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09年6月《尾随一路面包屑归去》 (阅读1488次)



                 
  尾随一路面包屑归去    

                 
桌上,有一个横倒的小书架
书,单腿、双腿
倚门立于一排洞穴
诱惑我将它们拉出来翻阅


书脊上的脸,并排,隔开
里尔克,伍尔芙,普拉斯
休斯,但丁,洛厄尔,庞德
都是死了的外国人
有的看我,有的不看我


我惯于在案头的那排书中
插入两本熟人之作
因为他们的谦虚
我总能读到喜欢的地方


那么多西文书
中间
夹着几本中文
我看书脊上的字
会稍稍侧着头


烫金的书名
必然是黑色的书脊
主题
大多与死亡有关
这样的书我总读不完


太大的书
都扔在地上
被一些定期到来的时政时尚刊物
以各种姿势围拥
像在壁炉前举行《草地上的午餐》


新购几本书
性趣甚浓
老婆被撩起,却未得满足


太喜爱的作品
只介绍给自己喜爱的人
我真自私啊


每个陪我买过书的女人
名字都在扉页上
和我分享那个日子
我一次又一次翻阅


不钦佩画家的诗人
不崇拜舞蹈家的小说家
不羡慕谱曲的作家
他们的作品
可以留到我死后再读


最侮辱我的不是昂贵的豪华精装本
而是那些声称为了普及
而将经典
配上流俗的封面
印刷粗劣,而且打折到



看着下载速度的变化
欣喜与不耐烦的数值交替
动态平衡,时间
就这样过去了,可我等待的
本该是
让刚才已过去的时间载着我
流经这部老电影


打开一个空白文档
敲击键盘,像发报一样
“我希望我是前朝的男人
在前朝之前留下的巷子里
你我相遇,对视……”
可惜我没有保存


经常在聊天渐入佳境时
不得不匆匆离去
不知道
这是现实对虚拟的侵犯
还是虚拟对现实的挑衅


没忘,也曾想起
不是“不思量自难忘”
而是因为名字在好友列表上


隔一段时间,留言
“亲爱的,最近好吗”
空间是虚拟的,时间是滞后的
我们已阑珊到如此


想象你的胴体
有如从身边奔驰而去的救护车
危险
是一闪之念


那个固执的人
曾经不屈不挠地和我拧着
几个月后
在另一个贴子里说我是正确的
哈,时间比人还无聊


她搭在那个没感觉的肩上
拍照
题注成“相依”
我突然觉得自己不属于人类


她看着那个男人吐出的烟
发怔
眼神像杯子一样
我为她心疼


跟着一个低腰裤,看黑色的
G-string上
有两个亮晶晶的珠子
侧目送她转入一家店


为了一周短假
她买了三套性感内衣
还将头发烫直


最喜她刚刚睡沉
屁股在幽暗中轮廓分明的白
最忧伤的是
天将破晓,她的屁股
在幽暗中轮廓分明的白


她学着“我会流汗,会咳嗽
我也有蛀牙”
于是就忧伤了起来
她将《蓝》的冷痛读成《蓝色情挑》的迷离
真的和别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同
这也令我轻松


比诺什上臂粗壮
可脸蛋精致
乳房也小巧
她所有脱衣服的方式和角度
都令我喜爱


我每想到一个女人
都要同时想一种植物与她匹配
如果还有一个字或词跳出来自称
是她的名字
那么我注定一直爱她


我熟悉得那么细致的女人
竟会突然老了
和她朝夕相伴的男人
没这样的想法么


夜深到不能再深的时候
我的想象也黑了
她的睡姿无法显现


放开勾着我臂弯的手,走过去
蹲下,给一个街头艺人几枚硬币
这个女人,我无法放弃


和你走在城市的盲肠里
我也看见日薄西山的黄金


你站在洗手间前的队伍中无聊
而我扭过身,看清凉的辣妹走过
想到一个遥远的女人


每天,我们以包剪锤决定
今天应该谁想谁


他们一个一个都发了
像季节末尾的
驯服的大多数
我,双手插在裤袋中
不知道要坚持什么


富而不贵的友人豪气宴请
犹如跷跷板上的孩童
配合是玩乐,不配合是另一种玩乐


超市与停车场之间的走道矮墙上
一个不显表情的老头
面对残疾人通道
偶尔会看到轮椅
吃力地爬上,紧张地滑下


长椅上的那个流浪汉
哼唱着
我听不清的歌,不急不慢
而我却匆匆而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