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9七月诗文 (阅读1689次)



博客:http://blog.tianya.cn/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daibinger

《仲夏喜雨》

江山已然喝醉
――凤凰树急促扭动身体
夹竹桃慌乱地闭合了花瓣
蝉们骤然停止合唱,俯身倾听
来自黑暗中的拔节
雨水也酣畅啊。那来自心灵的欢乐
必须用身体的尖叫予以回应
连日来只在想像中进行的放纵和崩溃
顷刻间叠加为现实的慰籍
独立窗前的我,是否已不满足于
仅仅被一声惊雷从书本中唤醒身体的清凉
更渴望被一道闪电击中,穿透
在大雨的铺张中,在沸腾的天地间
让一个身体潮湿饱满
灵魂欢喜通透的我,合二为一
2009-7-15

《写作生活》

一张白纸,一支笔,一张书桌的生活还将进行多久?这是被悬置已久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生活的隐居者,沉湎于自己的心灵生活已成为我的生活常态。十几年来,在这个偌大的海滨城市,我真正的朋友并不多。但正如于我对爱情和其他纯粹情感的态度,一旦认准了便不管不顾,大有赴汤蹈火一去不返之气概。这注定我在生活中只能属于不善多交却愿意对个别朋友掏心掏肺、肝胆相照的类型。这样一种对生活和感情玩命与献身的精神,让我在既往的生活中频遭伤害,直至今日依旧如此。相对于现实的残酷,心灵的风暴更容易将我掀翻,灵魂里的针锥更容易将我刺痛。从这个角度看,我在内心与精神世界已死过无数回。也明白这种凡事较真,不愿敷衍应付的态度,与世俗生活肯定是冲突相抗衡的。无奈骨子里的生存观与价值观始终不肯让位。

身体里这种时刻存在却无法看见的较量让我倍感矛盾与痛苦,这种痛苦主要来自我对那种貌似合乎世俗规范和常理现象的不买账,而只愿遵循内心的声音。作为清醒旁观者的我与一个飞蛾扑火的我形成对立的两半,它们互相撕扯扭打,这场发生在我身体内部声势浩大的战争却需要我的心灵为此买单。对这样的自残与互残我虽然充满痛惜,却无可奈何。但我从未试图改变这样的状态,或者说我对这样的现状感到满意:冷静孤僻的外在、热烈紧张的内部世界。我已经惯于用内里的火热沸腾去对抗现实的喧哗、松散与冷漠。虽然这对不可调和的矛盾激烈交锋时,也令我产生过几乎想对现实妥协的念头,但心底那个意志坚定的小人儿总能将我拉回自我设定的道德底线之内,将我远远驱逐出人群,回到孤独的角落重新审视自我。

一次又一次,我不知究竟是什么力量将我按坐在写字台前,对着一张白纸喃喃诉说。这种强大的力量来自心灵深处还是出自灵魂的本能,我无法说清。仿佛书桌前存在一个巨大的磁场,一个无形的黑洞,它们向我发出召唤,引诱我靠近,踏入。那里激情与现实碰撞的快感和一脚踩空的危险并存,诱惑无处不在,仿佛一切早已注定又充满神谕。我绝望过,但无法抗拒。这种对写作的较真呼应了我对生活的认真,相对那种将生活和写作视作玩儿的态度,我只能远远羡慕。在这一点上,我承认自己永远潇洒不起来。而我从未将此视作矫情。就像我对爱情,永远也无法做到用荷尔蒙和力比多去爱,而只能用心智与生命。也许这种凡事投入甚至玩命的态度将伴随我一生。

多年来,隐逸自省的写作生活带给我一种内在的充满与安宁,我庆幸自己目前仍能时时体验到这种心灵放纵的奇妙,其间的快乐与幸福远非世俗生活可比拟。虽然作为一个妻子与母亲,我也常感受到真实日常生活所带来的喜悦与温情,它们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我依恋其中的一面,对另一面却是刻骨铭心的执着。写作作为我生活空间的延伸,只有出发,永无抵达的可能。今夜,当黑色的墨汁落在洁白的宣纸上并缓缓渗透,我体内新鲜的思想如同海面的橙黄色月光悄然升起,它们如同诗歌本身一样轻盈地向上飘着,直到到达应该到达的位置。这样的夜晚,一个人是幸福地生还是幸福地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身体的无所归依与思想的无着无落正在互相重合,这种境界,我称之为生死两忘。
2009-7-2
“心远地自偏”

从地理位置上看,厦门这样一个不温不火闲散雅适的城市,对于我这样一个渴望并满足于平静而质朴内心生活的人,应该是妥当的。但在大部分朋友们看来,我这个自我流放到稿纸上的人,又显得如此不合时宜。他们务实,为的是在这个城市有一方安身立命之所,而我务虚,为的是给灵魂安置一个坚实的家。在书中安家,这看似一种痴人的理想,其实是一种简陋的现实,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多年来我之所以执着于此并视作为一种心灵的操守和坚持,是因为我始终认为:让灵魂回到书本里是另一种生活的居住,一种更高意义上的生活。这种隐秘而个人化的理想冲淡和平衡了艰难的现实,在这种理想下,一切的苦将不再是苦,所有的坎都能够迈过。人们常说,,精神的历险才是最高的历险,一个在书本中经历过死亡的历险,从窒息中重获生命的心灵还有什么不能忍受?在这个浮躁琐碎的经济物欲时代,还有多少人能始终坚守纯正的人文精神并贯穿于自己的写作?我始终认为思想与写作应该有属于它自己更坦然的方位以及最恰当的表达方式。因此这个南方的海滨小城一直被视作我思想中的一块精神高地,物质的丰盈只是思想向上的阶梯,更骄傲的心,永远在更高处,谁也无法看见。
2009-7-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