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湫山行吟:随风飘落的斑斓(组诗) (阅读1723次)



湫山行吟:随风飘落的斑斓(组诗)

夜的经卷

缓缓舒展的夜,是
内心的经卷
烛光的笔锋摇曳
星辰的经文
显现

徐徐的风来
几粒孵作尘梦
几粒落草成虫

鸡鸣犬吠,明月寂然

一次性的村庄

离开了,就再也回不去
纵然回去
小路在,背影呢
山坡在,缰绳呢
老屋在,亲人呢
记忆如昨,时间
却是深深的墓穴

村庄啊,当我张嘴喊娘
群山却用它汹涌的悲伤
将我,深深埋葬

牵牛

牵牛、牵牛
谁来牵
牵谁的牛

秋风的篱笆上
只剩这最后的一张嘴唇了
固执的绛紫
有三分的忧伤
七分的倔强

沿清晨的薄霜
顺着藤蔓的缰绳摸下去
最冷的嘴唇,最滚烫


秋天的小树林

秋天的小树林
多像乡下的集市
各种颜色的树叶
在风中喧闹着
我相信
他们一定像集市上的花头巾
又一个快乐的内心

在飘落前
他们是小小的火把
被秋风握着
在飘落后
他们一样
是小小的火把
被爱人搂着

这温暖
大地能感知
在老家的热炕上,我
也能

咬着牙的蒲公英

花,是蜜蜂的
孩子,是秋风的
剩下的,只有疼了

秋风多远
疼多远
但这是一个人的事情

蒲公英咬着牙
春天就在冬天的那边
但她去不了

去不了不等于不能到达
这是一个温暖的秘密
蒲公英到死
都咬着牙


我在秋天还爱什么

现在,我觉着自己是爱夏天的

我爱阳光下暴晒的半截胳膊
渐渐变黑
我爱低开的胸口下
并不丰满的乳房
我爱她额头上沁出的汗
和鼻孔中灼热的呼吸
我爱她熟睡时
裸露着的那一部分

现在,我又该爱什么呢

是一寸寸深入的冷
一层层扩散的空
还是秋风中渐渐熄灭的蝴蝶
和被寒冷深藏的那一部分呢

现在,我觉着自己是爱夏天的



秋日山谷

两座沉默的山,是父亲望着母亲
中间喧闹的流水,是渐行渐远的孩子

一切都在沉默中流逝
一切都在流逝中静寂下来

时间喂大的叶子
一片片都黄了,像火
有的却红的剔透,像跳动的心脏

风吹了一遍又一遍,山谷间
只有不息的流走声

一片叶子,轻轻,落下来
疼痛,就掠过每一块石头的心


落叶的咏叹

我的留恋,在空旷中盘旋
久久,久久
终于要落下来

我的孤独,在风雨中弥漫
缓缓,缓缓
终于覆住了整座山

我血的河床,至今还汹涌着热和爱的潮汐
清晰,通畅
迎送着记忆的帆船

我一生的风雨,浓缩于一枚叶子
通透,灿烂
生命的火把,越到最后,燃烧得越是斑斓

但是我没有疼痛
没有绝望的尖叫和呐喊
我有的,只是炫美
和坦然

如果,我落在了你的肩头
请你用手,将我拂开
如果,我落在了你的脚下
请你抬脚,从我的身上跨过去

如果,你执意要将我带走
就请你,将我
夹在你枕边的那本书中
夜夜,照耀你疲倦的睡眠


秋天,经过一株缓慢旋转的树

红的叶子
黄的叶子
绿的叶子
黄绿相间的叶子
被满树的枝条举着
站在路边
站在路边的阳光下
等我经过

我经过,整株的树就会缓慢旋转
而树枝不动
而树叶不动
它们被整株树举着
站在阳光里
像树穿了一件好看的衣裳
旋转着,让我打量

我只是经过
它只是旋转
可它就这样缓缓旋转着
将根扎在我的心上

风雨不能摇撼
风雨只能让它更斑斓
时光不能摇撼
时光只能让它更好看
我也不能摇撼
我只能在静静的夜里
让它的每一片叶子
都放出光来
像温婉的仕女,举着烛台
不停地,缓缓旋转……

湖面上的绿头鸭

苍茫的湖面上,四只绿头鸭像四盏幽微的灯盏
湖水幽深而暗淡,湖水像是凭借绿头鸭的灯盏取暖

四只绿头鸭,不是五只
当我们停车驻足,他们就惊慌地张望

“深不可测的湖水难道比人心还可怕吗”
可它们还在拨动双蹼,平静的水面就充满动荡

四只绿头鸭,四盏幽微的灯,当它们不时回着头,
向湖水更深处游去,小小的波澜似乎也会将它们吞没

可它们还在用劲,还在搅起更大的波澜
以致掠过水面,向更深的天空飞去,像一串惊慌的泪

没有了绿头鸭,湖水就更加幽深更加暗淡
没有了绿头鸭,空旷的湖面上只有惊悸的涟漪
将冷径自传向无际

没有了绿头鸭,我们还看什么
人心的湖面上,没有绿头鸭,只有一片苍茫和无际的冷


银杏

在早晨的阳光中
银杏树在自由地呼吸
我从她的身边经过
能听见每一片叶子令人兴奋的心跳
我甚至听得见,脚踩上她时发出轻微的抱怨
阳光并不可爱,可爱的是她让每一片叶子
都有了心跳


野山棘

野山棘有着血珠子一样的果实
这卑微的生命贴着大地生长
秋风吹硬了他的骨头

每年秋天,野山棘都会占据山坡
广阔而动荡的红,呼应天空的深邃和蓝
倔强的童年啊,走动在他们之间
瘦弱却鲜艳!

石上松

它一定呼啸过
它一定被梦想涨满过
否则,它不会扎根在一块石头的缝隙
否则,它不会扎根在一块
像战舰一样的巨石的缝隙中

流水也一定怒吼过
波涛也一定汹涌过
可是,现在它只淹到了战舰的脚面上
一条乡间的小河
怎能承载如此沉重的梦呢?

多少年了,见过它的人一个个都老去
可是,它还是老样子
一幅昂首的样子
一幅加额远望的样子
攫紧着,并且驾驭着
这块搁浅在时光中的战舰

流水,是否会穿过石头
爬到它的肩上去
巨石,是否会在夜深人静时对它低语
可它迎风的样子,总能让经过它的人感到
群山不停地起伏和动荡



动荡的海

广阔。完整。密不透风又动荡不安的海
在平静中延展。激荡。抬升又卷土重来。

我说的是生活。从来没有麻木、或者死去
它在高处,注视又充满敌意。

爱你的人,对阳光也要高度怀疑
夜晚和黑暗,永远只是预示。

如果蔚蓝色的是海,它不仅悬在头顶
成群的鱼一跃而起,天空涌动着激动的掌声。

幸福像从天而降的雨滴
瞬间蒸发,只留下湿意。


赤土山

庙门的红,是向善的地毡
殷殷的颂词中,朝拜的露珠
闪闪

明月静美,打坐参禅;
山寺肃穆,勾心斗角。
小路上,晨练的人,在草枭的大眼睛深处消失

早课的钟声,唤醒自由的鸽群
晨光中,一片幸福的慌乱。
  
山门多有兴替,旧梦少有重修。
赤土山摊开的手掌上,西汉水是大梦初醒的闪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