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阿H (阅读4017次)



阿 H

有一段时间黑色是你们的制服
所以我很容易就认识了你,阿H

阿H指给我看她的守宫砂
谈及别的贞洁牌坊
噢,阿H
我不知胃是怎样渴望食物
手如何从百年树皮滑向你的肌肤
死刑的日子缓期
除了一样沮丧的脸
都是幸灾乐祸的人群
你 是你的橱窗 阿H

我一管一管不停的添加血色
我看见你从埂上走来
空气 是空气用魔手搅拌
交给我一盆脏兮兮的颜料
窗玻璃上白色的雾等着我
所以你着夜的衣
还把唇膏涂在光线的两端
你真放肆阿H

阿H 我作状摇一蓬堆散乱的头发
掉下几根新鲜的胡须
没有一只蝇虻飞起
田都满人种了你说只此一技 阿H
均富是不是艰难 男人是不是一样
阿H我有位诗人朋友
他平生的愿望就是挣多多的钱
够一生请你们吃饭(吃饭而已)  
十二钗都被他裱入镜框
阿H他说 可惜
可惜什么  耗子在满屋的花香里繁殖
                你从我满身的麻子眼里
拾起一堆钱币?

天晴下雨下雨天晴 阿H阿H
就让我打着喷嚏来来去去

1997,1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