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瞬间的心动和心痛(组诗) (阅读1692次)



瞬间的心动和心痛(组诗)

薰衣草之夜

1

飘摇不定的夜,弥漫
回忆的气息。

群星散落草丛,如风
在啜泣。

一条衰草掩埋的路,由于经过,而开始
呼吸。

多少梦,被做了,又抛弃。

2

闪电,恰似你处女的舌尖
春天,在你的舌尖上漫步。
梦,就是这样开始。

薰衣草开得遍地都是
紫色的海洋,涌动着
死亡的白帆。

美丽的蝴蝶,,是爱情的坟墓
他们在人间逗留,双双飞舞。


3

我们都说过“爱”,因为年轻

我们相互凝视
像凝视一面镜子

青春的镜子里有什么?
薰衣草有紫色的忧郁。

因为年轻,我们都说过“放弃”

青春的镜子,碎在开满薰衣草的山冈
锋利的碎片,连着脆弱的
心跳。

碎了的年轻,永远都拣拾不起
薰衣草,有绝望的忧郁

2008.6.18


桃 花 源

我要你有光,但不要刺眼的
我要你温暖,但不要烫手的
我要你渐渐消融,但不要泡沫

天亮之前,我要出现在村口
就如同推开一扇门,所有绿色的树木
开始在弥漫的光里走动
就是所有的桃花都谢了
我仍然感动得有点窒息
那些在田野上不说话的背影
比歌声还要令人感动
石头摒住呼吸,是他们爱上了你啊

傍晚,我和归圈的羊群消失在你纵横的街巷
是炊烟,在呼唤我们
那些恬静地收容了我们的夜晚多么美好
母亲是一盏灯,父亲和我们一起
围坐在灯下

为什么,一定要让眩目的金钱榨干我们的汗水和泪
田头菜蔬葱茏,麦浪翻滚
远方,你想着它时,就近了

穷尽一生的大事,是让树木长得和楼房一样高大
毛驴走的路,轿车也得走
但得放轻喇叭,桃花就会按时开放

天晴种庄稼,下雨教娃娃
乘着雨丝,给他们讲正义和爱的故事
教导儿子,学会爱,爱上劳动和庄稼
教导妻子,善待每一朵渴望绽放的花朵
不把她插上发际
如果闲了,就套上驴车,捎一朵白云,藏一弯新月
去看望远方的朋友

驴车吱吱哑哑,吱吱哑哑
月亮圆时,村里的狗叫了
那一定是走村过巷的朋友,沿着那首古老的诗句
到了你家

2008.6.17


一只狗,在深夜叫

一只狗,在深夜叫
是因为看见了光明,还是看见了黑

这唐突的发言者
没有举手报告
也没有拟定的提纲

一定,是有什么动静
被它捕捉
但为什么不举手?

闭上眼就一定在睡吗
沉默就一定是无知吗
唐突的家伙为什么还是喋喋不休

固执的叫声如锋利的钢铁
但这对于那些沉睡或者假寐的心
是徒劳的

不合时宜的叫声让人多么恐惧
但一只忠实于自己的耳朵和心的狗
并不在乎头顶冰冷的星辰
龇着警告的牙齿

狗的叫声中,一个孩子醒了,他开始哭
但总有一只手会马上拍他:
乖乖,快睡!
乖乖,快睡!

2008.6.20


阳光下收废铁的人

我认识他,小小眼睛里充满的狡黠
我也不讨厌他暗藏的心计
为了一段深埋地下的废铁管
他一次次抡起铁锤
将坚硬的地面凿开

其间,他也曾坐下来抽烟
用袖筒擦去额头的汗珠
可他的小眼睛并不闲着
而像一块强力的磁铁
试图找到所有被遗弃的铁

汗水让他饱满
匆匆的人撑着遮阳伞从他身旁经过
也有人会看一眼他抽烟时眯着眼的模样
也有人会为他隆起在胳膊上的肌肉赞叹
可他从不关心逗留在身旁的目光
是嘲弄,还是鄙夷

当他用碎石和泥土
填满那段刚挖出来的铁管
并用铁锤砸封了两端的开口后
太阳也有会心的微笑

当他用蛇皮袋子,将所有找到的铁
架上三轮车,消失在正午漫长的街道
总有一朵洁白的云,匆匆
将阴凉,投在他用力踩车的身上……

2008.7.12


红崖电站

二十年前,我扛着铺盖来到红崖电站
三年之后,我迫不及待地离去
甚至不愿再回头看一眼日夜轰鸣着的红崖电站

红崖河,为了800千瓦的电量
柔弱的流水,用60米的落差
推动巨大的涡轮以每分钟1500转的速度飞转

800个千瓦,就可以转动沿河的四个磨坊
点亮一千多户人家15瓦的灯泡
800个千瓦,也养活全厂33个职工
和年轻的老站长公斤级的酒量

在涡轮机巨大的轰鸣中
嗜酒如命,又辄饮必醉的班长
用他暴突的眼睛和乌紫的脸
教我区别正常运转和飞车的声音
教我如何在脱网之后快速按下解列的按钮
可他总是不能给自己瘦小的妻子兑现曾经的诺言
他甚至在醉酒后,让怀中幼小的女儿自由落体
他甚至在醉酒后,被人当作尸体推进院子
醒来,又独自踉跄离去
可我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
外出打工的妻子是否还惦记他
长大了的女儿是否也在城里上学
我只知道在我离去的日子里
红崖河日渐消瘦,以致
只能在丰水期转动那业已老化的涡轮机

