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替中国的愚公先生算一笔账 (阅读1397次)



《替中国的愚公先生算一笔账》

过了晋城
雨下大了
煤车渐渐多起来
速度明显放缓
车和车的间距也越来越小
我必须在天黑之前穿过太行山南麓
进入河南
如果雨势加上明显密集的弯道还有大车车阵还有夜
这会是个麻烦的山西
那辆凌志大概跟我想的一样
一直不让道
顶着油门在超车道疯跑
无奈  我只好急加速到两百多
从右侧一辆蜗行的煤车和它的缝隙间并线超了它
然后钻进第一个大隧道

列子的家在平原地带
对他来说也许北邙就算是不错的山了
罗列在河南岸
能阻挡太阳西垂入河的奇怪闪光
早期的东方人经常会把倒影说成道
而把真实沉落的太阳看作自然
那么地平线就是心了
天黑死以后
心  
当然就


列子打完炮儿
也不洗手
开始躺床上
为睁眼无灯的岁月讨说法
那夜何其漫长

向左是焦作
我93年一个美人的故乡(又来了)
不免一笑
向右是济源
愚公先生的故乡
不免一笑
(这里我们不向左说
因为我烂银一片洒出去的氙灯明显地指向右)
这是中国最新的一条高速
如果不是汉字提示
它所有的崭新标识都让你以为是在穿越亚利桑那的洲际公路上
陌生  隐秘  孤寂
更为奇怪的是
甩掉了凌志以后
这条岔向洛阳的二广高速竟然一辆车都没有了
只有唰唰的分道线
隧道的灯
和向后倾斜的黑夜
难道所有的车都去了我那美人的焦作??

怪异

这不是另外一首诗的标题
谁都有独自一人的时候
尤其是你驶进一条长达15公里单调的隧道
并且这隧道是弯的
你随时都得提防从侧面浪一样涌过来的
无穷无尽的墙壁
这时候车子不自禁地以匀速巡航
似乎并入了那条看不见的矢量曲线
向内盘旋的力
略小于向外抛物的力
时间因此而变慢
变得粘滞
变得虚无
思想的沉渣开始泛起
一坨坨的
在愚公家门前的山上堆积成云

愚公的家面向南
大概和列子的癖好一样
他希望每天都能看见黄河
也就是现在小浪底的这段因堰塞而清澈的河面
可惜王屋和太行两座山挡住了他
为什么是两座呢其实一座就够了
对于这个人们普遍接受的事实
我只能认为古人长的是两只眼睛
愚公决定移开太行和王屋
并且率领三个子孙开始行动
他得到了邻居寡妇八岁儿子的支持
(注意是寡妇)
但是遭到智叟的反对
(智叟  大家都知道这是列子的反讽)
这促成了愚公的那句名言的问世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而山不再高

在穿过太行山南麓的一刹
眼前果然开阔一片
河对岸
我看见洛阳炼油厂巨大的霓虹招牌
连霍高速来往车辆的灯光织成的模糊横线
雨小了些
在山河之间仍然是我孤身一人
时间开始重新线性地流动
朝着同一个方向汇聚
而我是真实的
我必须要证明这一点

2460岁的愚公  拿筷子剔着牙
由他第120代孙陪同接见了我
我们的帐从现在开始算起

这条隧道我走得有点心虚
我肾不虚  我要是肾虚这活就没法干了
您的活儿完了吗
完了  你没见穿太行王屋二山的高速全线贯通了吗
这算是您干的活儿吗
算是我子孙干的
我有一个问题
就是既然山挡住您了您为什么不搬出去
这是个伪命题
那好  我换个话题
您说把山上的土倒进渤海来回这么一趟您不就等于出去了吗
怎么说山挡住了您出去的路呢
伪命题
这不是伪命题事实上山没挡住您
好吧  我为了乡亲们  愚公想了想
您这是假话  我说
在20年前我们已经推翻了对人格的道德修辞
您肯定有您个人的目的
都推翻20年了?
是的
愚公脸有点红
是列子叫我这么干的

