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活在介词的后面(组诗) (阅读1764次)



活在介词的后面(组诗)

在海上

贴着你的胸膛,我倾听。

大海啊,你将我高高举起
如同举着你任性的孩子
抛起,又接住
让我在你迸溅的浪花中
熔化,并消失于灼热的呼吸

大海啊,你执着的爱是多么深不可测
每当黄昏来临
分别的阴影漫过
我就是藏在你眼角的点点灯光
刺痛你,又装饰你


在想着

一天的二十四个小时
分分秒秒都有鲜花盛开
如果想你,每一朵花都会灵魂出窍

早晨我会想到露珠
中午我会想到雨水
如果晚上,我只想做一口盛满清泉的坛子
捧住你焦渴的嘴唇

其实,这是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四周寂静,内心轰鸣
我要说服过往的风
朝着一个方向吹

时光是多么漫漶而零乱啊,想你
我注定是一枚随风飘落的叶子
追逐澈红的枯萎


在爱着

阳光照着墙角的落叶
死亡的火焰一闪一闪

我不要黄昏的宁静,也不要慢慢地苏醒
我要烈焰起自内心

没有梦的阴影,光芒也会刺眼
你为何不告诉我欲言又止的心事

如果你是潜藏的湍流,为何保持沉默
如果你是前定的缘分
又为何低头走开

和爱一起堕落吧,像那些花瓣
终于学会放弃

逆着风,伸展双臂
和我一起闭上眼,深深呼吸
让风告诉我们飞翔的方向


在弥漫

火焰也有阴柔的另一面,被黑夜藏着
在印花的床单上
月光的臀体闪着传说的光芒

一个雨夜,一个离别的车站,雌性的气息
在弥漫

柔软的胸脯适宜往事蜷伏
却为什么,没有一条回家的路
直接抵达

为了一夜的美,月亮
用尽了毕生的光芒


在忧伤

一个人的忧伤有多深
她独自坐着
夜色升起

一个人的忧伤有多深
她低头走着
众人经过

一个人的忧伤有多深
沉重的卷闸门,次第落下
烟花升起

一个人的忧伤
是你走近时,傍晚空落的城池
陷入了内心的苍凉


在除夕

匆匆的集市兜售梦幻的阳光
陌生人藏着惊喜

红对联像祝福的旗帜
被过往的风挥动

烟花藏不住喜悦
一次次用欢乐的脸庞亲吻天堂

回家的车载着甜蜜和团圆
幸福总是可以预期

对你爱的人说出爱和承诺
用来支撑未知的过往



在岁末

风,走在朝前的路上
大地,似乎没有尽头

扛着蔬菜的人在等什么
拎着酒的在等什么
站在路边出神的人在等什么

时间会停下来吗
在那一瞬间
悲伤的人在等什么
眼里含着泪的人在等什么
沉默不语的人在等什么

一个下午接着一个下午
终于等到了曲终人散
风,又回到了路上

忽然

忽然,风就停了
忽然,街道就宽了
忽然,阳光就顺着墙壁蹲了下来

忽然,感到过去的苦难多么好啊
忽然,感到此刻的消停多么好啊
忽然,就想笑一笑

歇过脚的石头
蹭过背的树
啄过眼睛的虫鷖
夕阳,给了他们同样多的安宁

2009.1.22


在医院

星期一。地区医院。患病的人像开闸的洪水
涌向医院宽广的大厅

声音推挤着声音
希望踩踏着希望
大厅外,早春的阳光寂寂。

粗略的归类、挂号
之后是漫长而痛苦的等待

一定有问题,藏在疼痛的后面
一定有问题,藏在坐诊大夫疲倦而麻木的面孔后面。

堵塞的血管。错乱的神经。罢工的脏器。
悄悄绽放的死亡之花
早春的阳光下,一串失常的数字
