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庆典纪事(二) (阅读1499次)



11

322路公交车匆匆驶过身旁
运河大桥随声摇晃
桥下的流水藏起垃圾,让游船推开波浪
但难以让漕运码头的繁忙再现
秋凉几度
但岸边花事依然,老太太跳舞夜不归宿
老头儿练太极走火入魔

请别以为他在制他恐怖
出门的时候
他还看见
一群孩子在提着自己的头发向天上飞

12

塔吊上的民工
防护网里的民工
工地上的民工
车间里的民工
流水线上的民工
地下管道里的民工
矿井下的民工
路上的民工
更遥远的,不知道在哪里劳作的民工
所有来到城里挣命的民工

今夜,你们一起摘下安全帽
一起睡在月光下
像风中菊花
你们相互簇拥,你们相互梦见

13

曙色从天边升起来
照亮草丛和树巅,河面上
飘起烟岚

最早出现的两个人
在露珠上相遇
拨开草丛和马粪,拥抱,接吻
然后各自走开

过了一会儿,两人嗓子里
同时发出
咕咕的鸣叫,仿佛两只田凫
在黑夜里飞

14

他怀疑每一棵白杨树上都居住着
一个自由的国度
风吹雨打
它周身的叶子哗啦啦响

有鸟飞过,灰尘包围
一群少女在树下解开春光
黑蚂蚁,红蚂蚁
它周身的叶子,哗啦啦响

它一百岁也不搞一次庆典
夜深周游世界
天亮回到出发的地方,把光辉的叶子
举得更高

15

又一次彩排圆满成功
人去场空,仿佛一个器官抽离另一个器官
留下凛冽的空气,垃圾,剪纸的月亮
留下空虚之海
这样的夜晚,适于长睡不

更适于,醉生梦死

16

不是路上的少女,也不是歌舞厅
的坐台小姐
仅仅是真实的三枝花,玫瑰
百合,或者郁金香
在花店里
被黑暗浸淫,围困
第一枝首先凋零,接着第二枝
第三枝

天亮以后,花店里不再有花

还可以说,众生熙攘
各自披戴红尘
她把清白之身自己埋葬了

17

风过白榆
穷亲戚不再进城,一群群麻雀
从城里向乡村撤

但每个村庄都张灯结彩,成为广场的延伸
人民敲打空碗和饭勺
把盛世庆典演绎
咚咚锵,咚咚锵,火树银花不夜天

麻雀们找不到草籽和树丛
继续撤退,在波光粼粼的大海上
死无葬身之地

成为又一个濒临灭绝的物种

18

一生在迷宫中打转
一生
在一只套子中进进出出

一生用自慰解决精神的焦渴
肉体的欢场紧锣密鼓
多少精子和卵子成为无辜的罹难者

高潮不断被复制
但戈多
一直走在通往子宫的路上

他注定是失败者
在开始之前,他的一生
就已经被结束

19

朗诵渐趋进入高潮,众大腕
纷纷登场
排在后边的,早已准备好登台
他们诗中的祖国,他们手上的乳房
他们的胃腹里
虚无的明月沿着酒嗝冉冉升上天空

但没有掌声响起,没有汹涌的泪水
让李白从唐朝的床上醒来
那真实的月亮
藏起脸孔,不断向云层里退却

它要天亮前赶回乡下,聆听犬吠和鸡鸣

20

秋日之后,草野归于宁静
打马走过的人
带走蜜蜂的信件,也带走少女的羊群

就像眼前的这条河,带走河水
睡莲,也带走了
接近无限透明的蔚蓝和爱情的体温

秋风把天空洒扫的纤尘不染
四散的云朵
又聚拢来了,定格成他眼睛里的白内障

福利院里空无一人
不远的烟囱里
飘着一个时代的青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