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月光下的豆藤》(短章一组) (阅读1896次)



《月光下的豆藤》

迷路之夜,我踏过一片荒地
就着月光,我看到一大片被摘去了果实的豆藤
支楞着耳朵,匍匐在地

二月乍暖还寒
豆去船空
丧失了子嗣的豆荚,蜷缩,干枯
像被凡俗抛弃,寡居阴暗的老人的手掌
踩着他们,我听到自已的心跳
远处的车辙和脚下的大地合奏
一阵风过,我看到流离失所
缺少光亮的豆荚的命运,是黑色的
徒手无望
在淡淡的月光照耀下,我仿佛听到
嘎吱嘎吱豆藤的叹息
夜,伏在豆藤之下
疼痛冰凉

《恋花开___楝树花开》

现在,花正好
皇城西路的楝树开得纷纷扬扬
比杨树飘洒的漫天的飞絮,还要更长久地铺排
在四月的船尾
陈述、打底、设问、旋转

那是楝树的春天,从季节的八音盒里
抽出没完没了的紫
小花瓣,小蕊,小白,小心奕奕
地开
那是粉粉的香,慢慢的弥散
不声不响,轻捻慢拢
浓郁芬芳

我沉浸在巨大的欢欣之中
那是时光的犄角,驮着童年的往事
重回故里。多少年找不到影子的楝树
居然在长安城大面积生长,平时并不突出的挂着枯果的楝树
在四月集中开花,每一棵都让我想起姥姥
最矮的一棵,还让我流下泪来

《风筝》

不要抱怨我狂野的逃离
也不要责怪那根栓我的绳子,逼仄的视力所及
而是风
不停地说,高!高!高!
高家庄的高

《牙膏,或者疼痛》

渐渐地慢了下来
不能像水,明晃晃地流动
不能像风,明媚地转身
折中,有着恰到好处的起句和吹送

渐渐地归隐山林
收腰,哑喉咙不抱怨无棱
不谈手,也不提厚重
一次次被捏着鼻子,挤出指缝:
这拥挤的铅皮
这瘫软如泥的疼痛

《辣椒一般的敌人》

公交车里弥散的肉夹馍浓郁的青椒味道
可爱迷人
我很喜欢辣椒
玲珑的个性:那么直接,火暴不闪躲
或尖尖红红
或椭圆,青灯笼一般
吃在嘴里,能增加味觉刺激
它让我想起敌人:那些坑我、爱我、讨好我又出卖我
但确有过人之处、让我半喜半忧的敌人
并保存他们折磨我、痛恨我
尖酸刻薄、不留余地的权力

在敌人的反面,我要分泌更多的反叛情绪
才能更快,更高,更强地
修正自已

《拥抱》

夏蝉的嘶鸣
能把天空撕开一个裂纹的西安
热得让人难以忍受
甚至比糟糕的武汉,更像火炉
它热得让人窒息,让人想逃
让人想把拥抱一词,从辞典里抠出来
扔到冰里

但,即便如此
如果你站在我的面前
我一定会耍赖,把抠出来的拥抱
再塞回辞典里去

《看戏》

他极富表演天份
那个自以为别人看不出破绽的人,天资尚可

仰脸观天,我垂手看戏
红罗绿绮,不过是道具

《我如果变坏了》

诚恳朴实,从不虚张声势
因此,对这个世界应该虚拟的部分,因过于直白
而缺少神秘
但是从现在起
我要学习做一个虚伪的,彻头彻尾的小人
不止虚伪,还要善于敷衍、圆滑
遮遮掩掩、故弄玄虚
这是这个时代当下的流行色,我如果不这样
就对不起你们

