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两首诗 (阅读1331次)



微笑

已近黄昏。身上以往的那座
幽静阴凉的陵园在慢慢移开。
望了一眼窗外,
浑然不觉的,
我再次看到了南方某一次沉睡。

沉睡。然后
是壮烈的蝉鸣,
是满眼悬铃木带来的英雄般的崩溃。

而今,永无休止的
是前进。前进。
忠诚的,或未被宽恕的,
一起随着奔腾年代前进。

微合双眼,
如同当初在倒退中屡屡挥手的不舍,
若有所依地,
轻轻展开蒙蔽于脸上的苍翠。

(2009年8月)


微神

细雨。随之而来的
阵阵宛若婴儿的鸟鸣。草色快慰于
荒坡的不动,
转而
成为一种本性,却难掩
其心之苦,
如同一定要先将
我推倒至
众人膝下才真正盲目的母亲。

满目即为空无。
如此多的难言之隐。
我深知
尘世该由一些未竟之事而生,
并由此而灭。

“当白色炊烟
绕过双鬓,
如一口垂直于你两腿之间的井”

嗯。告诉我
如何在裹足不前的雨水里
动一动,
如何为
这南方的八月送出祝福,
以致隐于脚踝中的
幽思
缓缓越过未竟我本分的荒坡。

(2009年8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