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诗 (阅读1913次)




THIS TIME


在阔叶身上咬了七八个洞的
不知是哪一种虫

我伏在枯草下面
为那些洞
镶上金边

我沉积越来越多的水汽
它赠我草籽
我将要回赠露珠

它赠我灵魂的五官
那些被啃噬的部分
就这样还给了我


NIGHT


在今夜,在寒热不同的水层
他是光滑之物
碰到白龙马和它的,犄角。

在一根海草踮起脚尖的
半空,他的身体停止了飘
他的心,还在飘

他的心,一只荡出身体的
红色,小丑鱼。游向一大片
摇晃光阴的海葵

慢慢遇见了
世袭的潮流、阵仗。闪动着
和左边,和右边,和众多


寄津渡


一只翅膀消失在竹林,一列
上升的竹子火车,消失在竹叶
松懈的指缝。

前往一个,地址。
正如我突然看见的:
你的这首诗是一个地址。

之前,我把它抄在信封的地址栏
从这里的位置看下去,小镇已如月牙
发黑的部分比发亮的部分多

月桂或者其它的什么植物
陪伴一个人的,一横一竖,一撇一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