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习性及其他 (阅读2361次)



   
    
    
  
  《相当遥远》
  
  一年之后
  再回到东坝
  天气特别的热
  几乎
  没有变化
  一个年轻人
  推着童车
  里面照样坐着个
  光着身子的
  小孩
  在前面走
  然后是个中年妇女
  骑一辆单车
  之后是一个少妇
  骑着一辆单车
  她的背部
  有着优美的
  线条
  然后黑的司机
  开着车过去
  然后我们过去
  就到了
  七棵树要是
  我们要去九棵树的话
  还有相当遥远的
  距离
  
  
  
  
  
  《说一个人的孤独》
  
  他的孤独
  就像肉
  抓住的鱼的
  骸骨
  
  就像此刻的
  火车
  轰隆着
  在经过燕山之后
  又从远处
  传来的汽笛
  
  而我眼前的
  铁路桥上没有一丝
  灯火
  
  
  
  
  《上苑凌晨》
  
  这是快乐
  3点钟的那个时候
  它不是在5月7月或10月
  一些人正败兴归来
  而空气里
  另一些人正筹备着永不到来的远行
  
  
  
  

《很多事物依旧原地不动》

我开着一辆快车
拼命地向前边跑

还有一次
我开着一辆快车
拼命地向前
跑

还有很多次
我依然开着一辆
快车
拼了命地
向前跑

还有很多很多次
我开坏了一辆
快车




《我和小抄说的那只熊》

蒂姆有一只熊
有着慢一样的忧郁
我看清过它
形状如同
傍晚树林里缓缓
飞散的薄雾




《出门》

他需要的只是一张车票
一个钱包半盒香烟和一个
打火机
他还需要在窗子前
盯着楼下的那条河流
看上一会
然后他可能估计到
出发的时间差不多了
就走到鞋架前
换上那双擦过油的皮鞋
这个时候
他会习惯地在门把手
那停上一小会
再阴着眼睛
环视下打扫过的屋子
他把门打开刚好够
自己过去的程度
他随手把门合上从裤兜里
掏出钥匙找到那片钥匙
回身低着头把门
反锁上
经过一个灯光昏暗的
通道来到电梯前
摁下向下的
那个摁键
他等待着抬头看着电梯位置
显示器
走下电梯的时候
他习惯似的用手摸了摸
口袋
检查钥匙钱包和那半盒香烟
他这时的身影刚好显现
在社区零散的灯光里
当他走过社区园林的那个
安静的广场后
就从我的视野间消失了





《深夜想起一个美国诗人写的诗》

有一个人

我经常地
会以为有一个
人

他有
很好的鼻梁

眉骨也
从来没有
被打裂开过

他总在墙影里
有双很亮的眼睛

没有
被移动过
被动的

很亮很亮
地形成一圈

淡蓝色的
银灰的
光聚集在里面

他的头发
像鬃毛那样

有时候
是条被抓在
手上的鱼

被盯着
他的耳朵

紧张地
贴在头皮上
他的

那双皮鞋
有一只沾着污泥

耷拉着的手
一只在
左边一只右边

木头一样想向里紧缩





《正午》

过于的集中
后来四周都空无了
树木在树荫里
间歇
鸟声碎裂了正午的空气




《798》

隐形的烟头烫画
在七九八尚舍画廊的
男厕所深棕色门的背面
这需要看很久
才会记起参与的欲望




《燕山归来》

中午下雨
很快太阳就出来了
除了电线上在滴落水珠
还有偶尔在湖面
抄水而过的一两只燕子




《送苏非舒去终南山》

在山上
老四终日看书
舌头舔嘴唇
聆听
石头路上的动静
月下时
看到灯笼里的
火苗
跳动了一次




《僵硬》

我并不知晓烟草的事
台湾有种香烟烟盒上印刷着:
吸烟导致肺癌、肺气肿等疾病
翻过来印刷着:导致早产、早泄、阳痿
我不是个了解医学知识的人
我父亲死于恶性淋巴癌
我大舅死于一次心肌梗塞
我外公的兄弟死于肝癌
我也不知晓死亡的事
前天白晶恋爱了
灰十二和女友闹分手
陈来友想让让每一个见过面得女朋友
介绍女人
我好像也不了解男欢女爱的情感上的事
我儿子在城郊中学上初二了
有时候他逃课
在网吧和一个外地的女孩聊天




《微黄》

在夏天
起风的时候
槐树偶尔会掉下
几片叶子
有一片
是我在离开房子
走到过道上时
看见的
泛着淡淡的微黄




《蜡烛燃尽之后》

那是一圈一圈的。
一共有三圈。
另一圈是在外边。
会被忽略掉。
还有一圈在里边。
注意时。
会有用力的感觉。




《重述希尼笔下的爱尔兰女人》

那个女人
不是
属于我们这个
种族的

她属于
另一个种族

在离我们
很远的
四面环海的
爱尔兰
沼泽

那里有着
大量的煤矿
储存在沼泽地下

这个
不是属于
我们
这个种族的
女人

湿漉漉的
和煤泥待在一起

她的脖子那
有一道
淡淡的被利刃
切过的伤口




《跑商》

萧条是什么意思?

枯黄着的那茬茅草
向内收缩着静寂。

面包是有的。
温软的牛奶盛满了
这只杯子。

那么
萧条是什么意思?

