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6月份诗歌练习 (阅读1753次)



掩藏

我在等墙根的爬山虎
长出来,爬上来
掩蔽我整扇敞开的窗
那时
无论是春或秋
我都能轻易掩藏
眼里悄悄长大的刀锋
2009.06.01




没风静止
有风就飘荡

墙角支离破碎的蜘蛛网像一条刺花手帕
也像老家院墙上的芦花
2009.06.01


第二故乡

风沙满天,水潜地心
树草绝根,禽踪难觅
这个蚂蚁紧勒腰,兔子不拉屎的地方
硬被说成是我的第二故乡
2009.06.02




每一个从丽江回来的人
都说那里很美
美得令人陶醉,令人狂野,令人忘乎所以
这更加坚定了我要去看看的念头
然而十多年了
却一直未能成行
且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
并不是我在朋友们口中听到了关于丽江不美的说话
恰恰相反
丽江越来越美,越来越吸引我
也正因为太美了
才不敢去触碰
这也因应了心底一直以来的感咒:
太美的东西不应该属于我
2009.06.02


养风的女子

她喜欢风的自由,风的香气,风的诡谲
她渴望拥有风,收养风
她关上窗,如愿以偿
她将风拥入怀中,纤指轻抚,面若桃花
她的幸福不亚于
满街溜狗的女人
2009.06.02


老屋

每次回故乡
都会偷偷溜进老屋
站一会,看一看

老屋很老,破败不堪
除了堆放同样老的几样杂件
便无他物

并不指望老屋
能安稳我多年飞翔的身体
或是带给我多少快乐的童年往事

我只是喜欢老屋安静的样子
故作沉思状
仿佛一切与它无关
2009.06.02


那一年的狗事

2005年7月
姐从城里回老家度假
带回一只哈巴狗
哈巴狗趾高气扬,目空一切
常把母亲养了六年的大黄狗
咬得左躲右闪,呜呜哀吠
稍遭反抗
便作痛苦状
向姐哀跪求救
后来
哈巴狗莫名死在院子里柴垛边
满身鲜血
姐痛不欲生
认定是大黄干的
扁担棍棒多管齐下
母亲让大黄快跑躲开
大黄执意不肯
最终倒在棍棒之下
2009.06.11


疑惑

之所以钦佩老K
把他当作铁哥们
是因为在一个微凉夜晚的烧烤摊上
他不经意一句醉话
就轻易解开压在我心头三十多年的疑惑
他说:“没钱没关系就得好好干
他说:“想干出点名堂就得找关系送大礼”
他说:“关系不硬礼不重干脆别动”
二十三岁以前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总算混了个人人羡慕的铁饭碗
三十岁时我悟懂第二句
倾尽积蓄到处托人以求高升一步
三十三岁的今天
还在原地踏步的我听得第三句
不禁潸然泪下悔时已晚
2009.06.11


惩罚

多年来
一直坚守一种习惯
越是喜爱的东西就越不买
任凭内心经受要命的诱惑和摧残

不是买不起
也不是不想买
只是脑海里总是浮现
人民公社供销社
在我满地打滚的哭闹下
母亲掏出身上仅有的两毛钱
低价卖掉五斤粮票
为我买来了五彩的小螺号
接下来一家九口连吃三天地瓜丝的情形
现在这么做
也算是对倔强无知的童年
一次无声的惩罚
2009.06.11


叙述

这个靠祖业发家的大款
闲来无事,弃商从文
我并不觉得惊讶

这个初中毕不了业只会赚钱的社会名流
两个月写出百余首老学究们羡慕的朦胧诗
和十几万勉强称之为小说的文字
我并不觉得惊讶

这个人脉活络出手大方的生意精
俩月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
我并不觉得惊讶

这个深谙体制之奥妙的能人
向我传递如上消息时
脸上呈现极大满足、炫耀和兴奋
我并不觉得惊讶

这个财大气粗的土老帽
要打入中国作协高层
并担当招安重任
扬言先朝草根诗人开刀
我并不觉得惊讶

这个把我称之于兄弟无所不能的胖子
向我展示家奴
几个立身民间为我敬重的先锋诗人赫然在坐
且极尽所能百般阿谀
长叹之余
我并不觉得惊讶
2009.06.15


写给某诗会组织者老诗人Z

老哥
看你一脸愧疚的样子
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
我没有格格不入,郁郁寡欢
没有无聊,孤单,难受,乏味
相反
觉得好玩极了
见到了那么多知名的作家诗人
那么多张表情各异的面孔
见识了那么多精彩纷呈的话语
那么多高深莫测的手段
你看
白帽子拿着小纸片极力推销自己
蓝T恤的小段子赢来不少笑声
笑得最大声的半老徐娘迂回到了听说是什么主席的男人身边嘀咕个没完
长得像土豆的据说晚会上最知名的诗人
已将手停在了舞伴的硕大屁股上
真的,老哥
好玩极了
其实我跟他们一样
忙得不亦乐乎
只是稍有区别
他(她)们用身体,用语言,用职位,用头衔
而我用的是
眼睛和心
2009.06.15


