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风与天籁 (阅读4198次)



风与天籁

    (一)

养你的是细米还是糙米
        白米还是红米
风吹吹  见风便长了
而风还在吹
别长成大象才好

(你说,才不会呢,能大能小
那么小到发端,)
如针尖,心是什么  痛风?

    (二)

两只景泰蓝的镯子洗衣
洗衣的阳台在风里
风是溪  叮当的风响
天籁戏水  水戏天籁

风是笑给自己看的
无风,水自在冒烟呢

   (三)

盆栽  无土
从西伯利亚来的  寒流
以不同次序抵达
先是叶后是枝干
先是手指后是,羊肠弦

那么清醒的手指掐算自己
泛音
萧在天外
七孔流泉

   (四)

一只耳熟能详的耳朵

过滤风
     不信--
看仙人掌的茸茸的
绒绒的什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