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再见,白纸坊桥》 (阅读1910次)



《再见,白纸坊桥》

再见,白纸坊桥。再见
桥下的流水,带走的又一个落花的秋天
再见没有一只鸭子却偏要叫鸭子桥北里的
鸭子桥北里
再见,院里的丁香,多瓣桃,青果海棠
紫玉兰
白杨树高大的天空,渗漏的微蓝
再见,红灯笼,闲挂多年渐堆渐厚的灰尘
再见,卖石榴的姑娘,初恋牌爆米花
“膨”的一声,引发的站牌下,群羊傍晚的尖叫
再见,楼盘下一间一间精品屋,在夜里散发的七彩霓光
再见,并没有给我带来好运,高速路对面,一窗之隔的天缘公寓
再见,曾被我写进诗里的鸭子桥南里三号楼钻过无数诗人画家来找花语的
铁栅栏狗洞
再见,楼下的邮箱
再见,院门前公办的婚妙摄影楼,邮局
二百米之外,请过无数诗人画家吃饭的水煮鱼手擀面餐厅
再见,我早已离开椿树馆街一喝到17瓶就醉的名叫白鸦的兄弟
再见,高速路两旁茂盛的爬山虎在每一次车阵过后的栗颤
再见,绑着铁丝就快散架的长木椅背后的忧郁
再见,佝腰低头,被蚊子盯咬,龙爪槐糖葫芦般密匝的果实
再见,两年前不修边幅,裙裾不摆,迷路菜户营的花语
再见,用复杂的心境,敲打键盘
流下眼泪,痛彻肺腑的
最后一次撤离

《在编号603的蚂蚁肚里》

这个我正热爱的城市,芭蕉花开得正艳
榆钱细碎的果实压弯了枝条
中信银行的广告牌
大红大红地竖在花坛里冒充太阳
紫薇随风摇摆
圣诞树一动不动
几只钢盔,红的黄的
在挖地铁
我在一只编号603的蚂蚁肚里爬了两年
它上颚狭窄,小腹拥挤
我常常捂着踩疼的触须叫苦不迭
而此刻我在它的肚里打字
它要到西华门那只每隔一小时就唱东方红乐曲的钟下
把我吐出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