替代

遥控器不灵,手拍一下
蚊蝇叮咬,手拍一下
瞌睡难耐,手拍一下
孩子不听话,手拍一下
… …
被机器卷走双手的老J
一下一下
用头撞
2009.06.16


无题

一位体制内名诗人如此解释
自己在地震发生时无诗无泪
一年后随团奔赴汶川并诗兴大发的行为
----纪念远比见证意义重大
2009.06.16


这样令人羡慕的职业还有多少

早就听说这个城市交警执法的隐秘性之高
但还是让我惊讶

我乘坐的的士刚刚拐上无任何禁驶标志的辅路
路边法桐后面就钻出一名交警微笑着伸出手来

司机说这一伸手就是200元
比任何职业来得都快
2009.06.17


人性本恶

又一辆轿车
箭般速度钻到货车底下
刚刚还在小酒馆袒胸露背猜拳划令的四个青年人
现正以四块大肉的样子被拖出车体

人群中的我
不仅不感到怜悯悲痛
居然还有丝丝幸灾乐祸自心底冒出
2009.06.18


独特风景

每次开会
总会传来剪指甲的啪啪声
这几乎成了单位代代相传的独特风景

会必须要开
指甲必须要剪
指甲剪没收了可以再买
2009.06.18


我爱上了一个婊子

她躺在我怀里哭诉
悲惨身世和苦难经历
说到十四岁被他在一艘小船上强奸
从此在她心里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时
更是全身颤抖泪垂双肩
这样一个女子
叫我怎能不怜惜不心疼
暗自发誓为她雪恨
终于在一个微凉的下午
跟在现已当了警察的他的身后
潜进某小区
我手拿铁棍破门而入
果然看到这个禽兽正压在
一白皙女子身上施恶
“拿命来”
我高举铁棍
却迟迟未能落下
白皙女子奇迹般变成了她
又英雄般翻身挡在早已烂瘫如泥的他身前
冲我大喊:
“你这个混蛋,滚开
他是我的男人”
2009.06.18


我在等待手机铃声响起

喝茶
看报纸
时不时瞄一眼桌上手机
其实每天都是这样
平静
无聊
无所事事
之所以今天稍显烦躁
是突然想到
手机三天没响了
也就是说已有三天与外界失去联系
不知道电话本里躺着的朋友同学们在干什么
有没有想我
还有知道我电话的陌生人
有没有想过给我打电话
这样想着想着就更加烦躁了
瞄向手机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
后来干脆不看报不喝茶了
两眼死盯着手机
像等待信号枪响一样
整装待发
我保证
铃声一响
就第一时间拿起手机
按下接听按钮
快速说出那句酝酿了一上午的话:
“对不起,你打错了”
2009.06.19


我想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毫不隐讳自己的想法
我想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我想成为带级别的作家
非常想
尤其是最近
频频看到听到
某某一级作家成功招收某新锐女诗人为徒弟
某某作协会员著名诗人被文学女青年勾引
某某作协副主席与女会员和谐在床上的消息时
这种愿望更加强烈,急迫
2009.06.19


纠正

一女诗人短信告诉我
刚刚收到一条露骨的短信
看了之后
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在这里我要给女诗人纠正一下:
你吃的不是苍蝇而是苍蝇屎
一只彼着“国家一级作家”外衣的粪蝇
拉出来的屎
2009.06.19


骗子

她说我是个骗子
接近她是为了她的钱

刚开始觉得很难受很愤怒
想跟她一刀两断

后来就不这么想了
并渐渐接受了这个新称谓

现在,我们关系比以前更好了
彼此信任相互鼓励相敬如宾

她对我关怀备至时刻都想收回自己说过的话
而我刻苦学习本领,极力证明她的话是正确的
2009.06.19




早上起床
叠好被子,打开窗
我就坐在电脑前面写诗

每写好一首
就把眼光投向窗口
那里通常会坐着我的客人
因天气原因
就会有不同的客人
有时阳光,有时风,有时雨滴
有时是一只漂亮的瓢虫

无论是谁
我都一视同仁
认真地把刚写好的诗念给她听
而她总是会很配合地点点头
2009.06.19



邮电所业务员

去单位院内的邮电所取稿费
胖女营业员说这业务不能办
让我去市区任一联网点
我说这都不能办,那你都办什么,留你何用
她听完便很生气地大喊起来
“我在这都三年了,办什么你不知道啊
我只管收钱不管出钱”
说完,狠狠地抖了抖胸前硕大的肉团
2009.06.19


新闻报道

因连续发生两起酒后肇事交通事故
死伤八人
我所在的城市最近严查酒后驾车现象
每到饭点
全市交警倾巢出动密布各大路口
见车就查上前就闻
喜欢酒后驾车者个个闻风丧胆
果然收敛了不少
连一向以大胆出名
习惯喝得越多开得越稳的老马
在朋友劝说下
也按兵不动
可是好景不长
就在中午的好运来酒店
看见许多司机
与我等自行车族一样左右开弓杯杯见底
细问之下才恍然:
“严查活动为时七天
期限已过”
2009.06.20