列子必须给我一个
看起来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那您自己算没算过帐
算过
山不再高  而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所以  我的肾不能虚嘛
列子是让您把山搬走还是仅仅开出一条路
这个他没讲清楚
我估计是把山搬走而不是开路
要不然就不叫愚公移山而叫愚公开路了
那好  列子说这山方圆700里高万尺
山的半径=291060米(700里×周代一里的长度415.8米)÷2÷3.14
=46.347公里≈46公里
山的高度为万尺×0.231米(周代一尺等于23.1cm)=2.31公里≈2.3公里
您要搬走的土石方量=πr平方×h高×1/3×1000米×1000米
=50429781600.16方土≈500亿方土
说完后  我很有把握地望着愚公
愚公不紧不慢地说
山不再高  而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您挑到渤海倒土  寒暑易节  始一返焉
也就是一年往返两趟
就算您一人一年挖一方土
您觉得这事儿靠谱吗
山不再高  而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您只有这一句话等着我
山不再高  而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好  我知道  您这句话接近真理
我们来算算您的后代
您现在有多少子孙
山不再高  而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您当时三个儿子  假设每人一辈子生3个儿子
每20年你们老愚家更新一代
假设皇帝不抓你们家差
假设你们家免除所有的瘟疫  起义  战争  党祸  
连坐  充军  冤案  疾病  灾难  饥荒  兵荒  女人荒
你们活一辈子就干这一件事
到今天为止  您的劳动力总数应该是个等比数列
求n项和公式为a1×(1-qn次方)/1-q
这里边的a1是首项数也就是愚公您自己第一代1个人
q是公比数  也就是3  n是项数也就是第几代第几代
您到第20代的时候
………………
我突然沉默了  
脸上流满汗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愚公笑了
年轻人  我来回答你
照你的这个算法
在我的第20代   也就是耶稣圣诞的时候
我的子孙已经累计有104亿人
400年内我们已经挖了80座王屋山
开始会很慢  后来越来越快
到现在  每人吹口气地球就开始海啸了
是的我承认  我说
这是个天文数字  
我的计算器已经被您的子孙卡住了
事实上我们愚家庄到现在也才1000多号人
你再百度一下看看这世上有几个姓愚的
所以  你这首诗得重写
重写?
对  重写  愚公说
你不能给我那么多假设
我们必须顺着列子的逻辑往下继续
对不起  老愚  列子什么逻辑?
就是一个愚人  要干一件所有人看起来都愚蠢的事
但是他成功了
山不再高  而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但是列子
无法数清楚自己精子的数目
因为那些白的  耀眼的  糊成一团的
芬芳之气
对列子的眼光来说
等于浮云包裹的水滴
这些雨不会全部下到我一个人的身上
就象一年我顶多生一个儿子
列子想
春天  邙河里游来大片黑色的蝌蚪
蝌蚪滑过他的脚面
他们越是娇柔
列子越是悲伤
他心中的道就越是羸弱而易碎
在夏季
即便蛙鼓成片
弥漫在长夜的天空
也遮盖不住列子内心的怅惘
我那些没有成型的儿子
消失在河流里的那些
小小的  黑色的蝌蚪
更多的没有成为青蛙的蝌蚪
道是刀么

或者道是生
向左和向右  显然都不是
道不可能为一个目的而存在
这事儿看起来很傻
那麽就在中间  那条无限薄的分界
无限弱的内心
让蝌蚪成为青蛙和不成为青蛙的无量窄的偶然
但如果是这样  他是不可能被表述的
我怎么对得起自己多年以来睁眼望天的空濛岁月
无奈  列子起身
爬过身边媳妇的肥肉
孤独地站在夜空下
除非道是全部
可如果是全部了  就自由了  不用说了
那还要我列子干吗
列子哭了

(多年以后
它被理解成三位一体  各自表述)

愚公已经剔完牙
笼着大袖  眯着眼
而我凄惶地坐在他的对面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改写
半天
洛阳炼油厂的巨大霓虹招牌熄灭
天地黑了几分
我稍感寒冷
以我的才华  我知道
接下来的话题就该导入到那个最为通常的轨道上去
就是把计算的结果逼向精神层面
要传递一种矢志不渝
人定胜天的虚妄理想
在磅礴无边的命运的风暴中游出一条
胜利而璀璨的小帆船
而我固执地以为  在中国
你更多的不是在跟精神交朋友
而是和神经打交道
我接着说
您当时三个儿子  假设每人一辈子生3个儿子
每20年你们老愚家更新一代
您的劳动力总数应该是个等比数列
求n项和公式为a1×(1-qn次方)/1-q  这是天大的一个数字
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改写
可皇帝要抓你们家差
还有瘟疫  起义  战争  党祸  连坐  充军  
冤案  疾病  灾难  饥荒  兵荒  女人荒
你们活一辈子不能只干这一件事
任何一个诱因的轻轻搅动
就可以让这个等比数列崩塌
愚公笑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命运
山不再高  而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您就只有这一句话等着我吗
我不可能说别的话
结论是明摆着的

那么  
愚公先生
您在坚持什么
想了半天  愚公说  我在坚持等一个人
等人

我在等你


今天我终于等到了
除了列子  我  
也就是作者  主角  
以外
你是两千多年以来第三个和我们一起算这笔鸟帐的傻逼

09/5/8-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