我如果变坏了,全是你们逼的
我一定要变坏
变得很坏,相当坏
坏得不成样子,坏
死了。你们才满意

《耻辱》

光有泪还不够
还要有血,有恨

刀一样钳制手术台,左心室剜过右心室
洋葱一样,一层一层
把被寒流浆洗过的灵魂
刮薄、剐透、肢解
血,淋,淋

《枝桠》

被时代的蚯蚓
挖得面目全非的长安城,在修地铁
改道以后的603双层大吧
老是与途经的高大的槐树枝发生摩擦
我的脸常碰到伸进车窗的枝枝桠桠

索性把窗关了
不是怕弄断那些树枝
而是怕那些树,取走了我的眼镜
还把我也当成枝桠

《苹果说》

如果有一天,我有幸被举过枝头
面颊透红
那必是被云翼俯瞰,因卑微而生羞臊的廉耻之心
厚重

如果有一天,我不幸飘零半空
你看到我落魄、孤单、贫穷
那定是我厌倦了争夺,甘愿为淤泥萎顿
而俯首大地

《洗衣机》

你涡轮的胃口太大,不停地批评衣物
你吞咽无数的委屈,过滤袋
塞满泥沙
有一天,你终于生病
机芯脱落,甩水不灵
你流下忏悔的锈泪

你清洗了无数的肮脏,却无法给自已洗脸
你的舌头很长,却舔不净自已
你这个舔不净自已良心和胳膊肘的左倾机会主义批评家
曾经,多么自恋

《给他们时间》

给他们修正阅读习惯的时间
打农药的时间
戴面具的时间,卸妆的时间
对婴儿面部的红血丝大惊小怪的时间
对襁褓的浴女想入非非的时间
给他们误读,修正,把恨我,变成爱我的时间

《夜在黑暗里翻石头》

夜。黑着
伸手不见五指
我失眠,头痛,我被巨大的夜
暗里翻石头的声音,从梦中拉出来
流水,落花
让我把寄存在深秋的哀怨
在你面前抖

哀怨是一匹绸,包裹夜
翻身但不表述爱情的石头
它冰凉的眼神和肩肘,吻过我哭过的唇
风紧。黄花瘦

《一朵野花打败我》

它几乎在一夜之间
就妖冶地不成样子
你竭力怂恿着开放在路口的一株山茶

我开,你不让
它不开,你催生
好像我开,是耻辱
它开,是荣耀

这且不算,你还让它开在我最爱的人面前
我从此视你为最大的仇家
你让一缕野香,加深了我开放的难度
和羞辱带来的挫败

《少女般的苹果树》

皇城西路那个用回收的泔水油
炸油条的早点摊子不见了
可是它对面的苹果树在结果

羞耻初蒙,佝腰浅笑的稚嫩的果子
比少女的乳房还轻、还小地
摇着青绿
我望着他们,像曾经期盼的自已的年少
透亮殷红

《甩手》

我们
不必为甩手碰到陌生人的手
而道歉

陌生
能省去很多客套

《西华门南口的电梯老是不开》

西华门南口的电梯老是不开
值班窗口
几个工作人员总是嘻嘻哈哈说着闲话
我不嫉妒他们的好待遇
而是羡慕他们
清闲的无耻与渎职的坦然

今天,天气晴好
我狠狠地蹦了那个牌子一脚
那上面写着:雨天电梯不开
请原谅

《那个往脸上贴金的人》

他说,他是独一的真正的金子
他不是打金匠掺了银的饰品

他往坩埚里添火,他说他是真的
热爱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那些反复的推迟揭开真相的手,放下
若有惊讶和心虚
看了
嘘!请保密

《野花遍地是》

顺手可摘,随手可采
可是我。不可以

请换一种手势,换一个方位,换一朵花
去摘。我的剌
反方向,长在骨头里

《好洋葱》

不许剥,不管酸甜苦辣
不许剥,不管欢喜悲伤
好洋葱要守口如瓶,守住秘密的一亩三分地

衣包红粉,凝脂丰满
抱紧自已,窗口轻阖
宁可风化干枯,好洋葱要剌得你流泪
制止轻薄

《自杀者》

那些投河的龟,
投江的麋
用一根细绳就轻取了自家小命的狐狸
不过是因为咽不下一口恶气而已

我这条北方的狼啊
当我从南方带着遍体鳞伤回到北方
始终逃不脱的,逃亡的命运
我要咽下的,岂止是一口恶气和无处不在的脏

《邻人的宴席》

邻人在门前大摆宴席
一墙之隔没有请我,说明我人缘不好
份量不够,或者邻人家缺少餐盘桌椅
或者
我们前生就是仇敌。残花
伤害过豆蔻。齑粉
冒充过石头

《鄙视》

所有世人给我的鄙视
我会像舒琪牢记她脱掉的外衣一样
一件一件,还回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