惊魂时刻

为琐事所累,低头沉思
猛一抬头
竟逐渐接近下午某银行门前的运钞车
正被两名荷枪实弹警察虎视眈眈盯着
顿时脑空心惊魂飞魄散
双腿疲软不听使唤
幸好穿着裤头背心拖鞋
左手大葱白菜
右手一岁大的女儿
才一下子放下心来
2009.06.22


在219病房

梦中醒来
死一般寂静让他害怕

他拧开水龙头
让水滴一滴一滴滴在不锈钢脸盆里

嘭嘭的滴水声应和着心跳
他感到幸福极了
2009.06.22


在某唱歌比赛现场

评委对歌手说:
你唱功很棒,技巧娴熟
从你演唱的这首歌里
很难找到破绽

评委还说:
正因为太完美了
提升空间就显得不大
这是你被淘汰的原因
2009.06.22


台灯坏了

床头台灯的明暗旋钮坏了
只能固定在中间的某档

亮度刚好照亮室内物体
可以给孩子盖被子、冲奶粉、把尿
要是看书写诗
则显得太暗
2009.06.22


纪录

老婆平均每周就有一次忘带家门钥匙的经历
任我怎么批评、训斥、挖苦
保持纪录不变

后来我改变策略
采取提醒、教诲与鼓励的方式柔软进行
你猜结果怎样?

----保持纪录不变
2009.06.22


女邻居

在小区的QQ群里遇见一个女人
我们聊感情,聊家庭,聊生活
聊得不亦乐乎
后来我知道她住我对门,离了婚,带一个七岁的女儿
她知道我住她对门,家庭幸福,有一个一岁的女儿
再后来我们继续聊感情,聊家庭,聊生活
聊得不亦乐乎
但有一点她总觉得吃亏
那就是我可以随时敲开她的门
告诉她我在线上
而她只有乘我老婆不在家的时候
才敢敲开我的门
告诉我她在线上
所以,作为补偿
当我们聊到有争议话题时
基本上我都让着她
2009.06.22


理由

前女友被新男友踹了之后来找我
说要真的嫁给我
理由是:
我虽没长个头
也没长钱长房长车
但好歹也算个国家公务员
2009.06.24


最害怕的事

最害怕的事莫过于应邀吃饭
尤其最近
靠在非洲倒卖黄碟发了点小财回国的老Z
连续三个周末
在富人聚集区的饭店设宴盛情招待我和其他同学
这地方离我家很远
来回打车60多元
我初步计算了一下
如果按他的标准回请他一次
得拿出四个半月工资
2009.06.24


一手交钱一手生孩子

像炒房价一样
超生的罚款金额
是被富人炒起来了
5万、10万、20万
一手交钱一手生孩子
有的干脆跑到香港澳门去生
而在农村
依然一副
你逼我跑,你追我躲,你搬我哭,你封我求的繁荣景象
只是过程更简单
动作更迅速
2009.06.25


程度

靠吃泡面度日的第三天
收到某官刊120元稿费
雪中送炭的感觉美妙极了
但还是远远达不到
我在诗里为它歌功颂德
或是做一次真实的广告
说出它刊名的程度
2009.06.25


你们是不是和我一样

在炎热的夏天
想得最多的是冬天和冬天里的雪
而在冬天
想得最多是夏日的阳光

我把这有趣的事告诉老婆
老婆说你这人就是这样
我在你身边时
你总是烦我训我冷淡我
刚出差两天
你就一会一个电话
2009.06.25


台上台下

相声演员:“不鼓掌的不是我家亲戚”
歌手:“不鼓掌的得不到免费唱片”
某官员:“不鼓掌的都是刁民”
2009.06.25


让世界充满钱

如果我有钱
决不存着藏着
我要用钱塞满脑袋
从五官七窍溢出
连眼光飞出去的都是美元人民币
让所有高贵的物品蠢蠢欲动
所有高贵的人
脸贴春花摇出尾巴
你说
那样是不是
我眼前的世界一片光明
特别美好
2009.06.25


人群如蚁

每当看到
人堆人人挤人
热闹场面
最先想到的是
吞吐着长舌头的食蚁兽
2009.06.25


某女之幸与不幸

某女有幸
与祖国同生日
与举国同庆

某女不幸
夫亡子弃
捡垃圾度日
八年有余
2009.06.25


“同志,春鸳路怎么走”

自从去年
54岁的二叔
在城里以他们那个时代极其诚恳的话语和态度
向青年人问路
被狠狠揍了一顿之后
便郁郁寡欢抑郁成疾
总是不断念叨
当时情景
青年口中“你妈才同志”更是成为口头禅
也成了村里彼此互传的名言
2009.06.25


诗与不诗

一只苍蝇在秃头顶盘旋
一圈接一圈盘旋
时不时蜻蜓点水一下
嘴里哼着欢快的歌

要不是在庄严的会场
要不是秃头长在高衔头的身上
要不是上前一秘书
想赶赶不走,想拍不敢拍的窘迫模样
要不是台下想笑不敢笑,想帮不敢帮的神情
此情景
毫无成诗的必要
2009.06.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