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牧鹅-临水 (阅读4082次)



牧鹅-临水
  
                 《天浴》热身篇

        这里滨海呢,以前
        芦管路过路过剩下昏迷

        也不会就比空气轻了,鸣禽
        她们身躯在岁月的缝隙里愈见娇小
        她们掐过芦管她们轻灵她们也把湿意吹干么

        水面就是雁的边界了
        雁消失以前还给水面留落点声音
        让一个唐朝的孩子拉长脖子唱
        浑忘了羽毛的事翅膀的事

        你看笔直的快乐植入水面被折弯
        你看比雪绒更轻的火焰在风鼓动中来到岛上
        风曾经与灯光翻阅过同一本日历
        而我们的桶被打湿了
        桶被打湿了

        我赶着蹼连的趾掌来到水边
        在翅膀的比划之前亲吻十九只雁的睫毛
        这是我的水吗?水的水面?
        你将带领着歌声抬头的,你
        将,把稀薄布下

        布下,贫血的火焰
        比水轻比空气轻比羽毛更,轻的火焰
        想一想水,水面
        想一想蹼足,以及拓蹼至胸脯的神经
        怎能不欢怎么能不歌怎能不 舞蹈呢
        火,用舌尖招惹海洋倒流成河的火
        要把血液染成紫色的火

        你带领歌声的火焰,抬头
        飞翔只是一种形式
        雁只是一种形式
        让芦管继续昏迷
        让其中的部分语言终不被人类发现
        让更多句子在色彩的灰烬里迷失

        --200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