去年有人上访,我才知道红崖电站
已经被廉价卖给了外地商人
原有的职工集体下岗。
这一切程序合法,不能翻案
为什么,腐败的账单一定要那些无辜的人来埋呢
如今想起,我却深深怀念二十年前的那段日子

二十年,足以让年轻的生命老去
记忆却是如此崭新
无数个休班的日子里,我们以牌赢酒
半醉时,跳下红崖河的激流,摸出尺把长的野鲤鱼
无数个上班的日子里,我们集体清理拦污栅里的柴草
打捞出失足的兔子和刺猬

二十年。二十年后的红崖河
不再养活肥硕的野鲤鱼,上游泛滥的金矿
让那清冽的河水饱含致命的氰化物
二十年后,红崖电站也不再养活33名职工
年轻的老站长在失去他乡下的妻子后
一个儿子在外打工时精神失常并走失
一个儿子在上杆作业时被电流夺走一条胳膊
如今,他只能充当一名年轻的小工
替别人架线谋求自己的一日三餐
我不知道,上了年纪的他,酒量是否依旧
醉酒后,是否还有人为他脱去鞋子
把他扶上寂寞的床……

二十年!二十年后,在涡轮机巨大的轰鸣中
一次次堕胎的那个女人也进了城
二十年后,最调皮的小伙被自己的拳头
送进了高墙;二十年后,那个自负的技校生
也加入了外出打工的洪流。如今,只剩下我
在城市苍白的灯光下,将他们深深怀念

二十年。红崖电站还矗立在红崖沟呼啸的山风中
轰鸣的涡轮机一定还有飞车的声音
脱网后,一定还有人迅速按下解列的按钮
只是,今夜的灯光有些愁惨,有些刺眼,有些
深深的茫然……

2008.7.22


拾棉花的女人回来了

回家的路上,你弯腰走在风中
班车只把你送到车站
剩下的路,你得自己走

棉花并不暖和,甚至扎手
但此刻的内心是热的
离家时的红头巾,足以抵挡高楼间的风

你匆匆走过,并不想惊醒谁
只有穿过清晨的这条街道
才赶得上回家的第一趟班车

远方,催促的喇叭响了
你奋力扛起鼓囊囊的蛇皮袋子,吃力地小跑
分明,有温暖在你心头升起
分明,有欢乐从你眼中漾开

分明,城市也在你匆匆的脚步中醒了
白花花的阳光洒满了街道


黑夜里的四声杜鹃

你这不息的
心跳,高高悬起来

夜是黑的
你的心跳就是红红的
黑是宽广的
你却像一盏灯
孤独、绝望地燃烧着

从村南到村北
躺着的夜似乎又坐了起来

悲情的四声杜鹃
爱的心跳突突
疼就咝咝

夜黑无边,夜黑无边
点燃你的那一只
藏在你的绝望里


又见拆迁

又见拆迁,又见未来对过去的暴力
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绪,正在清理

高大的楼房也很脆弱
只要找到他致命的地方
叩问的锤子再小,都能找到破绽

不能割舍的早已离去
破碎的只是一种伪现场
没有了门和窗
墙张大了口,却喊不出疼来

每一面墙都被拥抱过
每一扇窗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过去不敢说,现在不能说,将来不必说”
拆掉小秘密,建起大阴谋

大地总以惊人的速度生长,又被拆去
广场上,露宿的人
一遍遍,被月光下无枝可依的鸽群淋湿


奥运,高于黑夜的火把

涌动的黑暗从来不想停歇
我们才把自己点燃
握紧了,是拳头
伸出去,是火炬

举起这火和热旗帜
逆风而进
梦想,传递着梦想
希望,燃烧着希望

奥林匹克,千年的岁月
只是热血的一段
生命的奇迹
只是光芒的一束

2008年,北京的风
只为光明和纯净的天空放歌
长城蜿蜒,岂止万里
巨龙抬头,众星哔啵


文字的中国印

脚踩流水,让它一清再清:鱼动,石头吐气若兰
手捋浮云,让它一白再白:烟岚绕顶,若哈达垂肩

蓝天托举太阳,是温暖的心脏,不是发烧的头颅:

深深地吸——
吸尽寒冷和杀伐之声,吸尽贫弱和愁怨的叹息,托一轮明月过顶
缓缓地吐——
吐出大地春回杨柳拂面,吐出融冰成水群蝶旋舞,捧一个白鹤亮翅

推。轰隆隆的山峰倒退,亮出花海如潮五谷丰登
靠。清粼粼的河水锦鳞翔集蓝格盈盈的青天鹰击长空

退一步,疏通阻车的街衢让过散学的队列
侧一身,牵住盲者的拐杖扶起倒伏的花草

臂膊交锋,雷鸣电闪,毫厘之间乾坤倒转
退步抽身,彩练舞当前,蓝黄黑绿红,五环映蓝天!

2008.2.26


眺望

日复一日
我只看见头顶的云朵和堆在天边的群山
我试图,要用我的眺望
将他们全部推开

山后面是什么?
云朵,又去了哪里?
我这样想着,用一滴泪水似的身躯
压住起伏的大地
我似乎就听到,群山嘎嘎扭动的巨响
我也似乎看到,天空的穹顶
被云朵的翅膀掀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