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庆典纪事(一) (阅读1401次)



01

春联和鞭炮,前者贴出
人们的来年祈愿
后者炸响他内心的不安
让他陷在万象更新的烦躁里
远不及锣鼓和焰火
不需等到一元复始才能敲响和燃放
前者让人沸腾,后者让他恍惚
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并渐渐逼近癫狂

02

他腰间的绿挎包上
印着鲜红的
“为人民服务”
别在包上的白瓷徽章
则烫着“同志们泡妞辛苦了”的金字

这个患有慢性支气管炎的诗人
每走几步,都要受到一个
警察的盘问

在“为人民服务”和辛苦泡妞之间
他只能选择其一

03

庆典逼近,退休的老太太们
成为最忙碌的人群
她们变身变成为“首都治安志愿者”
列坐在小区入口的两边
盘查进出的车辆和行人
她们面色严肃,目光犀利,仿佛一夜间
焕发了青春
往来的公共汽车上
第一次,他拒绝再向她们
让出座位

04

他从家乡来到首善之区
进入广场之前
就已经被拦截并清理
这不仅因为他白色文化衫上
鲜红的“我不是×产党员”的事实

一个主动表明自己身份的家伙
总让人怀疑他别有动机

05

屋外秋雨没完没了
他决定换一种锻炼方式
度过这个早晨
在女人的身上翻腾
他第一次找到了压马路的感觉
第一次找到了
打马过草原的感

06

股市跌跌不休
花事琳琅鲜红
街市张灯结彩
国是欣逢庆典
他独自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并非他拒绝合唱
而是白衣天使
即将拔去插在他身体里的
氧气管子

07

假期漫长,街头愈加拥挤
轰隆隆的汽车
和人群
被允许自由通行
还有结彩的灯笼,照亮
形式主义的花坛

但尘屑和风筝被禁锢
广场上空,编队的战机拉出一道道彩
砖缝儿里的蚂蚁
为一粒米大小的温饱
愁白了三千青丝

08

在乡村,土坯房不断消失
小楼如雨后春笋
屋后桃花三两枝,但相识的孩子
越来越少
老爹老娘大白天开亮灯,安详地谈论死亡

屋外的电线上
几只麻雀,一会儿飞起
一会儿落下
偶然也在院子里的空地上,围成一圈儿
作为他们唯一的听众

09

高高的碱河大堤,更高的云朵和星辰
缓慢的河水载不动月光
此起彼伏的虫鸣
在草丛中
拉着它们钝刀割肉的锯子
哗啦啦的白杨树之间
秋风的刀剑,不免显得笨拙
京哈高速公路上
930路公交车一晃而过
他看见一车的乘客
在昏昏欲睡
妙龄少女胸衣下的乳房此刻也松垂下来

谁能说
这一切和庆典无关

10

足球比赛继续进行
满场的“傻逼”声接近于对骂
和诅咒,接近于
沸腾
接近于
把暮色之城带入肉体和精神的狂欢

“傻逼!傻逼……”
皮球飞起又落下
22位千挑万选的壮汉拼了吃奶的力气
也不能把一只破球踢出
这个恶的质素肆虐蔓延的国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