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手语》 (2005) (阅读1348次)



《手语》


身为高级动物的人类
说话时习惯于
将自己的双手挥舞在空中
随着说话的节奏
做循循善导状
这种由来已久的形式
叠加到动物园的女饲养员小K身上
也完全奏效
她在向我等游客讲述
老虎的繁殖能力时
摊开的双手突然停在空中
头部红润
从她空空的背后
耳根方向向前看去
她以为,她面前的尔等游客
以及老虎
每个人体内

都藏着一个聋哑人


《大美》


我对到处扛
民族主义的大旗的人
怀有天生的蔑视

我对待小日本的态度
如同对待盲目敌对的国人一样
多半敬而远之

我对待崇拜韩流的人
不过分要求
不过多鄙视

在2002年世界杯上
我亲眼目睹
那个自感顽强
象野山椒的高丽民族
那般丑陋
那般虚弱

而那个我们打嗓子眼里蔑视的
小日本
在球场上却是那么
雍容和华贵

我对自己简单而单纯的想法
十分满意
“它犹如与女人进行的
结束在床上的战斗”



《难民》


每每此时
当我在片刻的宁静中
享受生活的赐予
总会在公交车上
听见一些熟悉的动静
当车遇见红灯
发动机仍在发动的一瞬
仿佛有一只巨大的青蛙趴在
我们的脚下
忘情的呼吸
鳃大如鼓

移动电视里面
千里之外的阿富汗难民
躺在角落里
面容憔悴
呼出最后一口
微寒的鼻息
这一刻,在公车里拥挤的市民们
多半屏住了呼吸
凝神前望
仿佛有一根针掉下来
顺着鼻孔,最后扎入
他们黑暗的气道


《现实一种》


下午刺眼的阳光
照在拖车后面的一堆煤气罐上
此种下午让我
尤显紧张

汽车前排的一个美妇头朝窗外
也许,她此时和我一样
正陶醉于这刺眼的阳光
和煤气罐的排列之美

这美妇突然开口
对旁边的丈夫说
“宝贝,瞧,那堆煤气罐排列起来
多象一张孩子的脸”
随后忸怩的笑了起来

然而,在此种笑声中
我却迅速的听出了
惨白的冰面上
一截正在下落的猫爪




《摇滚》


摇滚演出仍在继续
其情景煞似当年
我的国家主席
八次接见红卫兵
暗香浮动
无数颗摇滚之心
在他们各自的胸腔里
碰撞、呼之欲出
它们发出
只有石头相互撞击时
才有的铮铮之声
在队伍的最后面
站着一对夫妇
美丽的女人就象她手里的苹果
在她男人身边挂着
随时准备烂掉
面对眼前这个疯狂的世界
她依旧不露声色
象一个高雅的妇人
已失去听觉很久
换场的时候,我看见
她的男人突然露出了狮子本相
他扔掉手中的易拉罐
一爪抓过他的女人
就象抓住飞机上的方向盘
“开始了外层空间”



《关公坐在酒橱上》


茴香豆下酒。小酒馆。
几瓶啤酒入我肥肠
我便飞起来啦
抬头见一尊关公铜像
在酒橱上面供着
那关公挺着草包肚子
端坐在上
俨是一副大师派头
只是目光中多了威严
而少了些马上的杀气
面前摆了许香蕉、苹果之类的供品
别无他样
只是不见了红色的蜡烛
取而代之的是两盏小灯泡
宛如人间两颗大红的乳头
正亮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