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我总是在逃亡之中》 (阅读1556次)



《我总是在逃亡之中》

推搡。簇拥。乱作一团
对峙。挤。不由分说
我一直知道这个世界很挤
以至于公交车上我单脚而立,提着被踩痛的受伤的左脚
羡慕风扇
可以被一颗钉子,挂在天棚

我是一枚根须简短抓不住浮土的叶片
一阵风过,颤栗的眼神沾着自卑的余息
我必和我蔑视的世界同流合污
我必被墨染之后再被墨染
脸色铁青
我的眼快瞎了,人们
我常常分不清敌友,站错阵营
还把花刺当风景

因为找不到立足之地,我总是在逃亡之中
从一个城市逃向另一个城市
我用脚清点了铁轨,枕木,站牌间越来越稀的真诚
我为此理解了天桥,破败,寒冬下食不裹腹的民工
那些自始至终,无家可归的流萤
我理解你们缺少的体面和丧失的尊严
以及我泪水倾城,“红杉树背负的,秋天的剪影”

城市的子宫粘着血腥
起点和终点必有一个猥琐,肮脏,发育不良
经过私欲的扩宫器和屈尊的止血钳
从核桃的下颚取出弹片。我在忍耐的托盘久久伫立
挖地铁的蚯蚓,先吃自已掘的土,再吃自已
我的脑袋越来越尖
更早一点,我的流亡
可以追溯到哇哇痛哭的出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