描绘出了噩梦的面孔

为什么一定要为疼痛找到答案?
渴求生命的人总会冷不丁碰上死亡
医院大厅高大的廊柱,扶不起一位女人的失声痛哭。

大厅外,阳光寂寂。
病床前,康乃馨忍着疼
握两粒露珠来看你。


在村庄

为了门前的一条路,兄弟反目。
十年前,他们会央及庄家老人来说和
十年后,他们找到了法庭。

莫说一条路,就是一块地
十年前也不会让兄弟反目
可十年后的今天,村子里的地只剩下这越来越窄的路了。

占用土地要用钱。
走路也要用钱。
女人们骂过了。撕扯过了。医院过了。
剩下的,就是法院和监狱了。

老弟兄在村口碰见,都低头各自走开。
深深的夜里,窄窄的路像半截草绳缠在脖子里
越使劲越是窒息。

2009.2.26

在早春

我希望的那场雪,一直落在多年前的一个晚上
四野寂静,黑夜慢慢变白
我独自倾听,桔红色的心跳到天亮

昨夜又下雪了,在我睡着的时候
雪悄悄地来,又悄悄地离开
留下一个泥泞的早晨,和远远的山顶上
她转身离去的背影

这么多年,我似乎一直在等,却疏于
倾听

一盏接一盏的灯,灭了
一个接一个的夜晚,旧了
在春天的胡同,我只遇见
忧伤


在窗外

可怜的三株树,终于倒在了春天的门口
一株是落叶松,剩下的两株是白杨

每年秋天,落叶松细碎的叶子落下来
圆圆的一圈金黄,像柔和的光,也像岁月脱下的一件披风
而白杨树的叶子,被风刮得满院子都是

在院子里住过的人,都会记得
风吹过,白杨树高大的树干会发出诡异的叫声
而落叶松强壮的身躯从不被风所动

种树的人一定早就死了
那粗壮的树干至少得百年的光阴
可他们都长错了地方

如果不是长在县城
如果不是长在县城生长的路上
此刻,他们一定又绽出鲜嫩的新芽了

可城市要成长
长大的城市要住楼房
三株树,就得陪葬

可怜的三株树,终于倒在了春天的门口
一株是落叶松,剩下的两株是白杨


在路上

没有远方,就下几点雨,浇出一个远方
没有忧伤,就下几点雨,浇出一点忧伤
没有临街的酒吧,就想像一个
没有可送别的人,就在内心,为自己敬一杯
春天来了,一切都在生长,一切
都湿漉漉地,走在路上……


在梦中

从睡眠到梦,有一条向下的走廊
通往
桌案上古老青花的泥胎
隔世的风,隔世的雨
顺着我的骨骼长出来

古老的林子深处,藏着酒家
在此遇见我逝去的亲人,却像遇见陌生本身

亲人啊,错过了,就回过头来
在泪湿的枕巾上,埋下我的俗世和绝望


在田野

田野上,那些枝形的烛台,再度
被风点亮

“天空升高,存放雨水
大地旷远,晾晒云朵“
阳光,只是看见

删繁就简的烛台上,绿色的火苗在歌唱。

幸福的盲人跑过大地
像飞翔的鸟儿,举着燃烧的翅膀

在田野,我伸展双臂,闭合双眼,等待
幸福的雨点,栖满臂膀

2009.3.6


在街上

那个穿羊皮坎肩的人
站在街口打鼓
一下、一下,又一下
三尺浮土中
他古铜色的脸上堆积厚厚的阳光

我感到疼,是那么难舍
我感到风小小的拳头
渐渐舒展

鼓声一圈推着一圈
在阳光中捧上来
一朵朵时间的牡丹

在正午

众鸟不飞,困顿的石头在午睡

烈日的长舌猩红、潮热
所到之处,蝉燥如火如割

追赶一场雨
在天黑前,搭起彩虹的桥

总有一条路没有尽头
谁走,就是谁的翅膀


在圣诞

我为内心孕育的圣洁和伟大
保持一个夜晚的沉默
(或许它早就存在)

