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被水流走的花瓣(组诗) (阅读1745次)



被水流走的花瓣(组诗)

在海棠谷过夜

海棠遇见流水,三月的阳坝就遇见了轻狂
好日子总有一颗失重的心,或轻轻掠过树梢远去
或顺着光滑的青苔跳下来,跳下来

欢乐因为短暂而碎为笑声,碎为缤纷的落英
流水扭曲的面孔被阳光抻细抻长
又在转弯的地方平息,聚为幽深而冰凉的梦

夜深了。以梦为巢的鸟儿守着流水的呓语
繁复的枝蔓被风吹拂
石头就有奇痒难耐的心动,应和流水的撩拨

一生究竟有多长?晃眼的阳光藏着难言的心碎
醉了,就把满天的星辰吐出来

邂逅的蝴蝶不是花朵的房客
谎言的嘴唇只是说说而已,三月的海棠却铁定了相随的心


水流经过红豆谷

在锯齿形的道路上,曲折的流水有着蜿蜒的相思
哪怕落叶的唇印吻遍鲜亮的纤腰
春天来时,她还是要转身离去

崖畔上的红豆、香樟,争相投下大面积的阴影
倒在水中的树干,还是找到了新生
石头都凹进去了,还能在乎两岸应景的花朵吗

时间总有湿漉漉的鼻息,往事的青苔
数千年来一直向高耸的枝条攀爬
它并不在乎竞艳的花朵究竟是装扮了春天
还是让她更加心碎

象形的红豆被爱情借代,她血红、类似于心的外表
在秋天将悉数落下来,被水流向远方

小径

不是结局
也绝非开始
花树下的石椅
只是稍稍,有点凉
可飘落的花瓣
还在上面喘息

闭上眼,依稀的脚步
尚可听见
花香中,咚咚的心
还在为当初而跳
只是,一切均已离去
将时间,分成了两阕


小崔或者小艾

让它灿烂,就用万亩的油菜花
照它的黑眼睛

让它娇媚,就用飘落的海棠花
别住它额际间的忧愁

花朵含苞,显小
风衔落花,又显老
“小娇娘,正十八
盈盈笑,戴黄花”
娇俏的腰一闪
歌声就穿过了林樾
粉嫩的脸庞一转
半数的春花,就嫁与了流水

小崔,或者小艾
我只是说,三月里的梅园
灿烂的形容词,在自己走动



游康县梅园奇石沟

在康县南部,阳坝梅园奇石沟里
钢蓝色的时间,早已老去
无形的流水,还在徘徊

在康县南部,阳坝梅园奇石沟里
冰冷而坚硬的心
遭遇温柔而不舍的抚摸
一沟的石头,都知道疼

在康县南部,阳坝梅园奇石沟里
一车一车的游客停下来:
参观。拍照。抚摸。
离去时,满眼欲望的起重机
竞相启动引擎


2008.4.22天水


油菜开花

油菜开花,大地点灯
坡头洼底,耕牛诵经

风吹,三尺的火焰
藏着居家过日的清闲

三月只是路过
风吹白云,无望的想念

三月只是路过
油菜点灯,报答汗水的恩情

油菜开花,天空的蓝眼睛
望着大地的黄眼睛

油菜开花,藏不住的光芒交与眼睛
说不出的酸痛藏在腰间

2008.4.7


杏花

最美的杏花,只有一朵
最美的杏花,是越过墙头的,那一朵
不信,去问小巷的风
不信,去问昨夜的雨

真正的春色,在墙外
最美的杏花,只有一朵

2008.4.7

路遇

悬空的枝条上,失重的花朵荡着秋千。

忽闪忽闪的蝴蝶,越过田头
就转眼即逝。

将滴未滴的露珠里,好时光
薄如蝶翼。

沿河而走,路遇久违的心痛
就低头走开。


北红尾鸲的早晨

在高高的树梢上,北红尾鸲鲜亮的身体
像一颗心脏。

风吹过去,纤细的树梢就轻轻
摆动。阳光照过去,它的歌声
就散射出红宝石的芒刺。

也许,它只是片刻的停歇,而后
遁向身后的万顷碧空;

也许,它只是在等
藏在林荫中的另一只。

可我和它片刻对视
万亩春光,就悄然受孕。


与流水同行

一路上,我只和流水同行
穿过好高鹜远的枝条巨大的阴影
穿过冰冷的石头和容易打滑的一段时光
站稳脚,并毫不犹豫地向前

在万物都向上的时刻,我要求自己向下
再向下,直到经过小草盘曲的根须
触到它碧绿的喜悦和忧伤

流水更有光明的心
曲折的经历,让它热衷于直截了当
在每一次命运转折的地方,流水的重量
写在石头上

2008.4.28


静夜

流水边走边唱,经过夜晚纤细的腰

明月渐洗渐薄,以至残缺

寂寞也有体温
黑暗中伸手,你就能把住往事的脉动

月光的胸针,只有你想着她时
才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