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漫 步(散文诗) (阅读1629次)



漫    步(散文诗)

白云山

第二次走近你,我不能说这是故地重游,只能是对青春岁月的一次伤情回访。
十年的记忆,只是一声轻轻的叹息。花开了再谢,草枯了又绿。落梅万点,流水带走的,只是绝望的心头滴下的凝血。
山有山的孤独,水有水的无奈。白云徘徊的地方,劲疾的风镂刻着沧桑。
应景的花朵沉醉于蜂蝶的赞赏,曲折的心路却疼痛于脚步的忘却。
白云山,那个沿着陡峭的山路孤绝地远去的背影,还是那样的不谙世事吗?那个来了又去的背影,真的是一个匆匆的薄情过客吗?
风吹着满山的树木,送来略苦的气味。醉人的并非都是美酒,岁月珍藏的,也许是一杯甜蜜的毒药。
十年了,风流云散。难舍的,还是那条将心牵到云端的山间小道。风来,它是一条锁链;雨来,它是一段愁肠。



燕子河

如果两条素昧平生的流水拥有一个相同的芳名,这也许就是一段前世注定的因缘;
如果爱了,又无果而终,我该怎样沿时间溯流而上,把这错误的相思聚焦为一帧清晰的影象?
远足的流水,无所谓宽广的河床。岸边的杨柳,在三月将呼唤的手臂拼命向下、向下、再向下,当她触到梦的刹那,梦,碎了。
心痛到扭曲,鱼儿会跃出水面。跃出又能怎样,想辩解时,才发觉自己已经失去了言说的气力。那么,就让一切都沉静下去吧,沉静到孤独,沉静到寂寞,沉静到破碎的心再次聚为一面死亡的镜面,布满铜锈的月亮会再次传来平静的心跳。瓣瓣落红,终究是岁月不能涂抹的永恒容颜。

岸门口

在壁立的崖头建造眺望的亭子,你看见了什么?
坚硬的石头,被痴情的凿子追问,岁月就给了你供奉的佛龛。
岸门口,我不在乎你两岸秀色锁住的陇上江南,我也不在乎绝壁悬下的苍松缔造生命的奇观,我只在乎,曾经拥有的一份甘甜。
日月轮回,我只珍藏那刻骨的一段;昼夜更替,我只要那短短的半个夜晚。


低垭

经过漫长的黑夜,石头的心也会潮湿。那暗夜不停涌动,又消散在阳光下的少年轻狂!
多年了,我搭载乡间的班车从此经过,并沉醉于溢出沟壑的迷惘之雾。为什么,扑面而来的现实总有虚设的美丽?
那阳光下归岿然不动的苍莽之峰,就一定是绝望了的心吗?
草丛中,你笑着,闭上幸福的单眼皮;
新月下,你痛着,流下伤心的泪水;
长夜中,你是风,披散着长发;
夜雨里,你是一条泛白的路,徘徊着无枝可依的心。

路过低垭,路过低垭,这满沟满壑的絮状之物,就是我理不清、化不开、拂不动、说不出的狂乱之心。
路过低垭,路过低垭,我让寂寞再巨大些,再巨大些,直到盛下一生的云烟,夜到深处,冉冉升起的明月,是我永不止息的想念。



铜钱

你有你的乡村中学,我有我的欲望工厂。
无数个夜里,我驭风而至,注视你被月光浸湿的脸庞。
做个学生多好,在听你动情阅读的间隙,偷偷地心随风动;
做个学生多好,怀揣幼稚的疑问,忐忑地轻叩你的门板;
做个学生多好,让托河之水洗过你的纤足之后又洗我的脚丫。
铜钱,你是否也像涅瓦河畔的乡村一样,让诗人的心在无际之中飘扬、充盈,并写下陶醉世界的诗篇呢?
多年之后,当我以游客的身份经过你,并隔着车窗仔细张望,你是那么圣洁,又不可企及。我只能匆匆离去,记下你被绿树掩映着的民房与屋瓦,并像一个偏执的铸造师,用余生重塑你穿梭其间的模样。
铜钱,时光再流去一百年,圆滑的永远是行世的外表,棱角分明的,才是诗人锥心的痴情不改。


白玉洞

谁能想象粗犷的外表下有气象万千的细腻。如果不是一次不经意的探访,这秘密将成为永久的遗憾被时光埋葬。
我不说白玉洞的坚硬让时光柔软,水气氤氲的只是生命的渺茫;
我也不说洞壁上犹如俗念的蝙蝠,如何捕食误入歧途的蛾子,心有所系才使生命变得芬芳;
我更不说流水的缔造也有盘曲的愁肠百结,我只说那心的莲台,为何空空荡荡。
白玉洞,千年修得身洁如玉,万年修得心似莲台。可你这心造的莲台,为何还空空荡荡?


红豆谷


这天造的沟壑与梦相似:庞大的树冠枝叶相触,流水的清幽曲折前行。
鸟鸣是华丽的语词,石迹是闪烁的章节,漫步的流水,要把落红的凄美组章成篇。
红豆谷,短暂的穿行,一生的品味:
滕蔓相缠的古树,是否就是肌肤相亲的十指交缠?流水击石的珠玉相弹,是否就是咳红泣血的誓海盟山?两壁相对的一线开天,是否就是人间银河的命定前缘?奇花异木的相处安然,是否就是康南的世外桃源?
浮尘逐水去,青苔缘心生。
做一株红豆,就得在绝壁扎根。千山落木,如雨而至的心心相印,才是人间为爱啼红的矢志不移。



海棠沟

春到海棠,满山都是灿烂的形容词。
俯首注目,生活,竟然被一株小草演绎得精致。
阳光穿过枝柯,落红一点,都是上帝的舞鞋。
水流穿过石头,石头也会吐气若兰。
海棠沟,你是谁的后花园?

多情的人来了,落叶也会睁开幽怨的眼。薄情的风走了,心碎也是这般巧笑嫣然。
蜜蜂放弃蛰针,芳香水流不尽。
蝴蝶悄然敛翅,斑斓漫坡横溢。
海棠沟,逢场作戏的,怎么全是应景的娇蝶痴蜂?


梅园

太多的美好,由你创造;太多的遗憾,被你收藏。
一夜风来,发梢也绽放奇香。
一夜雨至,一夜雨至,万物同此凄凉。

你怎说春到梅园,天鹅起舞?月亮湖,永远有一颗残缺的心。
花开百度,水流千年。如若不是你,我又怎能把梅园留恋?如若没有你,这万般春光,一样地荒芜凄惨。

梅园,梅开一片,粉面千张,碎心的,却只有一瓣。

2008.5.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