我为已经到来的苦难
享有一个夜晚的狂欢
(它一定是我所痴迷的未来)

这是真的,圣诞已经发生
在闪躲的对视
或不经意的碰触中

耶和华已经来到了人间
(尽管他的别名是苦难)
我含笑,迎接
这全新的,和命定的
俗世和它无法回避的圣诞


在拥有

拥有一页空白的纸
就拥有了一次书写的权利

拥有一枚瘦到极致的弯月
就拥有了无数刺痛的心动

拥有偶尔的出神
就拥有大面积失眠的夜晚

拥有不该拥有的
就拥有了难以舍弃

拥有猝不及防
又该怎样拥有
她的从容和离弃

在湖边

你能有山峰一样的手掌
就能掬住湖面上波光潋滟的记忆

你能有湖水一样的胸怀
就能留住几只野鸭子海阔天长的飞翔

期待犹如细流
蓦然间,已是逼近了天堂的月光

我有风的伴郎,也有水的伴娘
和我共度红尘的新娘,在湖边怅惘

在冬天

水流得浑浊,风吹得暧昧
阳光打定主意,要让这个冬天不伦不类

沿河而走的孩子,看不见冰清玉洁
雪花就比爱情还珍贵

另类的花,为什么就开得离经叛道?

喜鹊站在树枝上,不叫也不飞
它穿旧了的衣裳,让这个世界黑白难辩


在继续

汗水化作泡沫,被风吹去
疼痛像一张细密的网
结满泪珠
这真是一个让人厌倦的年份
蝴蝶的彩翼沉重
飞翔的愿望让她心碎

夜深得没有底
只剩一盏灯了,在风的手里
生活,还在继续

在五楼


把床抬升到窗的高度
侧身,就能看见星星

风从半开的窗口进来
径自翻过南向的窗台
夜晚,就轻轻晃动

我总是喜欢把每一次睡眠
这样安排:一半的水声铺着
一半的水声盖着

不想看书的晚上,就熄灭灯
跟随风里的微尘和花香
溜下南向的窗台

在六月

六月雪,送我到蛮荒之地
和彻骨的寒冷一起

忘记语言,忘记回来的路
学习干净的流水,放弃追逐
一刻成为一生

六月雪,爱哭的人和阳光比肩
谁也不开口。从明天起,迎着寒冷走下去

这一刻,不要方向。
唯一的方向,是冷,和冻伤自己的洁白
“山无陵,江水竭”
一切都成了可能,六月雪!


在病中

病中的妈妈日趋消瘦
无休止的吊针和汤药之后
她用越来越少
越来越虚弱的话语告诉我
是去世的婆婆在牵挂她

被死去的人牵挂
会生病的。
千百年来,人们都相信这是真的。
吊针和苦涩的汤药
并不能驱走什么

她用空空的目光
向我追忆逝去的时光
向我讲述她的梦中所见
我就看见她拎着菜笼
从田野上经过
灼灼的桃花,腾起火焰跟在她的身后……


在坟前

经过二十七年的等待
你终于又和爷爷并排睡在了一起
大地依旧空旷
但此刻,你们通过草木的根须牵手
并用淡淡的花香问候

活着不是活着的目的
还有更充分的理由让我们不轻易落下眼泪
正如我爱你们
却不得不把你们双双交给冰冷的泥土

我只想说,在地下
你们不要再无谓地争吵了
不要再用巴掌寻求认同
要用手握紧手,用眼睛照亮眼睛
直到,我也含笑,来到你们身边



经过春天

经过春天。
经过栖满桃花的桃树
经过桃花薄薄的四片翅膀
经过次第打开的嗡鸣和喧闹

经过春天。
经过一片灼灼的火焰
经过火焰娇美的肌肤
经过娇美肌肤上深出浅入的燃烧和深入浅出的甜

经过春天。
经过惊扰了的一片心跳
和无法惊扰的美
抵达努力向上的枝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