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事件:(有鹦鹉在一旁的)谈话 (阅读4274次)




事件:(有鹦鹉在一旁的)谈话


(一)

   :::才进门,鹦鹉出其不意的说了声再见
   :::我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朋友,我在眼光里说
   :::是不是不受欢迎的情况都这样
   :::朋友笑,只不过有它的猫朋友从窗子里
   :::出去了而已

只是在周末  朋友的家里
一场谈话  舌头在喉咙口的活塞运动  嘴唇的宏观量子力学
空气动力学  隔热和绝热的物理  一般
都是我们给布景随意添加的内容  很大的房间
搁架  或者称博古架,饰物架
给视线假分隔  一个私秘的区域  同时
要和其它的空间照应起来  还有窗子
一只猫刚才  从那里出去

关于谈话的内容  我只记得  空气和玻璃  和水  
没有分隔  几只热带鱼是活动的  曾经
游到我捧起的手心,的上方  并不落下来
花瓶是静止的,花也是  素馨香比百合更显眼更敏捷的
滑向窗口,而鹦鹉  一点反应也没有
香味不是一只猫,因为  花  
的存在  我想  鹦鹉是对的

我和朋友,我们  并没有谈及牛顿  费米  或者布朗
这个朋友我不想让他出场  于是  只有身体的体积而
没有面容  甚至性别  我们
不可能谈到克林顿和裙子或者  车祸死亡的王妃
事件是在1999年前后  任何季节
地震时有发生  战争总象每个不小心的伙工 手指头的皮肤
难免会挂破擦伤甚至  切掉半截的事 菜肴都是
做给别人吃  于我们无关或根本,就离的太远
我和我的朋友都不会让哪一种情绪  逸出窗外的
我们都坚信这一点  可是鹦鹉这时候说了声  “你好”

这个下午不会有人来  电话也没有
可是鹦鹉这时候说了声  “你好”


(二)

   :::我教鹦鹉说话,“我会飞”
   :::鹦鹉不学,它说:“你说谎”
   :::--这是别人和鹦鹉的幽默

沉默,干燥  这个周末距离上一次雨水
有两个月之久了  朋友起身
去调弄染料。我们的身体不能  没有水
我们需要染料的这些过程:咖啡豆  磨杵  滤网 精致的酒精炉
不能大碗的喝茶  在朋友家里  渴,是
相对久远的愿望

“不加糖吗?”不加。“孟明呢还在--”遥远的地方胖着
如果房间里有蚊子  突发事件是从一只手伸向纤维地毯,开始的
细微  短促。如果房间里有蚊子,我能电死其中的
三只  静电它们就是静  不够阴谋
朋友的咖啡在下午的光线下散满了屋子
我们共同目睹粉末进入水里 急迫地 化解、颠覆
先前的姿态。杯就醒了

一定有  什么东西多余着。朋友谈到
某个从前的植物在手心里生长  轮到我
起身  去看饰物架上圆滑的玉雕  含在嘴里的咖啡慢慢从
咽喉滑下 舌头突然不如药匙小小搅拌器那样灵活,有趣

鹦鹉的舌头呢  
你曾经,会飞
飞,曾经。朋友在一旁笑    看见
舌头长出鲜亮的羽毛  不再和空气 绝热
谈话的周末。事件接近尾声的时候,鼻子也逐渐开始
停止活塞运动  我们和鹦鹉一起说“你好”

--199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