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6年前,与孩子通话 (阅读1460次)



“这是封闭的房间,这是枯树,
覆盖清水般的思绪,有了树叶,繁花。
不要抱有幻想。”
“我可以出去。”
“房间很大,大到你觉得无边无际;
万物变异,多到以为幻觉也是真实。”
“我最近感受很多。”

孩子的惊异、愉悦已如痴人说梦,
还是忧虑,仔细听,再次被迷惑?

“你听到了雨声了吗?
雨点落到水面一个个圆圈。
为什么会有圆圈?圆圈渐渐扩大。
雨点敲打,叶片扇动翅膀围绕树飞。”
“雨点、河面、圆圈……
最初说出的话,随意的舞蹈。
没有歪曲的描述和变质的厌倦,
也不是想象和幻觉。”

“我要记住这一刻。”
“你惧怕未来,眼前的事会被混淆?
天光里动人的风景,在想象中度日,
全都悄然失去,从来不用苦苦离别。
那样的优美,那样的意境毫无用处,
有用?远景被切碎,灌满了铅。”

“地上积满片片黑色的灰尘,
我也像黑色的灰尘躺在那里,
抬手时灰尘乱糟糟腾飞。
回想过去,只有一些片段触动我,
躯体肮脏,死气沉沉又不冰凉。
窗户打开了,透进干净的光线,
照亮了灰尘,全是玫瑰花瓣。
走到窗前,红色的花朵遍野开放。”

“我也曾看到窗户打开。
同样是灰尘,可以是玫瑰花瓣;
同样是玫瑰花瓣,也可以是黑色灰尘。
局限于狭窄的天地,短暂的生命,
早已让耳朵生厌,让心发腻。”
“如果我们可以成为想象的花朵?”

封闭的房间里,我用心向外眺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