾
人来车往,任何沾得上边的南方灰尘
成为我肚子里的内容物

电脑呕吐也不过如此
压扁再滚过四色的罗兰印刷机
自然有人分发
我的气息就去到高原平原丘陵河谷了

我怂恿人们去贩卖猪干
(是的猪干,没有什么时候更象现在流行
      憋的涨的猪肝)
我只想吃一点野菜
可是没有人把野菜放在快餐饭盒里
胃口不好

(二)一个人的晚餐

整个厅堂里就我独自
面临直径两米的圆形桌子
其他的人都三五成群圈起来
我和他们意见不和

感谢主赐给我们食物
我正襟危坐
极力的讨好味蕾和愉快地差遣牙齿
很扫兴
吞咽是极其艰难复杂的行为  我放弃了

我为一个曾经很遥远的笑而来
数过去第三桌,靠窗
现在是一个长长的家伙长起身来
说:
“硕鼠  硕鼠  你的子孙越来越健壮了”
并提议为硕鼠干杯
为它们齿间忽大忽小的缝隙
我相信
有人还可以吃出半坡陶罐落水的声音来

整个厅堂里冷气开的呼呼响
我吃得比盘中餐还要辛苦
呻吟便是由此开始的吗?
天呐才一顿饭
我要去吃玛雅文字了
顺便看看  墙上的版图以及那只瘦公鸡有没有更瘦

我不想付这一餐的钱
我叫服务生叫来老板叫来厨子
我要说看看你们把这这鱼怎么了
我吃不下它它也吃不下我
我胃口不好它的也不好吗

(三)镜子、浴室和蚂蚁

我走近,看见另一个人也走近
挂在嘴边的风凉话象熟透的柿子一样落地
这个人更象父亲,不,父亲的父亲
这个人的眼神象极了离开的时候嘴角挂起冷笑的恋人
这个人……我突然想亲近蚂蚁
         (它是这房间里唯一剩下的生命了)

可蚂蚁想聆听两个巨人的倾谈
见鬼,蚂蚁不止一只

蚂蚁列对走过
从浴室中央,这让我想起
中午的食物
另一个人悄悄走了
留我长时间泡在水里

--199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