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日落时分 (阅读1553次)



◎日落时分


我站在城市尘埃落定的路肩,再一次感觉四顾茫然,无处可去。我看着路边的行道木上长出崭新的伤口。一只流落草丛的宠物狗似一纸被风吹打的招领启事,但主人似已不在人世。宽阔的大道上车辆渐少,奔外地而去的载重货车飞一般地从身边驰过仿佛赶往天堂。这是一个我曾经向往、如今却一心梦想离开的地方,而我已扎根似的身陷其中——在这个世上,我赞美过日出,但仿佛早已忘记那些笨拙的诗句。我爱上了落日,我不再幻想。也许我还深怀一丝没有剔除殆尽的忌恨,也许是怜悯,像裹了糖衣的毒丸,缝在一个双面间谍的上衣褶皱处。

2009.6.28.


◎我的敌人


没有一个朋友
像他那么
惦记我
我们的关系
是业主和小偷的关系

我的房子
没有防盗网
我的门上也只有一把简易锁

从我这里他得不到
任何战利品
因此
打败我的欲望
愈发地锥心噬骨

娴熟的造谣(模糊语言是它唯一的艺术)
诽谤、中伤(躲在暗处的冷箭)
威胁(其后坐力足以吓倒自己)
还想施展一点可笑的离间计(他哪里懂友谊?)

我的敌人
他很不快乐

我在哪里怠慢了他?
还是他在什么时间不小心
喝下了我酿造的苦酒?

哎,我的敌人
你不能不沮丧
因为
你连自己的名字都放弃了

2009.6.25.


◎我们的睡眠


怎样度过我们的夜晚?
读书,饮酒
秉烛夜游
脊椎刺痛的性
呵,床上的皇帝

怎样镇定我们的睡眠?
长夜如大海
航行,梦魇的怪兽
惊起……什么
是我们的压仓物?

病弱,为失眠折磨的
卡夫卡
相信一种合理
而纯洁的存在的可能性
不可摧毁

卡夫卡想过
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
手持剪刀
或水壶
修剪花枝,或者浇水

2009.6.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