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五月的痛(组诗) (阅读1632次)



五月的痛(组诗)

晃动的下午

没有征兆,也没有预言
新沏的茶,还袅袅着闲适的馥郁
博古架上绚丽的瓷器
就猝然碎落在了我的面前

温暖的阳光,瞬间变成了遍地锥心的尖叫
大地剧烈震颤着,震颤着
惯性和记忆,在惊恐中纷纷错位
日子和平静,顿时夷为瓦砾

“这到底怎么了?”
患病的身体,顾不得疼痛
惊慌的双手,任凭握紧了再握紧
却就是不能扶正倾斜的一段时光

2008年5月12日下午14时28分
除了生命,除了活着
一切,都显得那么可笑那么徒劳无用

天空中,惊慌的鸟群
口衔母亲唤儿的哭声,无枝可依
大地上,瓦砾下苍白的手
挣扎着晃动了再晃动,还是
握不住亲人远远的慰藉

大地啊,一切,我都可以舍弃,包括我的生命
但求你放过那些正在上课的孩子
求你抽出我生命中所有能够支撑的骨头
为那些稚嫩的身躯,撑起哪怕是一毫米的空隙
我也满足!

大地啊,如果真要抛弃
就先删除我吧,让我去替代
那些可怜的孩子!

2008.5.13礼县


共    渡

漫长的夜,从中午开始
寒冷,从阳光中起步

2008年5月12日
慈祥的大地,怎么就换了幅面孔
狞笑着,陡然站起

巨大的黑暗,猝然溢出光明的眼睛
死亡的阴影,从四川汶川,快速向外蔓延
掠过德阳、北川、都江堰、绵阳
再到甘肃陇南、陕西西安,以至云南
贵州、河南、宁夏、安徽、内蒙、广西
湖南、重庆、北京、天津、上海……
大半个中国的土地
竟被这可恶的魔鬼的影子笼罩

大地疯了吗?一秒钟也是那么漫长!
无助的呼救,犹如殷红的鲜血
不断地,从堆积的瓦砾中汩汩涌出
瞬间淹没头顶的绝望
让石头也窒息啊!

黑暗何以如此巨大?!以至总理的专机
也不能快速抵达那被死亡剖开的腹地!

冒雨前行的军队,彻夜不眠的首长
中国啊,我的痛着、也爱着的祖国
拯救的灯盏在一颗颗陌生的心头已经点亮

中国啊,我的痛着、苦着、又咬紧牙关的祖国
死亡,又怎么能轻易将你俘获?!

风驰电掣的网络和无线信道,不停传输着希望的热血
四面八方徒步前行的救灾大军
又岂止是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
拯救命运的百万雄师?!

瓦砾下的亲人啊,再坚持一会吧
像我们不畏苦难、不畏强权的祖国一样
咬紧牙关,再坚持一会吧
想想已经点燃的奥运圣火
雪山的风暴也不能将她熄灭
何况一场突来的冷雨
又怎么能让我们轻易言败?!

瓦砾下的亲人啊,再坚持一会吧
如果疼了,就请你和我一起
在心头默唱《我们伟大的祖国》吧
你听,亲人的脚步近了
亲人的脚步近了!!

亲人啊,就让我们相扶着
在这卑劣的夜的废墟上站起来
站起来,用带血的笑容,迎接
明天那轮蓬勃的朝阳!

2008.5.13礼县


身  影


在抗洪的大堤上,我看见过他
在抗击冰雪的山冈上,我看见过他
今天,在抗震救灾的最前沿
在都江堰的帐篷指挥部里
我,又看见了他

他,一个瘦削的老人
一个声音铿锵的老人
一个眼里常含着泪水的老人
一边安抚受伤的心灵
一边调遣着身后的百万救灾大军

他说:“看到死伤的群众,我的心里非常难过!”
他说:“中央没有忘记这个地方,
我们一定要把受困的群众解救出来!”
他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用百倍的努力!”
他说:“你们的痛苦,就是我们的痛苦!”
他说:“山,可以被移动,
但动摇不了我们抗震救灾的决心!”