有点清泠的
下着冷风的街道
干净得
让人有点担心的
路面。

轻轻翻动报纸的
警惕的声音。

仆人们屏住呼吸
退回到
视线外的阴影里。





《雏菊》

雏菊的花瓣
羽毛的那种样子
在风吹拂过来的时候
羽毛的那个样子
要有棉絮那样的云朵
蓝天那样瓦蓝的天空以及
夏日那样盛开的太阳
把它举在手中




《对阴森的解释》

张万坟是一个站名
多数在售票员报站的时候
这个名字会被忽略掉
现在,我提到这个地方
是因为我突然意识到
那里有一万座坟墓
风越过坟头上的
枯草
就越发的阴森




《喇嘛庄》

北皋村
有一处相对高地的地方
像威虎山
那些交叉的小路
像土匪一样
有时候让人一下回到
喇嘛庄这个地方
看见我兄弟乌蒙正在枯草丛中的
那张木床上睡觉




《习性》

每一次她们带上她们的性器
她们仅有的衣物
她们把手链戴在她们的左手腕上
把镶链戴在她们的脖子上
把她们的高跟鞋穿在她们的脚上超短裙
齐肚脐眼下一厘米套上
她们一句话都不说一个告别的
动作都没做
她们本来就没有
打算永久离开她们只是去一个叫城的
地方待些时间就像时节性的候鸟
那样
每一年的某一个时节去下某一个地方待些时候
一样肥肥胖胖的 然后她们就带着
她们的怀念回来了
然后她们把左手上的手链拿下来
脖子上的镶链拿下来
蹬在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来
连同那条裙子扔进再也看不到的某个角落




  
  《每一次》
  
  每一次
  叫醒服务的小姐
  声音特别的急
  火车在前边开着
  我在后边走着
  每一次
  也不是只有
  这次
  也不是最后一次
  火车在前边开着
  我在后面走着
  枯树从我的两边迅速
  往我的身后绿去
  
  
  
  
  《火车》
  
  关于火车是直线
  还是曲线
  我想到的是直线
  之后
  弯曲的铁轨也是一直存在着的
  
  
  
  
  《在上苑艺术馆》
  
  整个上午
  那只金色有着
  漂亮花纹的
  瓢虫
  扇动着它的翅膀
  想飞出这座
  玻璃房子
  带有忧伤的钢琴曲子
  隐约有一个女声
  在说话
  然后是一个外国男人的声音
  整个上午
  那只瓢虫扇动着翅膀
  对着玻璃里的
  阳光冲刺
  
  
  
  
  《很美》
  
  有一架飞机
  从阿拉伯人的头顶上
  飞过
  
  现在
  我觉得
  那是架正在爬升的
  飞机
  
  小智
  我这样说
  是因为
  我觉得它的
  姿态很美
  
  我还觉得正在
  挣脱地球的引力的
  那种姿态很美
  
  
  
  
  《火车》
  
  那是一列火车
  所以它发出哼哼的
  嚓嚓的声音
  在它快要从我们
  眼前
  消失的时候
  再发出
  轻微的富有节奏的
  咣当的声响
  
  
  
  

《秘密》

在安静里有一根头发和其他长在脑袋
上的头发不一样的是它没有在那颗脑
袋的上面它最初是在桌子透明的玻璃
那里这是个小秘密因此我把它看成是
一个具有黑夜形态的那个黑夜有一天
将成为一个真实




《美年达橙汁》

最美好的东西是美年达橙汁这种具有
液体形态的饮料并不具有解渴的功能
每一次看到这种饮料时都会有饮用的
欲望并且让嘴巴有停不下来的感觉




《暴君》

我喜欢被火烧焦的东西
等一会喜欢它在空气里飘散出来的气味
每一次都不一样




《3月9日》

先是我
再是小智
接着
是
老拾叁
和老二十一
和二十五
我们
陆续地聚在工作室的
那张饭桌前期待
停电




《那滩鲜红的血迹》

现在你完全看不到那滩鲜红的血迹
前一天那滩血还鲜红地在那只被撞
死的猫的尸身下面最明显的时候是
当你用铁锹把那死猫弄开后从墙头
上下午的阳光直射在上面这时你才
看见它睁着大大的眼睛如同一个问
号每一天你都看见它尾随在你的身
后轻盈的如同你的另一个影子当你
从廉价超市或肮脏的菜市场回来它
会突然的出现在你的前方当你惊讶
时它正回头看你而现在在一场雨后
那滩血迹不见了仔细的看还没有干
透的地面只有一块殷红的印迹快要
消失一样




《健牌广告》

弯曲的烟卷
让视觉非常的不爽
从心理上
很难摆脱一则
广告的阴影




《菠萝》

那些很小的刀锋很薄那些很薄的
刀锋水汪汪的那些水汪汪的是菠
萝切片是砧板上一滩菠萝的果汁
以及散发菠萝香气的橙黄色和拒
绝咀嚼的牙齿在牙齿的上面如同
在泥泞里行军数个小时之久的士
兵和他们身上正在坍塌的军服




《》

压缩机金属外壳感觉像一颗牙齿
紫云英也像一颗牙齿猎人我不知
道进入到丛林之后野猪的路径我
喜欢的是被两个活动着的物种碰
触到诸多植物轻微摇迤的枝叶在
路径被发现之时一些令人心疑的
声响被冻结在空气的阴影里了




《武士》

在有的铠甲里放置环状的竹藤条
护胸镜超薄的不锈钢板被缝制在
丝绸布料的里面不会轻易地发出
叮当的声响来




《》

护卫一直在我的右边
我左边的地方
是一块空阔的空地
不适合偷袭
与猎杀
多数的时候里我
喜欢着风适时地吹过来
我清楚每一片叶片
发出的声响中
都有着一个私闭的
秘密




《》

这是我独自面对自己的时候
天色沿着我身体的轮廓黯淡下去
这是我独自注视着自己的时刻
婉约的微风在我裸露着的
肌肤上溜滑过去
这是我凝神聆听的时刻
夜色如同镜面悬浮在我的眼前


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