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北方乡村(组诗) (阅读1463次)



北方乡村(组诗)

北方乡村

早上起来,风就把梦吹散。

没有院墙的北方乡村
早晨从地下升起,夜晚从天而降

锄头挖出太阳,彤红,水灵
用不了多久,它就是灶坑里烫手的洋芋

窘迫的日子,得用两只手接着
养大的儿子,喂大的愁

闺女出嫁,再苦也不回头
青韭和露,只剩这小小的请求

日出荷锄,日落饮马
满河滩的卵石,是不再冲动的心脏

硌疼了脚,就忍着
默默地,不说一声苦

广阔的北方乡村,再坚硬的石头
都得变成沙


河滩放马

河滩放马,首先要消化那遍地的石头

再丑的石头,都是大山身上的肉
认识它,就认识了一座大山

大石头歇过脚,小石头捶过布
好马,都能听懂石头的话

没有这些石头,河水就会把大地带走
没有这石头群中低头的马
风,就会把石头带走

河滩放马,就放那石头背后
一朵小花的心跳

好日子,藏在石缝里,好马都能找到它。


仰望星空

躺在草丛里
我就是一朵开过花的蒲公英
头顶的星星都是我明灭的心事

躺在星空下
我就是一块干净的石头
起伏的大地是我风吹草动的梦境

时间的洪流,正在头顶消逝
留下冰冷的石头和微弱的光

时间的洪流,正在将我淘空
或许它将一无所获

或许我微弱的心跳也想发光
可天空的河床浩淼无际

此刻,它在头顶,我在地上
想到永恒,它就和我的小背道而驰
想到光明,它就和我的昏暗背道而驰

2008.7.20



红嘴鸦的上午

这个上午轻盈,红嘴鸦像幸福的琴键
被阳光的手指弹奏

天空徐徐上升,山岗款款低旋
红嘴鸦乌黑的羽毛,像绸缎,被风拂动

我只是路过,被她金属质地的叫声挽留
鲜红的嘴唇,蹦蹦跳跳的誓言

她站在路边回头,眼里就有被拂动的世界
阳光鲜嫩得像她的年龄,会渗透到血液中去

可她还要凝神,转身离去
像穿了黑裙子的姑娘涉过时光,站在山岗

一阵风来,她又像一页幸福的纸片
高高地悬浮,又被远远的另一只解读

幸福无法豢养,有时她就站在路边


秋雨

秋雨,守在八月的路口
在你经过时,用轻柔的爪子蹭你
用绒绒的毛发蹭你
用咸湿的嘴唇蹭你

你感到了凉,在脖颈
你感到了湿,在双唇
你感到了痒,在心头

当你觉着冷,她已经转身离去



河乌

湍急的河水旁,河乌把巢建在花枝上.

浪花开上石头,阳光朵朵摘取
夹岸的山峰被水袅动
激水的河乌,就是那个种花的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