大地失去了理智,山岳在痛苦痉挛。
惊恐的人们都在撤退
撤向安全的地方
可是,他,却在逆流而进
在向着灾难的最前沿挺进
向着死神狂笑的地方挺进
没有一丝的畏惧和退缩

风,吹着他花白的头发
似乎要去扶住他的瘦弱
雨,淋湿他苍白的脸颊
似乎要去稀释他心头的痛苦
但他一次次推开人们的搀扶
像一道锐利的闪电
决绝地插向死亡的心头

他对受伤的老人说“你少说点话,注意休息”时
他像一个和善的儿子
他对被困的孩子说“再忍耐一会,我们就救你出去”时
他像一个慈祥的父亲
他对被灾难掀翻的大地说“山可以被移动,
但动摇不了我们抗震救灾的决心”时
他更像一个力挽狂澜的将军
他,是谁?

他,就是那个挥动瘦弱的手臂
让滔天浊浪悄然退去的人啊
他,就是那个徒步攀登冰雪覆盖的山冈
而让积雪消融的人啊
他,就是那个从不掩饰自己的情感
泪水永远为自己的人民而流
从而使鲜红的血液开始沸腾的人啊
他,就是那个面对土地和庄稼就弯下腰去
面对灾难和挑战却挺直腰板的人啊
他,就是用自己的人格
使飘扬的旗帜开始有了心跳的人啊
他,就是我们敬爱的总理!

他,多么像一个昂扬的音符
领唱正义的心跳
他,多么像一个挺拔的舵手
在灾难中,为痛苦的心扬起不屈的风帆
他,就是我们的总理啊

我多想去亲吻他瘦削而苍白的脸颊
可是巨大的钢筋水泥还压在我们的胸口
我多想叫他一声“父亲”
可还有太多呼救的声音被废墟压着
就让我变成一只坚强的手臂吧
在他的注视中
去掀开那些压在亲人胸口的碎石瓦砾
在他的期待中,扶起一个个受伤的春天!

2008.5.15



好总理

总理乘飞机  驱驰逐闪电
风掀帐篷  心痛灾难
一盏灯  暖一片

瘦老头  顶风雨
白头发  眼泪花
废墟埋着,咱的家

天地何以怒  山摇地也动
崩山岭  倾楼厦
小心肝  喊“妈妈!”

“小宝贝,再忍忍”
“老人家,莫说话”
“抢险大军在  救你早回家!”

碎石走卧牛  瓦砾结乱麻
灾魔恶  爱更大
迷彩服  白褂褂

人民痛  共国家
好总理  歇歇吧!
天灾岂可怕  大爱铸奇葩!

2008.5.15


为什么

为什么,那坚持着
挺立在废墟旁的楼房
不是学校

为什么,泪水汪洋
却再也唤不醒
散落在瓦砾间
书包们美丽的脸庞

为什么,蟾蜍逃命
不喊上行人

为什么,血浸的砖头
有惊心的沉默

为什么
为——什——么!

2008.5.16



祖国

在掩埋着亲人的地方
要让鲜红的旗帜
迎风飘扬

旗帜迎风啊
那希望的心跳
就不会停下来

旗帜迎风啊
祖国就在头顶
祖国就在身旁



注:5月16日,央视记者张泉灵报道,在四川“5.12”大地震的重灾区漩口,老百姓将一面鲜红的国旗绑在门板上,立在倒塌房屋的废墟上。当问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们回答说他们相信党和国家一定不会忘记他们,部队一定会来救他们。


颤颤的月光

——写在哀悼日的前夜


风,啸叫着
一路踉跄

倾斜的月亮
是绝望的眼眸
还是惊恐的心脏

上帝,像我按住
绝望的心,一样
按住堰塞湖
滂沱的波浪

今夜,天堂的路上
有太多的孩子
在呼喊,爹娘……

天堂的路上,黑啊!
上帝,就让这
颤颤的月光
把他们,悄悄
照亮……


2008.5.18夜


以诗的名义寻找

——据报道,在北京献血救灾的站点,记者发现一个很脏的拾荒少年要求为灾区受伤群众献血。当记者向他询问情况时他说,他拾荒得来的150元钱已经全部捐献给了四川汶川灾区,现在,他只有血了,他要求为灾区献血。

拾荒的少年
有脏脏的小手
但脏脏的小手里
捧出的150元钱
是干净的

也许,这脏脏的小手里
捧着的150元钱
还粘着污泥
和汗渍
但和他相比
谁,又比他更干净呢?

仅有的150元钱
捐给了四川灾区
他说:“我现在只剩下血了
请让我也捐献给灾区吧”

这血,一定是干净的
这脏脏的小手
也一定干净
不仅干净,他
一定,还是这世上
最有效的抗菌药

这拾荒的少年
去了哪里,还没有找到
但阳光,一定能找到
祖国,一定能找到

就让我以诗的名义
来寻找他吧
并为他献上,我
最崇高的敬意

2008.6.2


突如其来

平静的大地,要站起来
沉默的山峰,要走动
钢筋水泥,不再为生命支撑
那一刻,突如其来!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四川汶川,时光塌陷
喷溅的鲜血和泪水
溢出了眼眶
多少心跳戛然而止
多少呼吸猝然而停
那一刻,突如其来!

中国,奔跑的身体瞬间失衡
那一刻,突如其来!

突如其来的,还有四面八方
伸过来的手臂,比钢铁还要坚固

突如其来的,还有废墟上矗立的
总书记和总理的身影
比旗帜还要鲜亮

突如其来的,还有源源的热血和爱
比江河还汹涌

突如其来的,还有从死神手中
抢回来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比奇迹还要坚强

中国,爱和热血举起汶川
希望的奇迹在瓦砾下快速生长

瞬间失衡,并不是摔倒
灾难成就了,一个伟大民族
最果敢的起跳
那一刻,突如其来!


生命之光,子弟兵


世界是黑色的,光的凿子
在寻找心跳
寻找微弱的呼吸
滴血的十个手指
是生命的源头

黑色,是坚硬的
光的凿子,永不放弃
殷红的晨曦
是剥离下来的夜
通体透着,搜救者的血

命运是黑色的
但永不放弃的手
是光的钻头
黑暗疼痛的地方
生命的心跳
被和血捧出


总书记来到姜家山

——2008年6月2日,胡锦涛总书记深入甘肃陇南市武都区马街乡考察灾情。在一顶帐篷教室里,他佩带着同学们给他系上的红领巾,带领同学们庄重地给地震时救过孩子们的老师敬礼。

硌脚的山路
有真实的疼
总书记来了,疼
就轻了

低矮的帐篷
有高大的爱
总书记喊:敬礼!
天下的花朵
就挺着胸,站直了
用晶莹的露珠
感恩

说不出话
就握紧你的手
滚烫的眼泪花花
一遍遍喊你:亲人!

2008.6.3

不屈的花朵

——汶川大地震重灾区什邡,蓥华镇中学初一一班一个名叫邓清清的女孩子,被从废墟下救出时,还在废墟里面打着手电筒看书。她说:“下面一片漆黑,我怕。我又冷又饿,只能靠看书缓解心中的害怕!”

钢筋水泥扶不住的楼房
倒塌了,就让一盏手电筒的光
来支撑

春天埋在废墟里
拒绝喊疼的花朵
就用洁白的乳牙,咀嚼
那一粒粒多汁的方块汉字
抵抗无边的冷和黑暗

这最富含营养的粮食
救活的,不仅是一个春天

灾难从来一无所获
不屈的花朵
有着比钢铁还要坚硬的脊梁!

2008.5.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